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房取棈记 下章
第4章
 “好!”梅第一次对伟说出‘快点’的话,这让伟异常的兴奋,于是加快了撞击的速度。“啪!啪!啪!”“啊!”“啪!啪!啪!”“啊!”“啪!啪!啪!”“啊!”快速的冲刺很快就让伟达到了爆发了边缘,于是伟又猛的了几下,一声低吼:“我了!”然后下身使劲的抵在梅的下身,让深深的入梅的道里。

 “啊!…”感受到老公那有力的的跳动,梅也在那瞬间达到了高。第二天,两人起,叫强一起吃早餐,然后伟提出开车送强上学去,于是轻易的就把强带走了,伟出门前回头深深的望了望梅,梅知道丈夫的意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然后以不易察觉的动作点点头,于是伟微笑着上班去了,在两人走远后,梅拿起钥匙,踌躇着进了强的房子,很轻易的就在头柜的柜子里找到了那个飞机杯。梅好奇的拿着飞机杯,犹豫了一下,打开了上盖,一个栩栩如生的女出现在眼前。

 梅脸一红,马上盖上,转过头四处望望。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梅暗自自嘲,怎么会有人呢,没什么好担心的。想通之后,梅又打开了盖子,用手摸了摸那粉红色的女,软软的。

 梅好奇的伸了一个指头进去,里面就是软软的,紧紧的感觉,还有一点油油的感觉,比较润滑。

 梅不由自主的想起,如果老公的进去,会是什么样的。梅从小到大,成年的也只见过丈夫的那个,也没看过爱情动作片,所以也无法想象得出其他人的是什么样的。

 念头一转,梅的脑子里闪现出强用飞机杯的景象,瞬间,红晕爬上了脸颊,梅摇了摇头,想把脑子里那秽的画面甩出去。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飞机杯现在看起来那么干净,而且也没有什么异味,难道说昨天晚上强没有用?

 想到这里,梅赶快打开下面盖子,果然,储囊里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说明昨天晚上强并没有打飞机,不由得有些失望。回到屋里,梅发觉刚才自己的一个失误,竟然没有拿那个安慰和作为的替代品去污粉溶

 从头里拿出那个从来没有摸过的安慰包装盒,打开来,看着这个和丈夫细差不多但明显要长出许多的安慰,梅的脸又红了,犹豫了片刻,梅取出那个安慰,看了看,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梅却不好意思的笑了。

 梅这才第一次仔细看这个东西,长长的茎体上青筋迸出,在低端还带着两个模拟的蛋蛋,最后面竟然还是一个盘,可以到光滑的物体上。两个蛋蛋之间有个小孔,看来是用来充电的。

 梅拿起了一旁的遥控器,上面有四个按键,一个震动,一个,还有两个是加和减,看来应该是调整震动强度的。梅按了一下震动的按键,手中的安慰马上“嗡嗡”的震动起来。

 梅又试了试加和减,果然是调整振动量的,而那个震动按钮同时也有停止震动的作用。梅又按了一下按钮,只见正在震动的安慰马上停止了震动,然后从模拟的头马眼出猛的出一股体。

 梅没有防备,吓了一跳,只见这股出去有一米多远,然后落在了地上,想起丈夫说过的话,这个东西要多几次才能干净,于是又按了几次,看到这个安慰像水一样体,梅不咯咯直笑。

 干净了里面的存,梅拔下了头,弄懂了里面的结构,那个储的东西竟然可以拿下来单独装上体再放进去,这样就方便多了,研究完后,梅就把这个安慰又放回了原处。因为没耽误多少时间,梅收拾了一下屋里,然后上班去了。

 梅为了专心怀孕,在公司里安排了一下,这样很多工作都能在家完成,她每天只去半天就足够了。

 由于上次的经历,梅也破开了矜持和心障,开始变得主动起来,终于在一个早上,发现了飞机杯储囊里存留的。梅红着脸,把倒进了那个从安慰里取出的储盒里。

 然后又悄无声息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梅红着脸给伟打了个电话,伟听到后也很高兴,让她自己弄,梅刚想推辞,等伟回来再弄,伟一句“时间久了子可都要死了啊!”给打发了回来。放下电话。

 想到这第一次做这种事竟然还要自己亲自来做,梅就觉的脸烧烧的。回到卧室里,梅关紧了卧室的门和窗,连窗帘都拉的严严的,然后才踌躇着上了

 现在天气还比较凉,梅调好了空调的温度,便下了自己下身的所有衣物,出了那双洁白修长的腿,拿起已经加好热的按摩。还没有开始用,梅就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了,轻轻的在自己的上刮了刮,一阵舒畅的感觉传来。

