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十二章
 比起二十年没见过的骨亲情,刘浩更觉得,这种体上的亲密是双重保险!他没有造次,而是故意侧过身,将自己的“特长”展示得淋漓尽致!本就长硕大的巴,更加威武,仿佛又长了一节!

 外面的人确实就是白雪玲!她今天参加了一个商务会议,会议结束的比预计的早,就想赶快回家来看儿子。

 虽然,她忘不了从儿子身上得到的足,但骨之情也让她恨不得天天抓着儿子才好。刚回到家,就看见院子里儿子的车,进了房子却没看见儿子,就上了楼。

 儿子的房门没有关,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放轻脚步,来到儿子房间外,这时她才听见浴室里的水声!

 儿子那如人臂,长度更是三把才勉强抓过来的巴,仿佛又出现在了她面前,下面一阵阵的燥热,一股热了下去…儿子没有关严门,门很大!

 白雪玲蹲下身子,一手扶着门,一手竟然探到了裙子里摸索…细小的手指如何能比那一大条巴相比?白雪玲忘我的,看着浴室里,儿子那条壮的巨龙张牙舞爪的逞威,恨不得以身相试!

 其实,自己已经亲身品尝过自己生出来的这个“怪物”那是蚀骨腐心的滋味儿,根本忘不掉!那壮的离谱的巴只要入自己的道,轻易的就可以将自己道里每一丝空间都填满!

 每当他强硬的将入时,并不强壮的身板,仿佛能爆发出无穷的力量,那壮的巴如同巨大的金刚杵一样,要一下子将自己碾碎!白雪玲身材高大丰

 特别是硕大的股,绝对得住任何挑剔男人的目光!但也正是她引以为傲的大股实在太大了。

 以至于寻常男人的巴,以后入式时,总有点隔靴搔的意思!直到遇到刘浩,各种姿势都能驾轻就,而且精力过剩,完全可以将她的深沟大壑填满不说。

 甚至还隐隐有招架不住的架势!可就在这时,偏偏又知道,这个男人竟然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这才真是造化弄人吧?就在她想入非非魂不守舍时。

 忽然,一阵热气扑面而至,将她飘在远方的魂魄叫了回来…但她看清时,一下就被震惊了!红得发紫,紫红发亮的大头,有如一个小拳头,壮的身,脉络虬结,有如张牙舞爪的巨龙!

 虽然不用看也已经知道这巴的主人,但白雪玲还是睁大了眼睛抬起头,看见真的是自己的儿子,着又蹦又跳的大巴,正笑着看着自己,她一下子羞红了脸!

 没想到自己这么丢人的样子被儿子看见,虽然母子二人已经对对方身体的熟悉无比,但母亲的尊严和伦的羞愧还是让白雪玲想以训斥儿子来遮掩!

 “你…怎么这么…丢人…”说得她自己都没底气,到底是谁更丢人?想顺势起身,可没想到竟然脚底发软,差点坐下,被儿子直接抱住了!刘浩知道白雪玲现在是情动之时,决不能耽搁,否则,兴头儿过去,就再也没有机会!

 他将母亲扶起,几乎同时双手探入到母亲那被硕大的股撑得严丝合的裙子里,用力撕开!“嘶…”撕开的裙子瞬间掉落,白雪玲那米了出来,口浸的一大片,不用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妈,我想…我想…我…想孝敬您!”说完,一把抱起白雪玲,双手有力的托着那大得离谱的大白股“腾腾腾”的几步跑到边,了下去!

 “嗯…”壮的大巴,狰狞的扎进已经热泥泞的道,如同陷入一个温柔的口袋,白雪玲只觉得无比的充实,无比的满。

 同时更是有一种憋闷让她透不过气来!巴终于到最里面,头顶住了花,随即,刘浩片刻不停留的,将巴往外猛!巨大的巴如同一巨大的活,一下子将母亲道内的空气都出,连带着了出去!

 白雪玲的心仿佛都被了出来,魂儿都跟着出窍了!刘浩如同打了血,瘦而干的身板,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他双手抓着母亲的双脚脚踝,用力分开,巴忘我的向肥润厚实的刺入,次次到底,越来越凶狠!

 完全是一副不将亲妈死,誓不罢休的架势!其实,刘浩也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了!巨大的巴如同一门质重炮,残忍的轰击着亲生妈妈的血之躯!白雪玲被得开始还大呼小叫,可渐渐地,她的声音已经无法发出有意义的词汇,到后来,根本就是“嗬…嗬…嗬…”的无字真经了。

 反而更让人听了心驰神往!母子二人不顾伦理道德,无的媾和在一起,仿佛天地之间只有赤爱,再无其他!刘浩也是完全释放开了!释放自己憋了许久的火。

 同时也是释放自己积了多年的,不甘!这些,都化作了无穷的火,任由刘浩施展开来!以前母子因为不知道对方身份,所以做时,都是以白雪玲的感受为主,刘浩只是个人形自器!

