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下贱明星 下章
第三章
 见成虫顺从的抬高了股,莫夫人冷笑一下,拿出一个大大的注器,对着他的眼一下入,成虫惊得全身一抖,弄得注器又滑了出来。莫夫人大喝一声:“干什么!”

 成虫不由得暗恨起贾部长来:“妈的,怎么没说这婆娘有些这样的怪僻,早知如此,大不该答应他”但现在后悔也已是来不及了。

 他只得稳住身子不动。几分种后,莫夫人连续注了几次,直到再注不进为止,她微笑着一只手握住成虫的茎说道:“没让你出来前一定不能,这是测试你的忍耐力如何,”说完,手握成拳头在他的茎上上下着。

 成虫强忍着门里就要炸开的冲动,巴还被一只软软的小手触摸,说不出有多难受,暗想:“想我英名一世,从来只有我给女人灌肠,想不到今居然轮到我身上来了。”

 幸好他年青时练过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还可以强行忍住。过了一会儿,莫夫人笑道:“确实不错,你都忍了有6分34秒了。

 居然前后都没出水,已经超过以前的纪录了,好了,我可以让你其中一个先出水,你想出哪个?”其实这时的成虫已经是到达极限了,憋红着脸挤出话来:“后,后面的,先”

 “好,那你就出来吧。”成虫本还想要求莫夫人松开他让他到卫生间,但哪还忍得住,刚再一出口,门里的水就象开闸的洪水得到处都是,成虫也就什么了顾不上了,尽情的让自己宣一空。

 “哈哈!”莫夫人放声大笑,解开成虫的手链,问道:“你知道秦始皇母亲的故事吗?”成虫本就是一个演戏的,对历史知识哪知道这么多,讪讪笑道:“秦始皇是中国的第一个皇帝,但是他母亲我不怎么知道。”

 莫夫人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他母亲先是吕不韦,什么,吕不韦也不知道是谁?好了,你听我说就是了,她本是吕不韦的小妾。

 后来当了太后也经常与吕不韦偷情,但吕不韦年纪大了,不能足她,后来她找了另一个情人叫嫪毐,当时她第一次见到嫪毐就喜爱上他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着成虫茫然的摇了摇头,莫夫人笑道:“这个嫪毐第一次就展示了自己的绝技给太后看,他把自己的巴拴在石磨上可以推动磨谷子。”

 “啊…”成虫惊讶得张开大嘴,莫夫人乘机在他的巴上用力摸了一把,笑道:“让我也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啊,这个,这是古人夸张的吧,哪有这样的事,要是真的不断了才怪”

 “看你急的,我又没说要你也去推石磨,现在也没这个东西了哦,我只想试试你的巴能举起多重的东西”莫夫人从头柜拿出一个金属的物样,成虫仔细一看,是一个中空的铁管,两边有一个小小的托盘,成虫惊问道:“这,这是干什么?”

 莫夫人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的,放松”说着又在他茎上‮弄套‬了几下,使之更加直,再把铁管套上,成虫感到金属冰冷从巴传来,忙集中精神使之坚着。

 “不错,不错,”莫夫人轻轻在托盘上一边放了一个小法码,成虫感到一沉,忙又使暗劲坚持,莫夫人看了看,又往上继续加,当一边放了三个时,成虫觉得实在受不了了。

 眉峰双锁,大汗淋漓,开口求饶道:“不行了,夫人,不能再加了,再加就要断了,放过我吧”莫夫人笑道:“好,还可以,虽然没有破纪录但也属于上等了,好了,检验通过,你有资格伺候本夫人了”

 当解下一身的缚束后,成虫顿时轻松无比,坐在上问道:“夫人想要我怎样伺候?”莫夫人笑道:“你刚才也辛苦了,先躺下吧,”轻轻一推倒他,自已撒开大腿跨上,对准茎“倏”地一下坐下,女上男下地自己动起来。

 “啊,嗯,嗯,”莫夫人发出沉闷的哼声,成虫也拼命的用力往上顶。这莫夫人刚才搞了这么多名堂,其实早就布满全身了,还只搞了几下,水哗哗直,把成虫的整个档部打得透“啊,啊,好久没得这么过了,这个老贾还真有两下子,这次推荐的人还不错,啊,高了!”

 莫夫人大叫着涌而出,双手却也不闲着“啪啪”几下在成虫上用力拍了几下,瞬间呈现几条血红的印子,成虫敢怒不敢言,强忍了这几下剧痛。

 见莫夫人软倒在身上,成虫胆子大了一点,双手不安分的摸了摸她的股,笑道:“夫人还吧,我精力还足得很了,等下还再继续吧。”

 莫夫人慢慢的抬起头,白晰的脸庞透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呵呵,你以为本夫人就足了啊,还早着了。”

 成虫的脸瞬间又惊得如纸一样白。包厢的房门紧闭着,在外面看不出一丝异常,但若有人贴在门边细听的话,就会听到里面一个女人放而又包含一丝威严的叫,还有一个男人低沉而又有一些无奈的息。

 第二天上午,贾部长小心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发现只有成虫一人躺在上了,他轻轻的掩上门走到前,轻声叫道:“老弟,老弟。”成虫半睁着眼,小声无力地说道:“哦,贾哥啊,”“老弟,昨晚怎么样?那,她有什么说法?”

