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下贱明星 下章
第四章
 见老李把茶水端上后,向先生笑道:“立小姐,近二十年没看到你了,还是和当年一样的漂亮啊,哦,不,比当年更加有气质了,哈哈。”立破烂虽年近四十。

 但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她也一直自为得意,不过即是如此,毕竞不再时年青少女,所以对向先生的态度还忐忑不安,见向先生这么一说,心中的疑虑顿时消失,满心欢喜说道:“哎呀,看向先生说得,我也老了,漂亮这个词是用不到我身上了。”

 向先生见她笑靥如花,心中更是怦怦直跳,已经松开的手又一把抓住道:“每个人都会变老,但立小姐在我心中永远是年青漂亮。”

 立破烂见他说得真情,脸上微微一红,也不感动,双手也就任由他握着了,低声说道:“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我,我今天来有一件事想请向先生帮忙。”向先生笑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只要我向某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嗯,是这样,”立破烂沉思一会说道:“我儿子过两个月就十八了,我想让他往娱乐圈发展,还要请向先生提携。”

 “哦,是这样啊,”向先生收敛笑容,松开她的手,坐正身体不再开口。立破烂一看急了,忙说道:“啊,向先生,我带了我儿子的照片,长得蛮帅的,你看一下好吗,”说罢也不待他回应,赶紧从随身包里掏出照片递与向先生。向先生并未马上接过,语气却没了刚才的热情:“不是我不想帮你。

 只是现在娱乐圈竞争实在是烈,不这么好混啊,还有,你儿子还未满十八岁,应该还要去读书啊,怎么就让他来娱乐圈发展了?”

 立破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好意思地说道:“他,他对读书,嗯,他对演戏唱歌有天赋,我想早点挖掘他这方面的能力,早些培养。”向先生知道立破烂是在为她儿子遮丑。

 也不点破,微微一笑,接过照片,看着看着,不由眉头紧缩,立破烂心里紧张,又不敢开口,焦急地望着他。向先生心想:“还说他儿子长得帅,根本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啊,如此尖嘴猴腮的模样,还有那对眼神,一看就是无知空。”

 见立破烂急切紧张的神态,向先生把照片递给她,笑道:“立小姐,不是我不愿意帮,只是,我觉得你还是先送他到大学去读几年书吧,到时毕业后,我向某一定帮忙。”

 立破烂见他口气中有拒绝之意,心中大急,不由哭出声来,主动伸手双手紧紧握住向先生,生怕他走了似的,哭道:“向先生,求求你,别这么快下决定,只要你答应,你要我做什么,我,我什么都愿意,”一双润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向先生心中一动,知道自己二十年前没完成的心愿今有可能实现了,虽内心暗喜,但表面任不动声,说道:“真的做什么你都愿意?”

 立破烂看着向先生那双似乎要出火来的眼光,也就知道他是什么想法,当时就想口说“不”不过最终发出的声音却是“是,”说完满脸飞红,眼睛不敢直视急忙扭过头。

 向先生心中大喜,又见立破烂如此娇羞的神态,更是不可抑制内心存在已久的望,大喝一声,一把抱住美人,倒在沙发上。

 “啊,轻点,向先生,”立破烂息道:“别,别在这,到你卧室好吗?”向先生嘿嘿笑道:“这整个别墅就我一人住,还要到什么卧室,我这张沙发又大又软,比还舒服。”立破烂见他这么说,也不再多说了。

 闭上眼睛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摸扯。眼见二十年的心愿就要完成,向先生双手不住地哆嗦,居然好半天没有解开立破烂前的纽扣。

 立破烂双眼闭着,只感觉一双大手不停地在自己傲人的双上摸来摸去,还以为是向先生贪婪这里,便娇声道:“嗯,向先生,别总是摸我这里啊,嗯…摸得人家好难受。”

 听着美人的娇声细语,向先生更是血脉张,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双手用力一扯,只听“嗝嗒”一声,上衣被扯破,红色镶边罩包裹着白房跃然于眼中。

 向先生并不马上解开她的罩,两手捧着双用力往中间挤,砾大的两个房形成的沟显得更是深邃。

 接着低下头,舌头在白皙平展的小腹上游走。“真是没想到,她这个年纪了,皮肤还这么好,比我玩过的那些二十左右的小明星还好,生了两个孩子了,居然还没一点赘,”向先生暗暗叹道。

 立破烂可不知道向先生是怎么想的,只觉得一阵阵麻前和腹部传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燥热,扭动着娇声说道:“嗯,啊,向先生,好舒服,啊,你好啊,啊。”