 现在,刘浩不用再客气,竭尽所能的,将自己从那些站街女处学来的技艺一一施展!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猛虎擒羊…都成了寻常的姿势。可白雪玲已经被刘浩得晕头转向,满眼金星儿!

 甚至她以为自己要被儿子活活死,在害怕的同时更有了一丝异样的期待!近一个小时的工夫,白雪玲高了不知多少次,已经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可刘浩还和吃了药似的,放肆的发着无穷的精力!忽然,他一下将出,不再入。

 白雪玲下意识的向上了几下雪白的大白股,却发现没有找到目标,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儿子那坏坏的笑容,和不断滴下晶莹的爱,还是雄赳赳的大巴!“妈,儿子一定孝敬您个孙子!”说着他双手抄到妈妈大股下面,向上一提。

 同时大巴猛地一刺,尽没入!“嗯…好,早点抱孙子…”可白雪玲还没说完,就被刘浩用力一提,竟然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她抱住儿子的脖子,一下明白了儿子要做什么,震惊之余也期待着那咬碎银牙的一刻!刘浩会让母亲失望吗?显然不会!

 双臂发力,双手将妈妈的大股托起,巴几乎都离了妈妈的,只留一个大头卡在里面,却突然的松劲!白雪玲的身体瞬间落下,而在她道里的巴就是一条滑轨,径直落向儿子下!

 “嗞…啪!”“呃…”白雪玲想咬牙忍住,可又怎么能够?刘浩卖弄的大开大合,将母亲抛起,待落下时,用力向上巴,再次将母亲送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如重锤般的撞击着娇弱的花,白雪玲的花艰难的守护着最后的阵地子!可巴显然不甘心,要闯进曾经孕育过自己的,最初的也是最美的家园!

 当刘浩最后一次将自己最后一点灼热的进母亲的子时,已经是傍晚,这对伦母子竟然整整的配了一个下午…刘浩从妈妈的身上翻下,躺在旁边,大口着气,看着妈妈本就高耸的脯气吁吁而上下起伏,成就感就别提了!

 再看妈妈那美绝伦的面容,已经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忽然,刘浩心里一动,一个念头闪过!他爬起身,将妈妈的身体往上又挪了挪,然后抱起妈妈那双丰腴而笔直的大腿,用力抬起。

 直到妈妈的大股都离开面,然后尽力保持住!他要将自己辛苦进妈妈道的,尽可能多的入妈妈的子,那个曾经孕育了自己的肥沃土壤,一定能再次孕育生命!毕竟,说了要让妈妈早抱孙子,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望就像一道水闸!一旦被冲破,滚滚而来的就是滔天洪!本来刘浩和白雪玲就都是在强行压制自己的望,终于,被捅破了,就如同在笼子里被困了三天的猛兽,一下撞破牢笼,咆哮着要毁灭一切!

 二人又回到了刚遇到的那些日子,只要醒来,不顾一切,第一件事就是先做一次!人类原始的望之下,礼义廉,人伦道德早被抛到九霄云外!

 刘浩竭尽所能的,以各种体位,将自己壮过人的大巴,尽可能深的入到妈妈的道里,最终将亲生母亲得口吐白沫,四肢搐才甘休!

 当然,最终,他也会毫无保留的将带有自己生命遗传信息的进母亲的子,让子与孕育了自己的,母亲的卵子结合,创造新的,下一代生命!

 白雪玲也明白了儿子的心思,可她非但没有制止,或采取措施,反而十分配合!每次儿子将灼热的伦的进她的道,她都会配合的抬起大股,让儿子将软枕,垫子之类,垫在股下面,以抬高道口,防止

 她知道儿子想让自己怀孕,而自己怀孕,生下的孩子算什么?孙子?还是儿子?是儿子的什么?儿子?还是弟弟?想到这些,她就莫名的浑身燥热。

 对于怀上儿子的种,她竟然有了异乎寻常的企盼!儿子的子和自己的卵子,在自己的子里相会,结合,产生新的生命…当然,这几天里,刘浩也是让妈妈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活!比如说,以前。

 虽然白雪玲也尝过不少男人,但没有哪一个,能将她面对面抱起,托着大股,在空中将她得七荤八素死的!汹涌而出的爱水,如同被捅漏了似的,总会留下母子行的痕迹!  M.niUduN 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