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下贱明星 下章
第二章
 贾部长望着成虫,显得很是感动,说道:“老弟,你有这份心,我真是太感谢了,不过这可不是钱的问题,算了,不担这个了,已经没有办法了。

 只是我与你交往了这么多年,别人上任后,可能对你在内地的形象和发展不能象我这样扶植你了啊,哎。”成虫听出贾部长这话中有话,又开口道:“贾哥,难道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应该总还有吧。”

 贾部长脸部好似一丝欣喜浮现,但马上一闪而过,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行。”成虫追问道:“贾哥,是不是有办法?”

 贾部长还是摇头道:“不行,这个办法不能让老弟你去做的,实在太难了。”“贾哥,你还不了解我吗,只要我能办到的,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贾部长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的说道:“老弟啊,你真的答应?这件事可非常难办啊。”成虫见他这个表情,心里也有些发

 但仍硬着头皮说道:“只要能帮到你,再难办的事,我也要办到。”贾部长慢慢松开成虫的手,缓缓地说道:“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接着他把方法说给了成虫,成虫听着听着。

 不由身子发硬,目瞪口呆,而贾部长也不管他什么表情,自顾自的一咕咙全说完,讲完后站起身拍了拍成虫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道:“就一切拜托老弟你了啊!”当天晚上,在一个上会所大厅,成虫跟着贾部长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来到一间单独的包厢门口,贾部长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房门,很快,门打开了一半,贾部长一看到那人忙点头哈道:“莫夫人,您好,我把他带来了。”

 “哦,好,叫他进来吧,现在没你的事了。”“好,好,那我先走了啊,”贾部长唯唯喏喏回着。

 接着轻声对成虫说道:“老弟,全靠你了啊。”成虫心下忐忑地走进房,随着房门“咔”的一声关上,这才仔细看清房间的整个全景。

 房间不算很大,但布置巧绝伦,近窗边摆放着一张若大的真丝软,房中间一张长形真皮沙发,沙发上正坐着一个气质高贵的‮妇少‬,正持着一杯红酒细细呡着。“你就是成虫?”语调中充满着冷冰冰的感觉。

 “是的,莫夫人您好。”莫夫人端着酒杯缓缓走来,举手投足间优雅异常,她转到成虫身边,听不出任何感情的语调道:“老贾都跟你说了?”“都,都说了。”成虫虽然也是阅女无数,但如此地位的美妇可还是第一次碰到,也不手足无措。

 莫夫人微微一笑,用纤细的手指在他膛上轻划一下,说道:“既然知道了,还愣着干吗,”成虫也算是见过大场面,急忙调整状态,镇定的说道:“夫人,你真美!”莫夫人“扑哧”

 一笑:“我说成先生啊,你也是个大明星啊,在我面前就别这么说道了。”接着她慢步走到成虫另一侧,手转了转酒杯道:“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我们玩一个游戏,谁输了,今晚就任由另一人处置。”

 “全凭夫人安排。”“好,”莫夫人放下酒杯,面对面着成虫,微笑道:“这个游戏很简单,就是我们互相衣服,谁先把对方的光,谁就赢了。”成虫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莫夫人,见她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虽然已有一定的岁数了。

 但仍是风韵犹存,眼角上扬似有一丝不屑,成虫看着她身着长袖套裙,心下暗想:“这不是明摆着让我赢嘛,”“好,”成虫慢慢靠近她,伸出手就往她肩上摸去。

 “等一下,”莫夫人挡住道:“不过现在有点不公平,男人系着皮带,你先把皮带解下,再来。”

 成虫笑了笑,把皮带解下,刚一松,子就随着掉到了地上,出被茎涨得鼓鼓的白色短,他也不在意,心里暗想:“玩这种游戏,就算我只穿内,你也赢不了啊,”见莫夫人瞪着眼睛望着他下面更是得意洋洋,故意扭了两下笑道:“夫人,可以开始了吗?”

