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房取棈记 下章
第5章
 “为什么?”“子在外面最多只能存活8个小时,从昨晚到今早,恐怕不止8个小时了。”“嗯,这个…”伟想了想。“这道也是,之前竟然忽略了这点。”“那怎么办啊,老公!”“让我想想?”

 伟皱起了眉头,梅就那么呆呆着看着思考中的丈夫。“有了,我想到一个办法,应该能行。”伟突然说道。“什么办法?”“安眠药!”“安眠药?”“是的,其实说起来。

 如果趁强刚打完飞机,睡觉的时候去取最合适,但我们不能让他知道,怕惊醒他而不敢冒这个险,有了安眠药就不同了,只要用不多的量,就不怕他会醒过来,而且,我们只需要去几次,对他的身体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可以吗?”“绝对行,强本来从小睡觉就很安稳,很难吵醒,加上安眠药,应该万无一失。”“果然是很好的方法。”又一个难题解开了,梅和伟两人非常高兴,他们觉得离成功的机会越来越近。

 当天,伟就买回来了安眠药,至于让强服用的方法也很简单。强的身体很是单薄,看起来很瘦弱,只要打着加强营养的旗号,每天给他送一杯牛,这件事就能完美解决了。

 这天晚上,强又回来住了,刚好得以实行计划。夫两人再次经过细致的讨论以及焦急的等待,终于差不多晚上10点了。梅端着一壶热好的,来到了强的门前,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强就打开了门。

 “咦,嫂子啊,进来进来,有什么事吗?”强连忙往屋里让。“你哥啊,觉得你身体太瘦弱了,吃饭挑食,晚上还经常熬夜,所以和我商量着怎么给你增加营养。”梅的脸红红的,笑着就走了进去。

 “嘿嘿!”强看看自己那瘦弱的身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觉得啊,每天晚上给你喝一杯牛,这样既增加了营养,晚上睡觉又能睡的香。”“我都这么大了还喝什么牛啊!”“牛里面钙和蛋白质都比较丰富,补充体力和营养都比较好,还能改善睡眠,现在国家都提倡每天一杯,不分大人小孩。”

 “那好,我听嫂子的。”强想了想,便痛苦的答应了,梅给强倒了一杯,看着他一口气喝个光,笑着说:“晚上最好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的。这牛也喝完了,早点睡,我回去了。”

 “好的嫂子,慢走,我一会儿就睡。”强连忙把嫂子送到门口。梅镇静自若的回到家里,伟上前问道:“怎么样,反应如何?”梅高兴的举了个胜利的手势:“很好,答应的痛快,二话不说就一口气喝完了。”

 “那就好,你摸清楚他用飞机杯的频率,我们找个好时机,争取一次奏效。”“嗯!”梅依偎在伟的怀里,红着脸点点头。又是许多天过去了,梅每天早上去强的屋子里侦查情况,对强使用飞机杯的频率有了直观的了解,就当梅算计着下药的时机的时候,一件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晚上,梅照旧的去送牛,敲了敲门,屋里没有反应,但是梅知道强今天应该在家,于是又重重的敲了几下,过了好一会儿,强才开开门。

 “今天怎么开门这么久啊,在屋里做什么呢?”梅随口一问。“嘿嘿…没做什么。那个…啊,带着耳机呢,没听见。”伟的回答显得支支吾吾的,让梅疑心顿起。

 抬腿进了强的屋子,强赶紧跟在后面。一股淡淡的栗子花味在屋里飘着,让嗅觉灵敏的梅捕捉到了,这和之前梅闻到的强的味一模一样,梅脸上一红,知道强刚才在干什么了。

 眼睛往头柜上一扫,果然,那里放着两个杯子,一个是强平时喝水的杯子,另一个正是那个飞机杯。“咦,你这怎么有两个水杯啊!”梅故意问强。

 “额,那个,这个杯子是才买的,对,才买的,保温杯,打算拿学校用的。”强看到嫂子走向那两个杯子,又连忙道:“这个杯子还没洗呢,牛还是倒我原来那个杯子里吧!”强赶紧走向前,打开原来那个杯子。

 里面还剩了一点水,强一口气喝干,然后抢下梅手上的水壶,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一口气喝完,看着强尴尬、手忙脚的样子,梅心理暗笑,说到:“强啊,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都有味了,赶快洗洗吧!”

