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十章
 刘浩本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头,这下更加一头雾水…刘兆龙白雪玲夫妇坐在正面,看他进来,刘兆龙一招手,示意他坐下。刘浩忐忑的向二人问好后,根本不敢坐实。

 只是股沾着点椅子。他看向白雪玲,白雪玲也在看他,眼神却极为复杂,与他眼神相撞,立刻躲闪开,不敢再看…刘浩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该不是自己和白雪玲上被发现了吧?”想到这里,头上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可又觉得不对,要是这种事被发现,那该不是这种情景才对啊?至少看上去,刘兆龙非常和蔼,那眼神简直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你看看这张照片!”

 刘兆龙将一张照片递给了刘浩,刘浩接过后一看,竟然是自己,和一个像母亲年轻时候似的女人!

 这是张黑白老照片,看上去有点时间了,可再仔细看,发现,男人并不是自己,只是很像,而且着装也是以前的款式…刘浩忽然想到点端倪!“难道老子真是他的私生子?”

 自己本来是吹牛的一句胡扯,没想到应验了?“这是我,和你…那个母亲!”看他看向自己,刘兆龙也不废话,简要的将二人的身份关系说了一下!

 刘浩是刘兆龙和白雪玲的亲生儿子,这一点,他们都已经通过亲子鉴定确认!并且,派去北高村的人也送回了消息,刘浩确实是他那个母亲从外面抱回来的!

 原来,当年那个女人偷出了刘浩后,跑回自己家,说是她生的孩子,刘家嫌弃她家世低,想把孩子留下,将她扫地出门!当时她父母兄弟都对刘兆龙的行为极度不满,认为是忘恩负义,便在刘兆龙找上门来时,故意将二人藏了起来。

 谎称没有见过,还和刘家要人!她家在村里本就是大姓,亲戚多,所以,刘兆龙几次或亲自来,或派人来都没找到,又被其他线索误导,也就不再在北高村纠了,这么多年过去,刘兆龙夫妇已经将找儿子的希望放到最低,基本上已经放弃了。

 却没成想亲生儿子竟然送上门来了!“我们已经找到了你的养母,虽然她把你偷走,但好歹她没有害你,养大了你…”说到这里,刘兆龙看了看刘浩,才继续道:“所以,我们想问问你的意见,怎么处置她?要不要交给法务部门?”

 “她是养活了我,可也不完全是她养的我啊!”刘浩突然站起身,解开衣服,转身起!背上的两道伤疤,明显都翻出来了!接着,他又下外衣,摞起衬衫袖子,两条胳膊更是伤痕累累…

 “我偷东西就是她我的!开始让我去给她偷吃的,偷酒,偷烟!后来直接让我去偷钱!我不敢去,她就打我,打得我死去活来!我去偷被人抓住,人家也往死里打我!

 我他妈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刘浩突然爆发,刘兆龙有些意外,却很淡定,他沉道:“让你受罪了!我们有责任!那你想怎么处置她呢?或者交给你处置?”说完看看白雪玲。

 白雪玲已经泣不成声…跟刘浩上了那么多次,她知道刘浩身上有好多伤口,可谓触目惊心!但此前她并没有什么特别感受,只觉得是偷东西被打的,那不是活该?

 可现在看来,那个恶毒的女人才是始作俑者,让她怎么能不难受?“对不起,是妈妈没看护好你…”白雪玲再也忍不住,虽然经过二十年分隔。

 但骨血亲情还是一下子被勾了起来!白雪玲绕过刘兆龙,一下子将刘浩抱在了怀里,刘浩深藏在心里最深处的那点痛处被一下子点燃,爆发出来…看着母子二人,刘兆龙也忍不住了。

 不过为了维持沉稳的形象,说了句:“你们母子先聊聊天,我去安排一下,今晚咱们一家吃团圆饭吧!”说着借机走出去,躲开了。

 刘浩被白雪玲揽在怀里,双臂也保住了白雪玲,整个脸都贴在白雪玲的前!今天白雪玲穿的是练的套装,端正大方,可刘浩趴在她前,正好贴着她那对傲人的豪,开始还好,不多时她就感到阵阵热冲击着自己前,一下子,前些天的疯狂浮现了出来!

 刘浩那条长如小臂,与他瘦小的身材极不协调的巴,在自己的道里翻江倒海,搅得自己七荤八素,死,实在是蚀骨腐心!

 刘浩又何尝不是?也许他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当自己看见白雪玲撅起那大如磨盘的雪白的大股时,自己就会像发情的小儿马似的,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想扑上去,这分明是故乡的召唤啊!那完美的户,完美的道,简直就是给自己设计的,任凭自己的巴张牙舞爪的,只要进去,保证严丝合!包裹得自己温暖润,好不舒服!

