首页 舏伦鼓励师 下章
第8章 哪里又找瑵妇
 许诗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双手抓住自己的大球夹住了我的大,深深的沟让的摩擦感从四面八方涌来,第一次享受的快,让我再次的呻出声。“儿子,妈妈的子夹得你舒服吗?”许诗琴眨着眼睛说道。

 “用力夹紧,妈妈你的子太了”我看张强的妈妈这么卖力的表现,也是大声赞美道,不知道我的赞美声能不能传到张强的房间,让他知道他妈妈正在给我呢。

 张强妈妈卖力的用双手抓住房挤着我的大,开始上下‮弄套‬着,并且贴心懂事的吐出唾到我的大上,好增加房摩擦顺畅,她紧紧夹紧‮弄套‬着。

 而且是想尽办法研磨着我的大,这样的方法她绝对是个高手。话说张强的爸爸不会是尽人亡的吧,有这绝对会身体不支啊。

 有了润滑剂后,张强妈妈更是快速的上下‮弄套‬着我的大,柔软两面夹击,大头不时顶到她的嘴巴边,她伸出长长的玉舌,接着头从下往上的撞击。

 并且适时的张开小嘴将头紧紧的含在嘴里,用力着,双手夹着房上下抖动,像是在井水一般。

 想把我的出来,这种强烈的快也袭卷了我的全身,这是从张强的姐姐身上没有试过的快,不知道母女二人谁比较厉害,哈哈…有机会得试一下。

 坚房摩擦着,硕大的头又在这妇的嘴里被用力着,这种强烈的快使我产生的冲动。

 “哦…妈妈,我要了!”我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下意识地,他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头,用力股,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囊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开始沸腾,急于寻找突破口。

 “啊!不行了,妈妈,我要出来了!我要进你的嘴里…”我的声音急促,终于忍不住了,股猛力的往张强妈妈沟里冲刺几次,她衬衫上最后的纽扣也应声绷开了,同时我只觉得关一松,大就开始了起来。

 浓稠炽热的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张强妈妈急忙松开了被挣脱的房,一手握住我的部,一手在我的囊上着,像是要给井水加强气压一般。

 我直接被她抓住了二个要害,更是不住地痉挛着,一发接一发的狂,她紧紧的将住,饥渴地咽着我出的,不愿放过任何一滴。

 “咕嘟…咕嘟…”她的喉咙传来了像是大口喝水一般的声音,奋力的咽着我狂而出的,慢慢的她咽的速度变得迟缓,充满了她的口腔。

 “咳…”喉咙粘稠的让她一声咳嗽,将我的大退了出来,嘴角溢出了白色的从她的小嘴中退出后,像是缰的野马,又是狂了几发。

 瞬间落在张强妈妈的头发、额头、眼睛、鼻子,然后沿着脸颊留下去“我的好儿子,你得好多啊!妈妈都要吃了!”她将嘴里残留的了下去,受到的洗礼,出陶醉的表情。

 看到她这样风的表情,我握紧在她那美的脸上摩擦,将头上残留的涂抹在她的脸颊上。

 “啊…儿子给我做面膜…”许诗琴也是放任着情的冲动,任由我的在脸上放肆的挤摩擦,她没想到男孩的如此的浓厚和巨量,久违的味道让她不有些沉

 她任由在她脸颊上摩擦着,在经过嘴过的时候,再次张开小嘴,将入嘴里开始。感受到软软的,在嘴里再次变得更大更硬,已经完成备战状态。许诗琴不暗赞道:“年轻真好!”“货妈妈,快坐到我大腿上”我低头看着下的美妇大声开口说道,想让声音传到张强的耳朵里。

 原本在我下努力吐的许诗琴,听见后也是兴奋的站了起来,伸出玉手风的把她的黑色包裙给拉上来,秘书风格的包裙下,黑色开档丝袜下出了修剪的相当整齐漂亮的茂盛黑森林,两片大肥厚而又鲜红粉

 不过此时水已经把,又增加了几许风韵味,她快速的跨坐到我大腿上,准确的用那润的,找到我的大了下去,只见大头顶入

 而她更是一座到底,整个大淹没在其中,或许是好久没有尝试到大的滋味,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急迫和饥渴。“喔…顶穿了…好涨好足…大儿子…”张强妈妈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发出舒服的呻道。

 “货妈妈,自己动起来”我双手往下一探,抓住她那穿着黑色丝袜的肥用力捏着大声说道。

 妇张强妈妈双手紧紧搂住我脖子,整个身体都像是海一般的上下不断的翻滚着,用着那个润紧凑的不断‮弄套‬着,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她们母女这番动作的区别。张小雅的更年轻而紧绷。

 但她的动作比较直来直去,快一般,她妈妈许诗琴就不一样了,更加的润,那水像是不要钱的源源不断的分泌着,刚开始一会儿就把我的大腿都打了。

 而且她动起来真的是波涛汹涌,上下左右全方位的覆盖了我的,这种酥真的难以形容。

 我看着张强的妈妈穿着开档黑丝袜坐在我怀里不断运动着,要是张强此时出来看到他妈妈这样的样,会不会巴一硬,直接霸王硬上弓啊。“货!平常在家里有没有偷偷自!”我拍打了她的肥问道。

 “有啊…我儿子在打游戏,我就在他后面偷偷自!”许诗琴被这坚带来的快没了,在呻中像是犹豫了一会才回答道。

 “你还做了什么的事情,快说!”我兴奋的问道,没想到张强竟然有这种好事,玩游戏不会回头一下啊,那样你早就可以搞上自己的妈妈了。

 “我还在儿子睡觉的时候,偷偷吃他的大巴!”许诗琴也是兴奋的呻又大喊着,像是在对着树说话,房间还回着她的声音,说完后她也是变得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她继续在我的问下说出了自己做过的事,想想也是,守寡十几年,望这种东西都会有,都需要进行发,我听着她发的途径也是大开眼界,并且快连连。

 “儿子干得你!”我双手抓住她的巨用力捏着大声说道。两只巨大的房在我手里肆意的着上面的两个坚硬的粉头,早就是硬梆梆的,我顺势的将它含在嘴里着。许诗琴只觉双久违的被住,那是她的感点。

 她被这快冲击得差点晕了过去,此时的大声呻像是一个很好的发路径。“太了,大巴儿子,快死我吧!”她幻想着是被自己的亲儿子张强着一般。

 这种类似伦的快让她深深的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张强此时正张开‮腿双‬,坐在了姐姐的身上,在她那丰房里着,听着门外如此的呻声。

 他将狠狠的进姐姐的嘴里后,将姐姐转后身,像是‮狗母‬一样的从后面狂了起来“我你妈的王刚,哪里又找来了一个妇,要比呻声是吧!”他狠狠的用下体撞击着姐姐的股,发出了“呯呯…”的声响。  m.nIUdUnXs.cOm
上章 舏伦鼓励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