 “放心吧,我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你交给我的任务了,她亲口跟我表态,你的事没问题了。”“啊,太谢谢你了啊,老弟,你这次如此为老哥我卖力,以后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我看你太累了,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过会儿我再办一桌好的为你补补身体,啊。”

 成虫实在没力气说话了,微微的点了点头。听到贾部长关上门的声音,成虫长出了一口气,闭上双眼,很快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三演员泻不肖坐在自家别墅前,两眼直视前方,怔怔出神“哎,这个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呀。”他这么叹气确实是有原因的,他儿子泻疯正在前面路边玩滑轮,快十八了,心智还和个小学生一样。

 平时又不喜爱读书,整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所以怪不得泻不肖暗自发愁。“看来只有舍得我这张老脸了,没办法,为了儿子,只能这样了。”

 泻不肖站起来,看似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走进屋内,立破烂正在屋里擦洗桌面,泻不肖道:“老婆,别打扫了,我有一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立破烂停下动作,侧过头面带微笑地望着老公,道:“老泻啊,有什么事说就是了,怎么显得这么严肃啊。”

 泻不肖看到老婆娇楚动人的模样,刚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这立破烂当年可是有名的大美女,泻不肖用尽了各种手段才把她泡到手,并为他生下了一儿一女,现在为了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想把心中的打算说给老婆听,内心也不由忐忑。

 立破烂见丈夫吱吱呜不说话,心里有气,微怒道:“叫我停下又不说,搞什么鬼啊,”说完又拾起抹布擦起来,泻不肖喉咙咽了几下,终于说出来:“嗯,是关于疯的事。”“噢,”立破烂见是关于儿子,便也重视起来。问道:“怎么呢?”

 泻不肖叹了一口气道:“你看他,这么大了还不长进,总是这样下去的话未来可是个问题啊。”

 “是啊,”立破烂也沉思着,问道:“你有什么办法?”泻不肖道:“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们还是去找一下向先生,只要他同意了,让他带疯儿进入娱乐圈,把他包装成一个名星,以后我们就不用愁了。”

 “找他?”立破烂顿时柳眉倒竖,声音也大起来:“好啊,你个老泻,说是我们一起找他,其实是想要我一人去吧,你,你不记得他是怎样对待我的了吗?”说着“嘤嘤”地小声哭了起来。

 泻不肖见子哭出声,心里也慌了,急忙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别,别哭了。

 老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儿子啊,象他这样不长进,不走这条路,实在是没路可走呀,谁叫老天这么惩罚我,生了这么一个不中用的儿子啊,”说完,眼泪也扑扑地往下掉。

 立破烂见老公如此,心里倒也平静了下来,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睁大着双眼直视着他说道:“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

 见老公既没点头也没回答是,但眼神中出肯定的目光,立破烂咬了一下嘴,狠狠地说道:“好,为了儿子,我什么都愿意。”娱乐圈的大佬向先生今天特别高兴,一人独自斜坐在自家超大客厅的仿古沙发上呡着红酒。

 想到等会要见到的那个人,脸上的微笑就一直停不下。过了半个多小时,佣人老李进来报道:“老爷,立小姐来了。”向先生马上坐正身子,吩咐道:“快请她进来。”

 没两分钟,一红色抹短衫白色紧身短裙‮妇少‬,伴随着高跟鞋的“嘀嗒”声走进大厅。向先生见到这个高挑成,气质人的身影,急忙站起来,呵呵笑道:“哎呀,稀客啊,立小姐,多年不见啊,快请坐,请坐。”立破烂伸出手笑道:“向先生,承蒙你看得起我,这么快就答应见我了。”

 向先生握着立破烂柔弱无骨的小手,舍不得松开,直到她不好意思的回两下才呵呵笑道:“呵呵,说哪里话,立小姐,知道你想见我,我是高兴都来不及了,哦,快快,坐下,老李…上茶!”

 二人都坐下,向先生没有象接待别的客人那样相对而坐,而是与立破烂并肩坐在一条沙发上,立破烂不好说什么,只得把身子稍稍侧开,原来,这向先生于20年前就看中了当时的大美女立破烂,还让她出演了几部戏。

 本来想把她潜规则后再捧红她,没想到她却一直不同意,向先生一怒之下把她雪藏了,可立破烂马上就与当时有点小名气的泻不肖结婚远走他乡,虽然过去了这么久,向先生一直为没有得到她而遗憾不已。  M.nIUdUnXs.cOm
上章 下贱明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