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八章
 “啊,老板放心,马上就好,就是系统重启了一下…”这孙子瞎话张嘴就来,可想到刘浩,又可怜的看向他,说道:“不好意思,耽误刘兄弟一下哈…”刘兆龙看了刘浩一眼,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但只是一闪而过。随口问了句:“小伙子也姓刘啊?哪儿的人啊?”这下轮到刘浩诚惶诚恐了,毕竟以刘兆龙的身份地位,刘浩实在是够不着啊!

 “哦,老板,我叫刘浩,我家是北高村的!”“哦?”“嗯?”第一声是刘兆龙所发,第二声却是白雪玲发出的。

 “你不是小城门那边住吗?怎么是北高村的了?”刘浩不明白他们怎么对北高村这么感兴趣,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道:“我小时候是住在北高村的,二年级时候,我舅舅和我妈闹翻,把我们赶出来了,我们才搬到小城门那边…”说着看向二人,心里诧异却也不敢多问。

 这时,刘淦涛说话了:“唉刘兄弟,系统好了,麻烦过来录一下虹膜!”刘浩正好躲开,过去录了虹膜。

 跟着白雪玲出来,上了车,白雪玲却一直没开口,刘浩实在忍不住了,试探的问道:“白总…白总,咱们去哪儿?”“去西山别墅!”白雪玲突然问刘浩道:“你妈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岁数了?以前是做什么的?”

 刘浩愣了一下,说道:“我妈叫常丽君,今年54了,我也不知道她以前是做什么的,反正我记事起,她就好像没有过正式工作…”刘浩有点奇怪,怎么白雪玲会在意起自己那个妈来了?他当然不知道…

 西山别墅,帝都也是顶级别墅区,在这里安家的人,已经不能用非富即贵来形容,都是些大富大贵的人物!其实西山别墅是这里的统称,并不是正式的名称,这里也不是某个房地产企业的盘口。

 西山是帝都的风水山,山前有著名的翡翠湖景区,还有几条河。从背山面水的风水观来说,这里是大富大贵的风水地,当然土地也就非常金贵,哪个房企也不敢打这里的主意。在西山原有十几个解放前甚至更早留下来的别墅。

 本来是一些部门的疗养院干休所接待所之类的,后来政府整顿之下,有一些就被私人买下,成为了私宅。再后来,就开始有一座又一座的新建别墅出现,而这些房产的主人照样不是等闲之辈。

 不过,以西山别墅的地位来说,恐怕这里不会是白雪玲的“安乐窝”谁也不敢在这种地方招摇!“她是带我到自己家了?”刘浩心里有疑问,白雪玲正在出神儿,他可知道不能这时候打搅!

 开了四十多分钟,已经到了西山脚下,在白雪玲的指引下,刘浩在山路上左绕右转,终于到了一座欧式别墅之前。大门自动打开,刘浩开车进去后,白雪玲下车,吩咐他停到旁边。

 然后就自顾自的进了别墅。停好车,有佣人带刘浩到一个专门的休息室,告诉他,卫生间等的位置后,便不理他出去了,刘浩也开始习惯的打量起这个别墅来!

 别墅占地该不到两亩,有一个小游泳池,泳池有阳光棚,看来冬天时候可以封闭起来,别墅内有一座主楼,一个门卫室,一座车库,主楼为三层,天台有个阳光房,具体里面的情况不清楚。

 忽然,刘浩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司机了,不是小偷了,自己不能忘本,那是不敬业…刘浩在休息室里胡思想,白雪玲内心却是比他还

 她直奔自己的房间,迫不及待的翻箱倒柜,好一会儿才从柜子里翻出一个不大的箱子…白雪玲动作有些慌乱,箱子打开,里面竟然是基本看上去有些老旧的相册。

 白雪玲翻看着相册,努力的在找寻,一本接一本,她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慌乱,完全没了叱咤商场的沉着霸气!

 突然,她停止了动作,瞪大了眼睛,看着相册。一张大约有六寸的,几乎占了半面的照片,内容是她和丈夫刘兆龙,满面笑容的站在老宅的正房前,她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刘兆龙搂着她,真是甜蜜幸福的一家三口!

 可她关注的不是自己和丈夫,而是丈夫背后,只了一张脸的那个人,那个女人!也就是刘兆龙的前,那个偷走自己儿子的女人!看着并不是十分清晰的画面,白雪玲坐在上,陷入了沉思…今天她看见刘浩的妈和人吵架,下意识的就觉得见过,又想不起来。

 可本该是匆匆而过的事儿,她和丈夫说事情时,心里竟然越来越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错过了,直到刘浩问她去哪里,她才猛然想到,刘浩的妈妈有点像刘兆龙的前

 虽然十多年过去了,那个女人的相貌差别很大,可她吵架时那种泼皮无赖的劲头却是一模一样!

