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下贱明星 下章
第一章
 “受死吧,嘿!”一古装长发美女一剑飞来,对面一猥琐男子抱头鼠窜,口中不断求饶:“女侠,饶命啊。”

 “停…”一声干脆的怒喝,二人都直的站着不动了,一脸茫然的望着走过来的一中年男子,这男子头带小圆帽,拿着扩音器大声道:“哎呀,我说们两是怎么演的,没有一点感觉,重来,重来。”

 那美女一脸委屈,啫着嘴道:“林导,怎么又重来啊,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呀。”“哎呀,我说王美女啊,你这就叫好啊,看看人家范姑娘,那才叫呢。”

 林导边说边转过头看着正坐在一旁休息的一个还装着戏服的漂亮女子,见她双目盯了他一下,连忙满脸堆笑道:“范美女,还是请您来教教这些新人吧!”

 那范姓美女拿着一张纸巾擦了擦脸,目光转向另一边,轻哼了一声,并不回话。林导见自讨了个没趣,又转过头对正在拍戏的二人板着脸说道:“看什么看,重拍!”说着径步回到导演席。

 突然,一阵快的铃声响起,范美女拿起手机斜视一下,象花一样的笑容瞬间挤满整个面部:“啊,大哥啊,哦,我在片场啊,哎呀,人家辛苦死了,哦,真的吗,好啊,好啊,那就这样啊。”

 当她一脸得意洋洋的关上手机,猛地发现全场所在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望着自己,不由脸色一沉,说道:“看什么看!”

 ,所有的人见她打完了电话,赶紧转过脸,又各自忙各自的。她站起身,带着业以习惯的扭步来到林导面前,带着娇媚的声音说道:“林导,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我的戏份明天再拍吧,没办法,有急事,行不,林导?”

 林导歪着嘴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范大美女有事自然先尊你的,我可以先拍别的镜头,等下,你见了大哥,代请我向他美言几句,”见她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一下,忙陪笑道:“哦,看我这张嘴,说的,啊,哈哈,”

 范美女收拾笑容,昂着头一脸冷傲的表情“噔噔”地走出了片场,身后林导小声的嘀咕她却没有听到“臭‮子婊‬,跟老子装女神,他妈的!”

 半个小时后,一辆白色小车驶进一豪华庄园,来到别墅门口,一身着白色长裙的美女款款下车,径直走了进去。

 走进若大的客厅,左侧米黄宽大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方脸中年男子,两手大大打开搭在沙发靠背上,在他那的眼神下,本来就很大的鼻子显得更是不协调。

 范美女一见到这个男人,马上笑容满面,扭着股蛇形一股的走去,媚笑道:“大哥,怎么这么急着见人家啊,人家戏还只拍了一半呢,今天人家的片酬又泡汤了,你可要赔我哦!”这个被称做“大哥”的男人笑着看着她走来,当一近身,马上一把拉到自己腿上,一手在她翘翘的股上拍了两下,笑道:“不就是一天的片酬嘛,只要你伺候好我了,今天给你十倍的价钱都没问题,我的雪美人!”

 范雪感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自己大脚外侧,上身故意又扭了扭,往大哥“身上又靠近些,鼓鼓的部挤在他身上,脸凑到他耳边,声若游丝娇道:”大哥,今天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啊!人家有些可做不来呀。”

 他哈哈笑道:“今天不会有什么花样的,只是我想你了,好久没玩过你那个小了。”说着在手掌范雪滚圆的股上左右游走。“讨厌,”范雪轻轻推开他,半蹲在他两腿之间,非常熟练的褪下他的子,一口含住那早已翘立多时的具。

 “嗯,很不错,雪儿,”这个男人享受着仰头说道:“我成虫玩过这么多女明星,就你的口活最”范雪先呑吐了两下,接着含住头部份,舌头在环沟处打了几个圈,又在马眼处轻轻的点了几下,强烈的刺让成虫直了几口凉气。

 范雪吐出巴,媚眼如丝地望着成虫道:“我的口活还不是大哥你教出来的,人家的身子可只为你一人服务过,你还拿人家同别的女人做比较,你好坏呀!”说完又低下头,在去。成虫半闭着眼享受着,范雪一会儿用舌头在囊外皮上游走。

 一会儿猛地含住里面面的蛋蛋在口中打转,直弄得成虫如云如雾,如醉如痴,正当成虫万分陶醉的时候,突然放在沙发的手机“呤呤”响起,他猛地睁开眼“真扫兴,是谁这个时候打来。”

 ,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号码,心中一惊,连忙坐直上身,害得囊突地从范雪口中滑出,范雪急忙趴向前又在他茎上去。