 梅涨红了脸,开始凭借着感觉慢慢滑动着手中的器具,寻找自己最感的地方。梅也知道蒂的刺是最强的。

 但是就是因为最强,使得直接的刺太强烈的,强烈到很不舒服。所以,按摩道口一边震动一边画着圈,在感觉很想要的时候,才慢慢的将按摩道。由自己控制,慢慢的入自己道的感觉也是非常好的。

 梅只觉得一个火热坚硬的东西,震动着慢慢的充实了自己的身体,这比和丈夫做,快要来的迅速和强烈。没有几分钟,梅就感觉到积累起来的快已经到了极限,并迅速的爆发了出来。

 一股电传遍全身,让她不由自主的开始搐。知道高来了,梅也把震动尽可能的的更深一些,然后按下了的遥控按键。

 半晌,高的感觉才渐渐停息,梅没有立即取出下身已经静止不动的按摩,全身舒张开来,大字型一般躺在上。在那高的余韵中,身体还偶尔动两下。让梅有些哭笑不得的是,按摩竟然被自己的道慢慢的挤了出来。

 梅没顾上去扶一下按摩,赶紧拿起枕头垫在了股底下。情消退后,梅有点失神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翻滚不已。

 自己的身体里第一次有了除了丈夫以外男人的东西。梅就这么躺着,直到房间的门被人用钥匙打开,眼神里才有了点神采。看到丈夫推门进来,梅再也忍不住,扑到丈夫怀中,失声痛哭。

 伟抱着痛哭的梅,知道子很委屈,如果不是自己不行,怎么会用这种方法去偷弟弟的种子,而且,还要亲自送到自己的身体里。伟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才会这样委屈子。

 但是自己不能任由子感到委屈,应该做点什么来。于是伟捧起子梨花散雨的脸,深情的看了看,头一低,吻了下去。

 子那冰凉而又漉漉的双,让伟心中一痛,坚决的伸出了舌头,钻进了子的嘴里。吻着,簇拥着,伟已经把赤在了上。亲吻中,伟已经去了自己衣服,两人赤相拥,但是伟的小弟弟却还软乎乎的,没有丝毫的兴奋。

 为了不让子多想,伟双手上下抚摸着子的全身,然后‮腿双‬顶起子的‮腿双‬,自己一副分开腿跪坐的样子。

 而那个软软的小弟弟就轻轻搭在漉漉的上,想起子身体里现在有着别的男人的,伟竟然有一丝兴奋,小弟弟也随之有了起

 伟扶着自己的小弟弟,不断的在子是中上下摩擦着,随着这一下下的摩擦,那个刚才还无打采的小弟弟渐渐变、变长、变硬,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恢复了雄飞,伟毫不犹豫的用力向前一顶,直直的一到底。

 “嗯!”被封住嘴的梅一声轻哼。伟的嘴始终覆盖在梅的嘴上,舌头也始终没有缩回,不让梅有丝毫挣脱的可能。梅开始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在伟舌的攻势下,也只哼哼了两声,随着伟一下一下的撞击,梅也慢慢放松了抵抗,开始回应起来,伟看到梅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那一点芥蒂,心中一喜,一下一下撞击的更加用力。

 伟放弃了温柔的前戏,也没有做缓慢的温存,而是一开始就猛打猛冲,而明白了丈夫心意的梅,也回应的非常烈。可以说,这场“战争”从打响的那一刻起就进入了最烈的对抗。

 直到最后的高而结束。就在梅扑向伟怀中的时候,身体内注入的强的就已经顺着梅的大腿往下,这让梅感到格外的辱,心里也忐忑不安,既辱又担心,担心丈夫嫌弃自己。

 但丈夫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也不顾忌自己体内还存留着的别人的体,这让梅非常感动,感动得可以为丈夫去死,所以感觉也来的格外强烈。风雨初歇,梅像小猫似的依偎在丈夫的怀里。

 伟觉得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于是拍了拍子赤的身体,又拿起枕头垫在她股底下,一边穿衣一边对子说:“老婆,你躺好,我去给你弄饭去。”梅的眼泪又刷的一下了下来,使劲点点头,又赶紧把眼泪擦了干净。

 恢复了平静的梅,思考能力也慢慢恢复到了平时活跃的程度,慢慢的回想今天的一切,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皱起了眉头。

 记得曾经查过资料,这子在体外存活的时间是不超过8个小时的,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取的是强昨天晚上打手留下的,那么今天才注入身体的话,恐怕能活下来的子不多。

 这样的话能怀孕的可能也不大,除非能弄到新鲜的。梅连忙爬起来,穿好衣服来到了厨房,正在忙碌着的伟见到子站在厨房的门口,连忙上去,用温和的语气问道:“怎么了老婆,怎么不躺着去,容易怀上。”梅紧紧的抱着丈夫,低声说道:“恐怕今天怀不上了。”  m.nIUdUnXs.cOm
上章 西房取棈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