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十三章
 当然,那些男人也是怕她,那个被她看中的男人,不想被这高高在上的女王陛下青睐,从而一登天?所以,在做时都是竭尽所能的讨好她。

 而刘浩则是知道,自己这位亲生母亲本来就是深沟大壑的,又是到了虎狼之年,什么花招样式的意义都非常有限,还不如直来直去的让她解馋!当然,这也是他自身天赋过人,本钱足够雄厚,才有的底气!

 不然,就母亲那大得离谱的大白股,如同一个小磨盘似的,向后一撅,普通男人的巴怕是想道都难吧?每天,母子二人只要醒着。

 除了吃喝拉撒,只剩下了做!这种最原始的,人类的繁殖本能,被母子二人展现得淋漓尽致!偶尔他们会停下休息片刻,但只要稍一恢复,就会立即再次开始!每天的饮食都是由佣人送到大厅里。

 然后刘浩穿着睡衣取上来,白雪玲则是根本连衣服都懒得穿了,除非是为了‮情调‬穿上‮趣情‬内衣或者丝袜之类…但刘浩最喜爱的却是白雪玲穿上各种制服,玩那些制服惑…

 比如说,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白雪玲,穿上女警的制服,丰的身材将衣服都要撑爆了,被刘浩残暴的,按在地上,撕开衣服“强”!对于警察,刘浩是心有余悸的,他不是一次两次被警察教育过!

 当他掀开女警制服裙,撕开单薄的内,将巴残忍的进已经有些红肿的道时,那报复的快,无与伦比!高大丰的白雪玲,被瘦小枯干的刘浩按在地上,发出让人不知是勾引还是呼救的哀嚎,反而让人浮想联翩!

 或者,白雪玲穿上学生装,扮做女中学生,被暗中跟随的狼刘浩突然发难制服强!以白雪玲的身材,又有哪个女学生的衣服能合身?当然是只有被撑得变形一途!

 刘浩哪里看得了?自然是撕得粉碎,然后将穿这件衣服的女人,也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生生得晕死过去!“妈!妈!我,我要了!”刘浩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狠!

 白雪玲感觉到道里,那已经壮无比的大巴,更是一阵猛涨,作为过来人,她当然知道,儿子这是又要了。

 忙鼓起余勇,‮腿双‬盘在儿子间,用力的将大股抬起,来合儿子的巴!“儿子…好儿子,给妈,妈给你生个儿子,哇…”还没说完,一股灼热的岩浆一般的已经呼啸而出,进了她早已张开的花,冲进子里!

 白雪玲被烫得尖叫一声,身体痉挛般缩紧,道更是一下子收缩到极致,将刘浩那还在不甘心退缩的巴抓得紧紧的!不得已,巴只有哀嚎着,吐出最后的一点华。

 然后迅速的缩水下去…白雪玲身体也松弛下来,刘浩艰难的翻身,躺在妈妈身边,母子二人大口着气。

 他们的私处都是一片狼藉,特别是白雪玲的户周围,都挂着白色污浊,粘成一捋一捋的,本就肥厚的更是如两小香肠,都无法完全闭合了…刘浩的巴完全缩水了,他第一次感觉到浑身无力,这几天他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伸出胳膊,将美目紧闭的妈妈搂过,看着怀中玉人,深深的亲了一下,妈妈嘴里的津是那么美味甘甜…抱着妈妈美丽丰的大房,不吃对得起自己吗?

 终于可以吃到小时候欠缺的母亲的房了!白雪玲心里也是一动,晶莹的泪滴从眼角渗出,她拖动疲惫的身体,搂住儿子,紧紧的搂住,要弥补儿子这些年的亏欠…一觉醒来,已经是半夜!刘浩稍一挪动,白雪玲也惊醒过来。

 “妈,您饿吗?我让送点吃的来!”刘浩将母亲扶起,关切的问着,神情绝非作伪!白雪玲靠着头,说道:“确实有点饿了,让送点点心来吧!”

 刘浩打电话吩咐下去,要等十多分钟。母子二人不由自主的靠在了一起,忽然,白雪玲叹了口气,说道:“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怕扫兴…”

 她看了看刘浩,道:“我这个月例假没来…我怕是真怀上了…”刘浩心里一阵,确实,他有为母亲下种授的冲动,但只是兴起所致。不是他不想要母亲给自己生孩子,而是害怕被别人发现,特别是爸爸刘兆龙!

 “那…您,您想…”刘浩支支吾吾不敢说,白雪玲又叹了口气,她也知道儿子的犹豫,说道:“要是打了也成,可我怕走漏风声,传出风言风语的,你爸爸会在意…”其实,刘兆龙在意才是正常…“那怎么办?生下来也麻烦啊…”刘浩说出心里话,轻轻的抚摸着妈妈有些淤的小肚腩,道:“我是真想要您给我生个孩子,也是想给您个孙子!”白雪玲道:“那就只能把孩子算在你爸爸头上了!”她说道:“等他回来我就跟他同房一次,到时候就能蒙混过去!”

