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九章
 难道说,真是当年那个女人偷走了他,又机缘巧合的预见了?那个女人也姓常,也是北高村人,可当年刘兆鹏亲自带人去的北高村,还安排人暗中盯点的守了小一年的时间,可最后还是一无所获,那个女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以当时刘家投入的力度来说,那女人如果就在帝都附近,没道理找不到啊?北高村是农村,可距离帝都并不远,现在都已经是郊区的城区中心一部分了。

 难道有什么疏漏不成?忽然,白雪玲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如果刘浩的妈真是那个女人,刘浩就是她偷走的,自己的亲生骨血,自己和刘浩岂不是…

 伦了?作为全国知名的商场女强人,白雪玲好久没有心里没底儿的感觉了!她穿上衣服,头发还是漉漉的,也没有理会,拿着几张照片放到手包里,就下了楼。

 刘浩看她走来,下车给她开车门,也是相由心生吧?看见这简单的开车门动作,白雪玲心里竟然打了个冷颤,好像当年刘兆鹏给自己开车门似的。

 只是个子矮小许多…“你在哪里?我有事找你!”刘浩开车缓缓的走在山路上,白雪玲摆弄一阵手机,又打了电话。

 “去龙腾大厦!你直接下B3停车场!”龙腾大厦是龙腾集团总部所在,也是最早购置的产业之一,位置上,距离机场不远,更是可以远眺著名风景区。

 虽然大厦已经有二十多年时间了,在周围的楼房丛林中不再显眼,可谁都知道这栋大厦的分量!

 因为这里说是龙腾集团总部,但实际上,龙腾集团真正的办公地根本不在这里,这里是刘兆鹏会见接待重要客人,私人会客的地方!虽然天色已经晚了,可凭借着特权号牌,也就是一个小时不到,刘浩和白雪玲已经到了龙腾大厦地下三层的停车场!

 有保卫人员给白雪玲开门,还有人接过车直接开走。白雪玲一言不发,带着刘浩乘电梯直达顶层。出了电梯,刘浩被保卫带着到休息室等待,白雪玲自己进了厚重的大门内。

 “你发那些照片是什么意思?”刘兆鹏看着手机,似乎漫不经心的问白雪玲“难不成你找到了?”

 “你不是看见我新找的司机了吗?”白雪玲道:“我那天看见他,觉得他有些眼,就决定用他了,后来我看见他妈,觉得也是见过,当时没想起来,直到他说是小时候住在北高村,我才想到你前!”虽然白雪玲故意说“你前

 这样的称呼,有挑衅刘兆鹏的意味,但其实她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她越说自己越觉得刘浩真可能就是自己那个儿子,刘兆鹏不会看出来自己和儿子上了吧?

 没想到刘兆鹏却没有什么反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个小子,我看着也有点眼,他鼻子以下,跟你当年太像了!”说着他看了看白雪玲,道:“所以,我安排人去北高村还有小城门那边去打听消息,应该会有回复…”

 “如果是你儿子怎么办?”白雪玲问刘兆鹏,说道:“公开你前偷走了你儿子十多年?”刘兆鹏淡淡的道:“你也不用挤兑我!如果是我儿子,我可以说一直不想让他受到太多关注,不想他被打搅,至于那个女人…看儿子怎么说吧!”白雪玲其实是怕他问自己,如果刘浩是自己儿子怎么办?虽然和丈夫早就冷淡到了只是面子上的夫,但此时却心虚无比,总觉得自己和儿子伦被看穿了,虽然还不能确定是自己的儿子!

 她才抢先发问,见丈夫没有问自己害怕的问题,便又道:“我也安排人去了,明天我给他安排个体检,偷着给测一个DNA,这个最保险!”

 刘兆鹏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头表示认可。夫二人在里面的谈话,外面人无从得知,但刘浩却在休息室里遇到了“老人”就是那个自称刘兆鹏侄子的刘淦涛…

 他看见刘淦涛,真是春风扑面,说不出的高兴,笑容和蔼简直让刘淦涛恨得咬牙切齿…***以白雪玲夫妇的能力来说,安排刘浩体检只需要一句话,就有人去替他们安排。

 并且安排的妥妥当当,毫无痕迹的将刘浩的血多一点,去做别的检查,反正他也不懂…虽然派去北高村打听消息的人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但白雪玲从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她越来越觉得,刘浩很可能就是自己失去的亲生儿子,可自己跟他算不算“伦”?好像没理由不算!

 虽然可以说是不知情的情况下,二人发生的关系,但心理上的疙瘩不可能这么风淡云轻的解开吧?所以,白雪玲很矛盾,她渴望找到自己的儿子,哪怕是眼前这么个不成器的玩意儿,以刘家的背景,不难捧出来!

 可又希望不是,因为那样,不仅二人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跟伦沾不上边,更是可以继续下去,她对刘浩的巴真的难以割舍!连着三天,白雪玲竟然没让刘浩“伺候”刘浩心里有点打鼓。

 可照理说,她跟自己在上时候,自己每次可都是把她伺候得飞上天了!说是每次都把她得口吐白沫,要死要活也不算夸张!