 可现在这种情况…刘浩也感觉到有些不对了,自己了亲妈,这个事情好像有些大…当然,幸好没有别人知道!

 二人尴尬的分开,白雪玲雪白的脸上已经布满红云,不知道是因为母子相认兴奋,还是因为刚才二人的接触觉得尴尬不好意思…“这个…妈…我以前…”

 刘浩先开口叫妈,不是因为亲情,纯粹是害怕这稀里糊涂的亲情跑了…他一直有一个梦,就是大街上。

 突然间一辆豪车停下,下来人拉住他就叫他儿子,并说自己其实是世界首富,他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现在找到他,让他回家继承财产。

 没想到,和今天的情景基本吻合,所以,他在激动的同时,更加害怕这是做梦,所以,先确定关系再说!“呸,自己跟亲妈倒是确定关系了,只是确定的方式不合适!”

 他觉得自己想象中用词不当,却没想到,白雪玲更加感!“以前…咱们不知道关系,是无心的,所以,咱们不算伦…”

 本来不用点破,没想到情急之下,竟然从自己嘴里说出最尴尬的字眼,白雪玲也无语了…刘浩更加不敢说话,毕竟是他强亲妈在先。好一会儿,白雪玲先缓过点,说道:“你爸说,给你安排好了。

 就说是怕你娇生惯养,所以,从小送你到外面去养着,也是锻炼自己。你的身份,档案,明后天就会准备好,再有问题随时做…”看着低头不敢吭声的刘浩,天然的母再次涌上,轻轻的抚摸着刘浩的头发,说道“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那个货,死不了!”其实“死不了!”

 才是最吓人的…不管怎么说,骨相聚团圆,刘兆龙白雪玲多年的心病算是解开了,夫二人说话也随和很多。

 就是一家三口的家宴,在卡萨诺大酒店一个精致的小包房里,刘兆龙,白雪玲,以及他们失散多年的儿子刘浩,三口人团聚了!比起夫二人,刘浩其实对于亲情并没有多强烈的感觉。

 毕竟,这二十年来,自己第一次知道还有这样的父母!当然,像脑残剧里的主人公那样,任凭富豪父母百般忏悔,就是不肯原谅,不肯回家做少爷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做的。如果只看他吃饭的样子,那绝对是从苦日子过来的,受尽冷眼,以至于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无助小民…

 可白雪玲对他的为人那是相当知知底了!其实,就是刘兆龙,派人去调查时,也查了刘浩的底细,对于他的谋生技能,还是清楚的,但这些在他看来都是“可以理解”生存不易。

 更何况是在一个带着无比的恨意的女人身边长大,没饿死就不错了!总之,一家人吃饭的气氛还是很融洽!

 不过,都没怎么吃,刘兆龙和白雪玲是吃不下,刘浩则是不好意思…看着一桌的,精致到了更像艺术品的珍肴美味,只能凑合吃了个半,便推说吃了。

 白雪玲抓着刘浩的手,只顾眼泪了,刘兆龙倒是说了说暂时的安排。“明天开始,就会先让放出消息,说是以前为了让你锻炼,才送到了外面磨砺。

 现在回来熟悉生意,正式开始工作。具体的工作,会让人事部的胡部长跟你说,他会安排专人教你。”刘兆龙侃侃而谈。

 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情太简单了“明天开始会安排一些老师,对你进行各方面的辅导,包括礼仪忌,包括外语,还有其他一些际用得着的东西。总之,你不用担心,都会安排好…”刘浩努力的不让自己跳起来,他最关心的是,自己这个“零花钱”怎么安排的!但也知道不好问,只有干着急的份。还是白雪玲,擦了擦眼泪,从手包里拿出一张黑色卡片,交给他道:“这个卡给你,如果不够,随时跟妈妈说…”

 看到白雪玲哭得厉害,刘兆龙也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了,努力忍住,保持住了做父亲的威严后,说道:“你也别哭了,这么多年了,咱们一直在找孩子,结果孩子自己送到咱们面前了,高兴才对。”

 白雪玲竟然没有反驳他的话,而是点点头道:“是,我是高兴,就是这么多年,太想儿子了…”

 “爸,妈…”刘浩琢磨着,自己也该说点什么,绞尽脑汁的,凑了些词,说道:“我以前干的是偏门,实在是为了活着!

 以后,我一定改归正,做个孝子…”虽然没直说是小偷,可也算是挑明了自己的过往,对于儿子的坦诚,刘兆龙也认可的点点头。说道:“当年你丢了以后,我们都急坏了!你在那样的环境长大,走点弯路也情有可原,只要改正过来就不要紧!”  M.nIUduN 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