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舏伦鼓励师 下章
第9章 让快感连连
 张小雅感受着弟弟猛烈的撞击,这伦的快也让她热血翻涌,再听着门外的风声,也是起了她的好胜心,像是在对飙山歌一般,她也大声的呻了起来。

 我听到张强房间传来隐约的呻声,嘿嘿一笑,双手离开了张强妈妈的房,迅速的提起她的黑丝美腿,抱住她站起来然后大主动着。

 张强妈妈的水真的很多,从椅子上站起来后,水顺着我的大腿了下来,椅子上更是留下了战斗过的一滩水。

 此时她非常配合的搂住我的脖子,丰感的身体紧紧的挂在我怀里,随着我的动上下摇摆。我的大狠狠的她的,她更是舒服的放声叫着。我向着张强的房间走去,水是越越多。

 随着我们走的地板上都滴出一条水线,我抱着张强的妈妈边走边着,来到了张强房间外,房间里的呻声清晰的透过隙传了出来。“里面还有人啊?”许诗琴一惊,听到里面有男人的声音,和女人悠长的呻声,奇怪的问道。

 “嘿嘿,里面是我朋友,当你另外一个儿子,等下死你这妈妈!”我故作大声的说道。

 我将她放下来,转过身将张强的妈妈在了房门上,提起她的肥着,边敲门道:“开门了,我给你找了个妇当你妈妈了,让你一把,快开门!”

 我听到房间里传来张强的叫骂声,更加猛烈的着他的妈妈,这突如其来的背后部的猛烈撞击,让许诗琴着房门大声的呻了起来“快,妈妈,你快叫门,不然合同就无效了,叫得一些!”许诗琴听到这话,背后突然一阵冷意。

 想到战斗竟然到了关键的时刻了,也敞开了喉咙边呻着边喊道:“开门啊…快来的妈妈!我好想要啊…我要两个大巴!”

 许诗琴那丰房被在房门中,挤得快要变形了,拱起的部后面肥硕的部被坚硬的击着,她的手拍着房门。

 随着冲击,也富有节奏的拍打呻着。张强已经被门外的要烦死了,自己到了要的关头了,你们是要闹哪样啊!他突然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反锁房门了,他也不愿意停下来,他从背后扶起姐姐,下了往房门移动过去,下身的紧紧的贴在他姐姐的肥里,他将姐姐在了房门旁边,双方隔着一道门像是飙山歌一样。

 呻声此起比伏,看得旁边的刘正在手上直着。“好戏要上演了啊!”刘正兴奋的想到,要是自己也这样女儿该多好啊!张小雅被在墙壁上,这样的姿势远没有在上舒服,她见门外的呻声更加的响亮,有些气的打开了房门。

 许诗琴此时上身正紧贴着房门,房门的突然打开,让她猝不及防的身子向前倾去,她惊恐的闭起双眼,双手本能的挥了起来,张强此时正对着房门,见门开后,一个女人扑了过来,在他看清女人的容貌时,顿时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

 “怎么是妈妈!”“说要去签合同的妈妈怎么跑到这里了?!”“刚才妈妈说想要自己她,她怎么可以这么!”

 脑海中剧烈挣扎的张强被她妈妈一扑,下的离了张小雅的部,一双玉手挥舞间紧紧的搂住了他的住。许诗琴见搂住了男人的部,有一种在天上安全着陆的庆幸感。

 她松了口气般的张开双眼,只见自己的面前直的立着一个沾满水的大。“还不快点!一点,让我同学了,你的合同就稳了,刘局长你说是吧!”

 “对对,诗琴啊…你伺候好少爷的同学,以后学校的业务都给你做!”刘正闪进房门,见到张小雅瘫软在地板上,也没有管她,看着年度大戏,此时他兴奋的直口水。“儿子,妈妈要你的大巴,快死我吧!”

 许诗琴想到战斗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了,张开小嘴就将前面少爷同学的含进了嘴里。张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妈妈身上的还穿着在车上的秘书套装,只是衬衫的纽扣已经全部打开,在这弯曲中出了玉背。

 下身的包裙被到了上,原来穿着的黑色丝袜已经被撕破,出了那娇美的肥,死王刚正搂住妈妈的着下体从后面撞击着妈妈的股,他的也被妈妈在了嘴里,发出了“滋滋…”的声,还不时的夸赞他的好硬!“货妈妈,你太了,我死你!”

 张强顿时暴怒了起来,想来妈妈已经知道自己在里面了,她都这么不要脸的要让自己了,那他还犹豫伦什么的,犹豫个

 张强见自己的竟然被妈妈提前含了进去,连一点主动权都没有,从小到大都是你说的算,行,我就听你的!张强握住妈妈的头部,一般,暴的在妈妈的嘴里了起来,每次都顶到她喉咙深处。

 “唔…”听到妈妈难受的呻声,他更加兴奋了起来,刚才已经积攒许及的终于开始蓬发了。一股又一股的进了妈妈的嘴里,看着她卖力的咽着。

 他用力的将妈妈的头到了他部蓬着。许诗琴没想到少爷的同学这么的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只能吃力的咽着,感觉到疲软的在嘴里再次变得坚

 她也是一阵欣喜,那样就有她表现的机会了,她见旁边就是沿,边给刚刚坚起来的着,边挪动着股示意着我向前走动。

 许诗琴将嘴里的主人扑倒在边,自己也慢慢的向上爬去,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她的嘴里都含着男人的不肯松口,她怕她这一松口,合同就没了。“我们有三巴,你要怎么让我们都啊!”我嘿嘿一笑道。

 许诗琴其实在知道有三个人后,心中就有了想法,所以她将少爷的同学扑到了沿,转头对着我媚笑道:“人家出来前股就洗好了,少爷你从后面来吧,刘局长,人家的嘴巴留给你!”

 刘正嘿嘿一笑,眼睛一转,快速的爬上,站在了张强的两侧,提前档住了许诗琴的目光。许诗琴见刘局长如此猴急,娇声笑道:“刘局长,你急什么啊!”话虽这么说。

 但她却是毫不客气的将那坚含进了嘴里,手向下身探去,扶住张强的就坐了下去,同时肥高高翘起,动着示意我上前。

 “我!你这货真有你的啊!”我兴奋的提起,往她的门慢慢的了进去,刚才已经把她女儿给爆‮花菊‬了,没想到又可以爆一个,太了!

 张强无力的躺在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如此的,他透过中年大叔的‮腿双‬,可以看到妈妈丰的巨动着。

 那烈焰红着中年大叔的巴,喉咙里还很有节奏的咽着,他想到自己的竟然也在了妈妈的里,一种无法言语的屈辱快袭卷全身,让他不动起了下体。

 “两个儿子的大巴快要死我了…”许诗琴吐出了后,呻道,就这样三个对着张强的妈妈一阵,过了许久我对刘正打了个眼色,他很知趣的下了,将瘫软在地上的张小雅抱上自己了起来,许诗琴见刘局长终于走开了,也是松了一口气,她这样直的实在是太累了。

 他一走开,许诗琴就顺势将身体在了少爷同学的身上,丰房挤着强壮有力的男人的肌,让她快连连,她抬起头看了下少爷的同学,这一看将她的魂都惊丢了…“儿子…怎么是你…”  M.NiUDuN xs.cOm
上章 舏伦鼓励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