 她不该怎么快就被自己喂吧?这个年纪的妇,那可都是“要劲儿”的时候,如狼似虎的年纪,胃口大得无底似的,而且。

 即便是没叫刘浩去伺候,对于刘浩的待遇也没影响,告诉刘浩每天准时到大厦去打卡,随时等自己招呼,如果没事,就准点下班。刘浩成天在休息室里待着,成天不是玩游戏就是睡觉,别说。

 虽然随时准备去找白雪玲,所以不敢喝那些看着就死贵的名酒,但其他的山珍海味刘浩算是尝了个遍!每天到了饭点,都会有行政人员来问他是否在休息室用餐?他每次都去餐厅。

 他从小受尽了白眼儿,好容易有“飞黄腾达”的劲头了,还能不展现自己的“小人得志”本?大厦有三个公共餐厅,一个是对普通员工和初级管理人员的,一个是中高层的,还有一个是公司“总”儿级别以上人物吃饭的小餐厅!

 刘浩特意去普通餐厅吃饭,还不坐雅间,而是在比较中心的位置,单独占了一个餐桌。菜品并不多,不过都是给他专门精心烹制的菜肴,连餐具都是给他单独使用的!

 看着周围人,羡慕嫉妒恨,兼而有之的眼神,他那个洋洋得意的嘴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就是标准的小人…这一点,以刘淦涛尤其气愤!以他的身份,也就是在大餐厅的隔断间里吃饭,菜品和初级管理人员的相同,但就是这样,平时他周围也是一群围着他转的“兄弟”

 原因自然是,他这已经是明显的特别待遇,再配合他有意无意的,放出自己的“特殊”身份,想投机取巧跟他混的人当然不会少。

 但他今天跟刘兆龙来大厦,正好到了饭点儿,刘兆龙就让他先吃饭了,没想到,以前追着他股后面转的那些小弟们,竟然一个个神情都十分尴尬,还向他挤眉弄眼的。

 顺着他们的眼神看去,一个让自己恨得做梦都是噩梦的混蛋,正大马金刀,正襟危坐在餐厅中间最显眼的位置,而且,看他的桌子上,烤鸭,龙虾,还有两个看不出具体的,似乎是刺身拼盘一类的菜品!

 龙虾可是只有小餐厅那些人才有的待遇啊!最可恶的是,他看见自己来了,竟然都要手舞足蹈了!刘淦涛实在不住火儿,大步流星的向着刘浩走来,到了餐桌旁边,刚要开口,刘浩先一步道:“刘兄弟,你今天也来这边吃饭了?

 我虽然是在大餐厅吃饭,可几个菜都是特意给我准备的,你是老板的远房侄子,估计平时也吃不上吧?反正我也吃不了,不如你也尝尝吧?”

 刘淦涛被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强着怒火,双手抓紧了椅子背,咬牙道:“这个…公司对于用餐级别是有规定的,你的级别不应该有资格专门点餐,餐厅搞错了吧?”

 刘浩刚要接话,一旁不明所以的后勤领导说道:“哦,刘浩是白总的随行助理,白总特意安排的是副总级别待遇…”还没说完,刘淦涛就炸了!“随行助理是副总级别?

 胡说八道,你跟他合伙骗我是吧?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我一会儿就去告诉老板,让你们这些占公司便宜的蛀虫无所遁形…”他说得义愤填膺,一个人却出现了!

 “刘助理,你怎么来这儿吃饭了?我找了你半天…”是当初带刘浩办入职手续的行政部谷经理!刘淦涛也是助理,是刘兆龙的办公助理,级别上比刘浩低一级,但待遇的差距明显太大了!所以,谷经理叫“刘助理”他以为是在叫自己。

 忙回过头,跟谷经理打招呼,可谷经理没理他,对着刚擦完嘴的刘浩说道:“董事长和副董事长都来了,他们在等你!”

 这下,周围能听清的人都惊了!刘兆龙和白雪玲一起在等他?平时他们随便招呼一句,那些不拿正眼儿看人的“总儿”们都立刻像哈巴狗似的跑过去!

 刘浩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还是有基本的眼色的,忙起身道:“哎呀,我觉得一个人在屋里吃饭闷得慌,就想来这里凑热闹!手机忘了拿了,耽误事儿了!咱快点去吧,别让等急了!”

 说着从刘淦涛身边走过,还特意拍拍他肩膀,说道:“兄弟,你要是饿了就都吃了吧!别客气!咱这也算是低碳环保,光盘行动了是吧?哈哈哈…”刘淦涛瞪大了眼睛,刚要回嘴,谷经理又说了一句让他乃至在场众人惊掉下巴的话。“没事,你要是没吃完就继续吃,董事长特意说的,你要是没吃完饭,也不用着急,他们也没其他事情要办。”

 刘浩忙说没事了,跟着谷经理出了餐厅,留下在场的众人,默不作声的去排队打饭…谷经理是公司的老员工,说话非常有分寸,刘浩也知趣的没有多问。到了白雪玲的办公室,谷经理敲开门,示意刘浩进去,自己便转身离开了。  m.NiuDUn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