 “也好…”刘浩没有再说什么,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实际上,他的占有极强,凡是认为是他自己的东西,他都不愿与别人分享。

 更何况,是女人?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他也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他清楚刘家在政经两界的地位,如果自己想和母亲来个偷偷到国外,换个身份,合法的结婚生子,那是绝无可能!

 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们就躲不过,而刘家更是不会允许这种伤风败兴辱没门楣的事情发生,杀了他们灭口也不稀奇!想来想去,只有让刘兆龙以为是自己的种,才是唯一可以让孩子生下来的稳妥办法!

 刘兆龙还有三天回家,那么这三天该怎么过呢?忽然传来闷闷的雷声,母子二人都是心头一震,看向对方,从对方的眼神中,他们看到了相同的想法!

 不用多说,他们再次赤的纠到了一起,如同两条人形虫,翻滚绵,在上,地上,各个角落里兴风作,行云布雨!刘兆龙回家,可谓意气风发!

 唯一的儿子找到了,自己后继有人,不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吗?一家三口在家中吃饭,其实这是寻常人家司空见惯的情形,但在这个富贵之家里,却是多年未见的景象!

 刘兆龙问了问刘浩对于一些时事以及对公司事务的看法和处理,刘浩的应对都让他比较满意,在指点的同时,更加感到欣慰,其实,虽然身在国外,但刘浩在公司的这些事情,他是了如指掌的。

 只是想亲自过问一下,而让他感觉到高兴的还有子的变化!白雪玲跟他的关系早就是面子婚姻,为了财产为了颜面而堪堪维持。

 甚至二人都在外面有各自的情人,所谓互不干涉就是如此吧?不过,自从和儿子相认以来,子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情温柔许多,越来越像一个正常的子了,今天尤其有感觉,虽然白雪玲没有去机场接,但看衣着打扮是明显刻意准备过的。

 低礼服裙,并不奢华,却很大气,既不臃肿累赘,同时也足够精细。这些年来,刘兆龙的女人数不胜数,明星名媛,小家碧玉,年纪做他女儿都小的少女…但现在他才意识到,那些女人在子面前,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不值一提!

 在刘浩的刻意劝酒下,刘兆龙难得的喝了几杯…天色渐晚,儿子“乖巧的”先回房休息,他开始主动靠近子,而子似乎也有些心动,被他半拉半拖的回了卧室。刘兆龙特意喝了“补酒”

 而白雪玲也是刻意奉,行云布雨后,刘兆龙便沉沉的睡去,白雪玲却是根本睡不着!这些都是她为了生下自己和儿子的孽种而迫不得已做出的!对于丈夫,虽然随着儿子的找到而没有了那么多怨恨,可也没有太多感情,而自从得到儿子的滋润后,她实在是不想和其他任何男人上,包括她的合法丈夫!

 看着鼾声如雷的丈夫,白雪玲不再搭理,起身下,也不穿鞋,赤着丰人的身体,出了房间,准备去浴室洗浴!

 可刚出房间,就发现门外走廊上有一个人,吓得她不自觉的要叫人。对方猜到她的反应,速度极快的捂住她的嘴巴,这下她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儿子,也是无数次得到自己体的男人,刘浩!

 刘浩脸色非常难看,小声道:“妈,爸爸刚才进去了?”“是…”面对儿子的发问,白雪玲竟然有些心虚。其实,丈夫在自己体内才是名正言顺啊?

 “咱们是迫不得已!我去洗干净…”她进了浴室,儿子竟然也跟了进来。“我帮您洗!”平里在众人面前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样的白雪玲,竟然不敢反抗儿子,乖乖的任由儿子拿着淋头给自己冲洗身上的污渍汗,还有干巴了的水…

 刘浩洗的很仔细,他要将父亲在母亲身上留下的任何痕迹都洗干净,母亲是他的女人,他的致爱,他不许别的男人碰,即便是自己的父亲!白雪玲身材高出刘浩太多,所以,是坐在浴凳上,以方便刘浩动作。上身洗完了。

 刘浩轻轻一拍她的大股,她立刻会意,起身,弯扶着浴缸边,将大股撅向儿子!刘浩仔细冲洗妈妈的大股,自己看着就情不自的大股,哪容他人染指?

 就如同自己辛苦偷来的东西,怎么能让别人凭白拿走?爱抚着妈妈细若凝脂洁白如玉的大股,不放过一丝一毫。拨开两瓣肥厚的,清洗小巧得不像话的眼儿,突然情不自的亲了一下。  m.NiuDUn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