 虽说立破烂也不是什么很清纯的女人,但也不是风到极点的女人,身体其实也没感到这个程度。

 但因为儿子的缘故有求于人,而且知道成不成功全都在自己这次的表现,所以就尽力把自己放的一面给展示了出来,向先生听到美人的娇唤,下身巴更是硬得似铁一样。

 用力一扯,又把她的外裙撕开,自己快速速褪下子,身体在美人身上,直巴顶住她的‮腿双‬之间。

 此时的立破烂上部只剩下罩在身,下面更是惑,只有一条紧绷绷地黑丝袜包裹着白色小内,看起来感无边,虽然隔着丝袜,但向先生巴仍象一样前前后后动,而光滑紧致的黑丝也随着陷入部,到后来,丝袜同小内更是一起挤进了那条里。

 立破烂只觉得自己部的那条沟被丝袜勒得紧紧地,稍微动一下就陷入里,大几乎要被黑丝翻开了,水也不由涓涓而出。“啊,嗯,啊,别挤了,向先生,啊,我,我想了,向先生,换个动作吧,啊…”立破烂娇着。

 “想什么了?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要怎样做?”向先生笑道。“嗯,你好坏啊,还要取笑人家,嗯,啊,人家…人家想要你那个,那个东西进来。”

 见着美人面若桃花,向先生更是取笑道:“说清楚点,你的什么地方想要我的什么。”立破烂无奈,只得又娇声娇气地说道:“嗯,是我的道想要你的茎了,啊,快点,进来吧。”

 “说这么文绉绉干吗,换个说法。”“啊,嗯,好,好,嗯,我,我的小想要向哥的大,啊…啊,求求你,向哥…来小妹的小吧,嗯…”向先生见美人这等放的神情,虫直冲脑顶“啊”的一声大叫,把立破烂身上那条价值不扉地丝袜撕成一条条,唰地一下,把她小内下,入那早已泥泞不堪的

 “嗯,嗯,好大啊,”立破烂娇道:“小妹的涨满了,啊,好,好!”“那自然,老子我本钱还是有的,小货,”向先生得意洋洋地说道。“啊,啊,深点,嗯,用力点,向哥,用力…”

 “我死你这个货,我以前还以为你是真的冰清玉结呢,结果也是得不行啊,哈哈。”“嗯,我是个货,我就爱向哥我。”“你二十年前不让我,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啊,”向先生着气道。

 “嗯,是啊,早知道向哥你的巴这么大,我早就让你了,啊!”“怎么样,我的比你那老泻的好得多吧,”向先生笑着,一提到自己的丈夫,立破烂不由两眼泛红,若不是为了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才不会把自己当成商品给向先生玩了,向先生见状也不再多说。

 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具毫不停情的一阵猛,这一天向先生整整玩了立破烂五次之多,而立破烂达到的设法次数更是多得数也数不清,直到向先生累得再也动不了了,立破烂这才轻声问道:“向哥,我,我儿子的事怎…样?”

 向先生头还忱在立破烂软乎乎的双上,眼睛半眯着,口中的热气吹得立破烂身上的,用疲惫至极的声音说道:“好的,你明天带你儿子到我公司来。”

 “谢谢向哥,”立破烂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情不自地在向先生额头上亲了一口。半年后,向先生搂着一个年青的美女坐在沙发上看娱乐新闻,那美女躺在他怀里娇声娇气道:“嗯,向哥,电视有什么好看的,看看我嘛!”向先生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笑道:“你看看电视里这个年青人,怎么样?”

 那美女不得已转过头看了一下,满脸鄙夷地说道:“哎呀,长得尖嘴猴腮的,难看死了,怎么,向哥,是你新提拨的?”向先生笑道:“是的,他人长得不怎么样。

 但是只要我让媒体一阵猛吹,说他长得帅,观众也就会自然而然觉得他长得帅了。”“真的吗?”那美女不信的问道。“你知道羊群心理吗?”见美女摇了摇头,向先生解释道:“其实就是从众心里,当一件丑的事物被权威人士说成美时,那些跟风的人也就会散失自己的判断,跟着说美的。”

 那美女还将信不信,说道:“不管怎样,能让向哥你这么捧他,他肯定是付了血本的。”向先生大笑道:“是的,嘿嘿,那是付出了很大的本的,哈哈。”

 通过母亲立破烂的献身,泻疯终于得到了大佬向先生的支撑,演出了几部电影,还唱了几首五音不全的歌,一时间也小有名气了。

 泻疯本来就没受过什么良好的教育,见自己有点小名气后,便开始洋洋得意,开始肆无忌惮口出狂言,对娱乐圈的前辈冷朝热讽,很快起很多艺人的反感,人气又开始直线下降。

 泻疯见状不妙,急忙跑回家向父亲泻不肖寻求帮助。泻不肖非常恼怒儿子的肤浅,但也没办法,只好沉思寻找对策。过了好半天,泻不肖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眼睛直直的望着儿子,道:“疯儿,有是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能做到不?”  m.NiuDunxS.CoM
上章 下贱明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