 “贾部长啊,您好,我是成虫啊,领导好,啊…很好…啊,在香港,嗯…是的…在家…有空,有空…嘿嘿,好的,一定,一定,好的…好的…啊…再见。”

 挂掉电话,成虫长吁了口气,上身还是直的没有放松。范雪觉得有点奇怪,吐出茎问道:“怎么了?是谁打来的电话?”“哎,是北京的贾部长打来的电话,要我明天到他那去一趟,听他的口气好象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找我。”

 “北京的?大哥,我们是香港,又不直接受他们管,你干吗这么在意啊!”“我说你呀,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表面上我们是不受他们直接管,但你想想看,这十多年来,香港娱乐市场还行吗,我们要真正赚大钱还是要到内地的。”

 “就算是要发展到内地,只要有名气就可以了啊,为什么要同政坛上的人物交往。”成虫终于把上身上松了些,做了个眼神,范雪很知趣的又低下头含住了他的巴,他深口气说道:“你还太年青,不懂事啊,这么多年不是靠我与内地高层搞好关系,竖立了良好的公众形象,能在内地捞到这么多钱吗?”

 见范雪正卖力的自己的巴,成虫得意洋洋地说道:“其实要获得他们的好感也很简单,就把握好两点就是了,一是内一是外。”范雪含糊着声音问道:“什么内,外的?”

 “内就是暗里送礼,这个礼要送得恰到好处,不现形但又价值连城,象我,现金从来不送,要么送几个古董,要么送栋房子,外就是明里称赞,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要对他们大肆称赞,他们叫做什么来着,哦对,就叫主旋律。

 这个贾部长就是我多年的努力成为铁的,没有他这几年我可没法在内地如此风光的。”成虫看着范雪被自己巴涨得鼓鼓的两腮,心中一阵刺:“只要同他们高层关系打通了。

 内地那些土包子很好骗的,只要在做做公益广告,在他们面前竖立高大的形象,他们就会认同,乖乖地把钱掏出给我,象我几年前,那个地方发大地震,我第一时间说捐一个亿,一下子打动了多少人心。

 其实事后我一分也没捐,哎,我真是佩服我自己啊。”范雪含着巴抬头看了看一脸得意神色的成虫,吐出来笑道:“还有,大哥,你的那个‘一个人真正的成就,不是他的金钱和地位。

 而是看他为世界照亮了什么’这个广告,也是很不错哦,要是别人知道你最大的成就是你最会搞女人的话,不知…”

 成虫一手抹着范雪的脸颊,又把自己送进她嘴里,笑道:“你这个小货,还敢笑我,”说完,把那那樱红小嘴当做女人的道般用力猛

 很快,女人婉转的叫声,男人重的息声,身体相撞的清脆声,构成了一首响乐,在空旷的别墅里久久回

 第二清早,成虫坐第一班飞机直飞到了北京,悄悄地上了一辆早已等候多时的黑色小车前,钻进去后飞快的驶离了首都机场。半个小时后,小车停在郊区一幽静的别墅前,成虫下了车,整理一下衣服,走了进去。

 “呵呵,成老弟,你来了啊,快请坐,”一个胖脸中年男子,着啤酒肚笑呵呵的来。成虫敢忙伸出手,恭敬的答道:“贾部长,你好,你吩咐的事,我肯定会最快过来。”贾部长同他握了握手,笑道:“别这么称呼我,现在是在我家,你就叫我贾哥吧,我们是好兄弟嘛,哈哈!”成虫陪着笑,口中称“是”

 但心下不由犯嘀咕,虽然两人关系很好,可这贾部长也没这么亲近啊,今可不点不同,但脸上没有显出来,两人亲近的并排坐下。东拉西扯了半天,贾部长一直讲些不痛不的话题,成虫心下更是奇怪。

 但又不好多问,贾部长见成虫脸色奇怪,遂微微一笑,突然长叹一口气道:“老弟啊,你我的缘份恐怕是要尽了,以后我是不能再帮你了哦。”成虫心里一惊,失声问道:“贾哥,怎么突然这么说?”

 贾部长刚开口又马上停下,摆摆手道:“哎呀,别说这个了,今天叫老弟来是同你来说说话的,不提这些扫兴的话了,啊”说完,又扯开话题说起别的来。

 成虫见他言又止,之后又在不相干的事情上讲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贾哥,有什么话就说给老弟我听听,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竭尽全力。”

 贾部长背靠在椅子上,长了口气说道:“哎,有老弟你这句话,我与你这个兄弟真是没白,实话跟你说吧,还过一个月,我这个部长就做不成了,以后也不能帮你了。”

 成虫惊道:“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补救的方法不?”“难啊,从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那贾哥你找到一个关键人物,需要打点的一切,由老弟我来办,无论要花费多少,我都一定办到。”  M.NiUduNxs.cOm
上章 下贱明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