 莫夫人收敛目光,笑道:“开始吧。”成虫自认为是胜卷在握,也不着急,伸手就去解莫夫人衣上的纽扣,这莫夫人也不躲避,反面上前,把鼓鼓的部贴上去,成虫心下一,手上的动作又慢了一下,忽然只听得“哧”的一声,身上的衬衣被撕了一个大口子,成虫一惊道:“这,这”莫夫人婉然笑道:“似你这样斯斯文文的,那可要输了哦,”说着又是用力一扯,成虫的衬衣就变成几条破布了,出结实的肌。成虫暗叫不好,看来这个女人是玩真的,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双手扯,两人你来我往,很快地上布满了一条条被撕烂的布条,二人上身都已赤,都只有短在身了。

 成虫看着莫夫人那对房,暗暗赞叹:“想不到她这个年纪了,还这么大这么,到底不是一般人啊,”看着她一脸不在乎的模样,又暗自高兴:“你还不输那就怪了。

 看来你是有点特殊爱好,那我就先剥光了你再说。”想到这里,他双手抓着莫夫人的头用力往下拉,这下不拉下来才怪,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咦,怪事,怎么拉不下,就这么一呆,只听莫夫人一声笑:“呵呵,你输了。”

 成虫只觉得跨步凉风飕飕,低头一看,自己短居然变成一块布条飘落在地上。莫夫人笑了笑:“怎么样,认输了吧,”成虫仔细看了一下对方。

 原来莫夫人的短上有两条细细的带子连在两肩上,不认真根本看不出,心里虽有点失落,但也爽快,说道:“夫人高明,我认输了。”

 莫夫人笑嘻嘻地望着他:“那你先把眼睛闭上。”“闭就闭,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成虫闭上眼暗想着。突然“咔”的一声,一个冰冷的东西套在脖子上,急睁开眼一看,居然是一个带锁的项圈,一条长长的铁链系在上面,铁链的另一头被莫夫人牵着。

 成虫这一下可没想到,大惊失道:“莫,莫夫人,你这是?”莫夫人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但显得那么冷漠,扯了扯铁链道:“刚才不是说好了嘛,谁输了就由另一人任意处置,你不会是想反悔吧”“这,这,不是的,”成虫结结巴巴说道。

 “那就好,来,跟我到边来,”莫夫人牵着成虫来在大边,把铁链拴在头边,对成虫喝道:“跪下,仰起头。”

 成虫好歹也是一个有名气的人物,何尝受过这样的污辱,当下就想发作,但一看到莫夫人坚毅的表情,又想到贾部长,只得强忍着怒火跪在边。

 “好,好,既然贾部长吹得你天花坠的,那我就看你有没有真本事,”莫夫人一下跨到他前面,户正好对着成虫的头:“先看看你的口功怎样”

 一股又又香的气味冲入成虫鼻子,他凭住呼吸,接着长了口气,伸出舌头对着还包裹着内去,莫夫人也发出“嗯”的闷声,跨部在成虫头上不停的扭来扭去。

 了一会,莫夫人把短上的两条带子解下,成虫见了也知其意,用牙齿轻轻咬住边,用力往下扯,莫夫人并拢腿配合,当把短完全下后,成虫又马上扬起头,对着莫夫人拥有浓密和肥大的女人隐密部位亲去。

 成虫用手把她的稍稍拉开好让舌头伸入最里面,但因为是跪着,仰着头,虽然努力的直了身子,但仍然不能完全伸入里面,他发酸的脖子问道:“夫人,能不能你我坐在上,我更好让你舒服。”

 “不行!”莫夫人断然拒绝道:“这个姿式是我的最爱,还有,成虫,我告诉你,是我吩咐你,你只有执行的份,可没有跟我谈条件的份。”成虫无奈地又伸长着脖子,卖力的着。

 可也奇怪,弄了这么久,莫夫人的道里只留出少许爱。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成虫的脖子都有点僵硬得不听使唤了,只是用舌头机械的,莫夫人可能也有点觉查,停止扭动望着他冷冷地说道:“你这口功也不说很厉害,算及格吧,这个你先趴到上去。”

 成虫听到能让他不在保持这个姿式,正是求之不得,赶忙趴在上。莫夫人“嘿嘿”冷笑冷声,突然又拿出两条铁链,分别拴住成虫的两只手,另一头绑在边,这样,成虫就成一个府向上,呈现一个“大”字的模样。

 “夫,夫人,你这又是准备怎样,我,我功夫很厉害的,你不要再试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我一定可以让你到天的。”

 莫夫人用力在成虫股上拍了一下,喝道:“刚才我说的话你不记得了啊,要我的之前,本夫人要看看你有没这个资本,还有,你可好好表现,若是通不过我的测试,那老贾那事可就没得说了。”

 成虫只好闭上嘴不说话,只听到身后莫夫人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又不能扭头,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千万别来些稀奇古怪的啊。”突然,成虫感到莫夫人在他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同时听到她冰冷的声音:“把股抬起点。”  M.niUduNxs.cOm
上章 下贱明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