 最重要的是,刘浩说他小时候是在北高村住!刘兆龙的父亲当年受冲击,就被安排到了北高村改造,刘兆龙兄弟也就去了那里…

 可刘浩说他妈叫常丽君,记得当初报警时,刘兆龙和警察说过,那个女人叫常金丽啊?但改名字不是很难…想到这里白雪玲拨通了电话“小秦,你安排一下,派人到北高村去一趟!

 不要让别人知道,去打听一个女人…”她打了几个电话,都安排好了,人一下子松弛下来,将老相册随手扔在一旁,躺在上,看着屋顶,眼泪不知不觉的了下来,如果不是那个恶毒的女人,自己的儿子现在一定已经是一表人才了吧?忽然,她心里一阵燥热,拨通了刘浩的电话“上三楼,楼梯左转第一个房间!”

 刘浩立刻小跑着上楼,没进门就看见白雪玲正大马金刀的躺在上,雄伟的豪受到地球引力,没有那么高耸了,却更加磅礴!刘浩不是傻子。

 当然知道白雪玲叫自己上来是干什么!一边服侍白雪玲掉衣服一边自己解开带,刚拉开链,和身体不成比例的,壮异常的巴就跳了出来,跃跃试,张牙舞爪!白雪玲忽然想起这里的特殊,说道:“你别那么干净了。给我解解闷儿就成!”

 浅显易懂的意思,刘浩当然清楚,她只是拿自己当成了人“自器”!自己就是她的一个性玩具,算不得人!可自己在乎吗?了上衣扔到旁边,双手抄起白雪玲的‮腿双‬,用力向两旁分开,丰腴而修长的大腿,矮小的刘浩自然不能完全打开。

 但足矣将自己的巴顶住那一道幽深的下发力,巴硬生生的了进去!“嗯…”道里还有些干涩,说明白雪玲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可通过这几天的配,刘浩已经摸清,白雪玲并不喜爱那种温柔似水的感觉,相反,倒是对鲁强悍更喜爱一些!可能是“欠”太久,过于饥渴了?总之,刘浩没有含糊。

 也不知为什么,他一遇到白雪玲的身体,也会不受控制的“”奋异常,好像发了情的小儿马似的!

 二人堂而皇之的,就在白雪玲和丈夫的卧室里,大刀阔斧的烈做起来,动作简单鲁的,更该称作“配”合适!当然,这些日子来,他们都是这样做的…其实,刘浩见到白雪玲就不受控制的发情,白雪玲对这个年纪足可以做自己儿子的小男人也是食髓知味!

 可以说,刘浩的巴就是给白雪玲准备的,甚至可以说是专门克制白雪玲的,只要一进白雪玲的道,深沟大壑的白雪玲,就会瞬间沦陷,仿佛只要那巴一进来,自己就足了。

 自己就浸入了福的海洋!纵然被惊涛骇蹂躏,也不舍得离开片刻!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样子,白雪玲便身了三次,刘浩准备最后冲刺一轮后就撤身而出,却不料,刚要往外,就被白雪玲那雪白的‮腿双‬盘住了,他已经准备释放了。

 根本不住这样的刺,立即不顾一切的将巴往白雪玲子里一扎,头抵住花,将火热的入了进去!白雪玲被热烫得浑身痉挛,若不是强忍着,怕是连窗户都要喊破了!

 后的刘浩伏在白雪玲白皙柔软的身上休息了片刻,就起来,从旁边拿来纸巾为白雪玲擦拭。

 然后也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正要询问白雪玲要不要去洗澡时,白雪玲突然开口道:“你妈妈就没说过她以前的事吗?也没提过你爸爸?”

 刘浩一愣,说道:“她和我话很少,小时候怕她打我,我也就尽可能少在家里,少跟她说话,后来大了。

 我就搬出去了…她很少说以前的事情,小时候好像我舅舅跟她吵架时候,倒是说过,说她进了福窝,自己跳出来了,还赖在家里…”

 他不知道白雪玲为什么又会提起自己那个自己都不愿意想起的妈,说道:“我上学时候,填父亲的名字,问她,她不说,后来她给写的叫刘珲檀。开始还觉得有点深度,可渐渐地,就觉得好像刘混蛋似的…估计是假名。”

 白雪玲没有再说话,起身去了浴室。她走路还有些蹒跚,大股随着走动一颤一颤的,刘浩的巴竟然有了起来,这次他是真没吃啊…“老子不会真是她的私生子吧?怎么这么在意我妈?”

 随即刘浩摇了摇头,把不切实际的念头甩了出去,自己要是刘兆鹏的私生子,那从哪方面说,刘兆鹏会看上自己那个妈?而且以她那么势利,早就带着自己去找刘兆鹏认亲了!

 要说是白雪玲的私生子,这个…那自己不是真的了自己妈?不多时,白雪玲冲洗完出来,说道:“你去准备吧,一会儿回市里…”

 刘浩不敢怠慢,忙不迭的跑下楼去发动车子,看着他有些狼狈的背影,白雪玲却陷入了沉思!虽然刘浩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可仔细看,他的长相和刘兆鹏年轻时候,还真有几分神似!  M.nIUduN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