 “啊,这不又到周末了嘛,我正打算洗澡的,马上就洗。”说着。强连忙从柜子里开始拿干净衣服。“到我那去洗去吧,这天比较凉,你这只有个淋浴,容易冻凉,我那边还带浴霸,比较暖和。”梅悄悄的瞥了一眼头柜上的飞机杯,不动声的说到。

 “好啊,嫂子!”说着,强拿起干净衣服就要跟着梅出门。关心则,强担心飞机杯的事让嫂子发现尴尬,却不知嫂子早就知道而专门下了个套,让他乖乖的钻了进去。

 梅暗自好笑,心底非常激动,这计划了那么久,今天恐怕用不上药就能达到目标了,以前怎么没有想到他洗澡的事情呢?这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机会如今得来全不费工夫。

 两人到了梅的家里,强一进门就开始喊:“哥,哥,我过来了。”家里竟然没人应,梅奇怪的说:“刚才你哥还在家呢,这会儿怎么没人了,可能有点事出去了,你先去洗吧。”

 “好的嫂子,我先去洗了啊。”强见哥不在家,就表现的比较轻松,说着就进了洗手间。梅虽然奇怪伟这一会儿去哪了,但时机不容错过,要知道,男人洗澡可是很快的,梅连忙回卧室,取了震动的储盒,装了点牛就当做是取代的溶,急匆匆的赶到强的卧室。

 打开飞机杯的底盖,果然,一团粘稠白的体静静的躺在那里,显然还没哟化,一股浓郁的栗子花味刺着梅的鼻子。

 梅微红着脸,也顾不得平时的那一点点洁癖了,小心的用牛替换了这团,功成身退般的回到了自己家,那边浴室里,强还正在洗澡。

 梅连忙去厨房洗掉了手上沾染上的气味,回卧室里准备一会儿要用的东西。没一会儿,伟回来了,进门拍了拍手中的袋子,对梅解释道:“刚才一同事路过,送了点材料过来,我下去去取了,强那边牛喝了吗?”

 只见梅喜形于,面带桃花,也不搭话,却似乎是非常高兴,于是奇怪的问:“怎么了,这么高兴?”梅没答话,嘴向浴室的方向努了努。“有人洗澡,谁啊,是强?”伟马上反应了过来。梅点点头。

 “怎么了?”伟想不到其中的经过,只好问道。“跟我来”梅拉着伟进了卧室,只见用来人工授的按摩就放在上。

 “拿到强的了?怎么拿的?”伟有一点点惊喜。看到丈夫没有往歪处想,梅才笑嘻嘻的说:“你出去之前我不是去送牛吗?无意中发现强刚用过飞机杯,所以我就把他支过来洗澡。嘻嘻…”“我老婆果然机智。太好了,这可是新鲜刚出炉的啊!哈哈!”伟很高兴梅撒娇般的打了伟一下:“什么叫新鲜刚出炉啊,说的跟烧饼似的。”

 “哈哈,我现在就帮你弄吧!”伟很兴奋,也显得很急迫。“去你的,强还没走呢,你赶快把他打发走了再来。”梅顿时觉得脸上发烧。正说着,强已经洗完了。

 看见伟和梅都在卧室里,连忙喊道:“哥,回来了。”伟和梅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伟背着手,悄悄的把振动器进梅手里,然后拍着强的肩膀说:“洗完了回去就睡吧,别再熬夜了,以后晚上自己过来喝,别让嫂子给你端屋里了。”

 “嘿嘿,好的,哥,那我回去了。”看着强消失在门外,伟赶紧跑回卧室,把梅抱到了上,梅面带,任由丈夫一件件的去自己的衣服。

 当伟下梅的最后一件内的时候,只见内的中央和梅的之间拉出了一条细细的丝,原来梅的花蕊中已经分泌了大量的。“老婆啊,今天这么兴奋啊,这还没开始能就成这样了。”梅羞的双手捂住脸,一动不动。

 “哈哈!”伟一边打趣着子,一边用按摩不停的摩擦着那已经漉漉的花蕊,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重的呼吸和轻微的呻声,两条腿也在不停的扭动着,当震动的按摩再次深入梅的身体的时候,梅已经什么都忘掉了,只剩下了享受。伟拿起梅的手,按在了按摩上,命令道:“自己按着。”

 梅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顺从的就那么按着,让整个入自己的按摩不会掉出来,伟起来身子,看着子躺在上,一只手按着按摩,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抓着自己的房,双目紧闭,脸色涨红,嘴里不停的发出呻的声音。

 而那前凸后翘、圆润的魔鬼般的身体,也在不停的扭动着,这一幕简直是刺极了,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伟心中的火,而下的小弟弟也立马变的痛起来。

 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强壮的身体中充满了力量,而下的那壮的也夸张的耸立着。

 头指向前方向上60度,虽然火已经充分燃烧了起来,伟却没有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充满了惑的子。这可是伟第一次见到女人自

 而且还是最爱的子,恐怕就是以后也很难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子实在是太保守,从来不自。今天这样是个例外,伟知道,这是子看到怀孕的希望后太高兴了,所以显得格外的兴奋。

 但如果以后再让子这样,恐怕依然很难,所以伟不想破坏这个欣赏子的机会。在按摩强烈的刺下,梅很快高了,只见她绷直了‮腿双‬部使劲的往上顶着。  m.nIudUnXS.CoM
上章 西房取棈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