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七章
 刘浩对这里很熟悉,小时候,他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找个窨井钻进去,沿着地下护城河去寻找那种自由和唯我独尊的感觉!可能,也只有在那黑暗的角落里,他才能逃避现实,逃避那个让他没有任何美好回忆的母亲!

 开着特权牌照的车,不多时就到了小城门地区。“哪里是你家?你可以去看看!”白雪玲的话将刘浩拉回现实,他愣了一下,也是,对一般人而言,母亲的家自然也是自己的家啊!

 想了想,刘浩说道:“我跟我妈关系就那么回事,我不知道我爸是谁,小时候问她,她就打我骂我,后来我大了她不敢打我了,可跟我还是没什么感情…不是我忤逆不孝,真的…不然我也不会初中就没念完…”

 “哦,那随你吧!”白雪玲本来就是想看看这里的情况,对于刘浩…不过是自己用的舒服的巴而已,无所谓。

 忽然,刘浩看见路边一个女人,一头花白的头发看着好像六十开外的样子,真是蓬头垢面的,正在和胡同口小卖店的老板吵吵着,刘浩停下车,没有熄火,没有下车,盯着那个女人!

 白雪玲正在琢磨地块该如何处置,发觉车停下了,正要询问,又看见刘浩直盯盯的看着外面那个女人,不由得有些诧异。她敢断定,这个女人肯定就是刘浩的母亲,可刘浩看母亲的眼神,简直冷漠得让人发抖!

 看着眼前这形同陌路的母子,白雪玲心中隐藏多年,对失去儿子的思念又浮上心头!她稍稍开了一点车窗,大致可以听出,那女人好像欠了店主钱,一直不还。

 让她感兴趣的是,那女人还提到了自己的儿子刘浩,说儿子发财了,回来就替她把账还了,当然,少不得污言秽语夹杂其中,而店主也不是吃素的,也是破口大骂。

 二人各不相让,眼看火药味越来越重,就要动手了,刘浩眉头一皱,说道:“白总,我下去一下,那是我妈!”虽然说得咬牙切齿,可白雪玲知道,刘浩肯定会下去。因为刚才那个店主好像骂到了刘浩出身之类…

 “嗨!嗨!穷!差你多少钱啊?”刘浩手里还有点上次销赃剩下的钱,直接甩到店主摊子上。他从车上下来时,店主,还有他妈都看见了。

 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虽然在这里住的都是平头百姓,可身处帝都各个繁华商圈包围中,豪车没坐过还没看过吗?

 “够不够?”不想纠,也是乐于享受这一刻的成就感,刘浩指着店主鼻子骂道:“你那嘴管好了,再粪,我就把你丫脑袋粪坑里去!”转头对母亲说:“以后别赊账去!

 有多少花多少!要不是叫你妈,我真不想管你!”甩下差不多有一两千现金,转身朝汽车这边走去。

 店主和母亲都被他镇住,不由自主的眼神跟着他走,当看到车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明显鹤立群,还凹凸有致,一身贵气的女人时,店主先反应过来。

 “这…这不是龙腾集团那个女强人吗?姥姥的,你儿子这下抖起来了!”看向对方,却发现,对方比自己更激动!“是她,是她!她们竟然,竟然…哈哈哈,好,好,太好了!哈哈哈哈…”她笑了,笑得有些疯疯癫癫。

 ***看刘浩过来,白雪玲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又回到车里,刘浩也就更不会多话,本来他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汽车再次开启,白雪玲才注意到远处手舞足蹈的女人,说道:“那个是你妈?不怎么像。”刘浩没听出她话里是高兴还是生气,才放心的说道:“我自己也觉得不像!

 从小到大,她对我也真不像是我妈,跟仇人似的,就是没弄死我…”说完便没再说,这种事情,白雪玲不会有兴趣听,应该就是随口一问,所以,他也不会多说。又开了一会儿,突然,白雪玲又问道:“那你爸爸呢?你妈对你不好,他也不管?”

 “我没见过我爸!”刘浩无所谓的道:“小时候有人骂我是野种,我就跟人家打架,回家去我妈,我爸是谁?

 不问还好,问就是一顿打…后来她打不动我了,可我怎么问她也都不说,时间久了,也就懒得问了。”刘浩就是在卖惨,不过,他在这方面有深厚的经验,不能以悲惨的语气说。也不能显得特别急切,就如同说的不是自己的事儿似的。

 “看来你妈更恨你爸,所以才待你…”正要再说,周围一暗白雪玲才抬起头,说道:“就去金堂大厦,直接去地下停车场!”金堂大厦是帝都高端场所之一,里面的公司都是世界顶尖,刘浩也曾经来这里“工作”过,当然。

 由于安保措施极为严格细致,所以,他也不敢多来。按照白雪玲的吩咐,刘浩驱车直达地下三层停车场。这里的停车位都是私人买下或包租的。

 并且,整个车场都不对非业主租户开放,车子开到地下二三层之间的通道口,只有电脑里有记录的车才能直接进入,否则一概拒绝!到了白雪玲的停车位,车停好,人下车后,直接从后面一个隐秘的小门进入,里面是私人电梯,进来要刷虹膜…

 刘浩眼力劲儿还是有的,拿着公文包,不紧不慢的紧跟白雪玲,完全是合格的秘书的架势,看着电梯里的楼层按键,只有地下的一二三层和六十八层几个,显然,这是纯粹的私人使用了。

 不过,金堂大厦最高是七十层,据说顶部可以停靠直升机的,而且,平时来金堂大厦,即便想花钱消费,最高也就是到六十六层的旋转餐厅最上面几层是止进入的,有传闻是“保密单位”场所,有说是特别机房的。

 但其实最实际的说法应该还是“高端私密场所”!思索间,电梯已经停稳,打开门,刘浩只觉得一阵恍惚,虽然已经看了一些奢侈场景,但眼前这里实在是太让他震撼了!如果对金碧辉煌不了解,就来这里看看。

 只是通道,就已经让刘浩睁不开眼!白雪玲丝毫没理刘浩的丑态,实际上也是她走在前面,根本看不见身后的刘浩。通道不长,到了门口,白雪玲刚站好,门便自动开了,里面已经有一个戴着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在等着。

 “白副总,刘董在等您了。”说话时毕恭毕敬,刘浩心里确是一阵恶寒,总感觉这家伙就是那种所谓的“斯文败类”“这是我的助理,你带他去做个识别吧!”

 “这…好的!”年轻人的神情有些不甘,可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白雪玲进入里面。转过头,面对刘浩,他又换了一副嘴脸。

 一托眼镜,轻蔑的说道:“这位兄弟,我是董事长办公室主任,有对高层领导随行服务人员鉴查的职责,所以,对你要调查一下,请配合我的工作!”

 “我是白总的助理,根据白总的指示,我只服从她的命令,所以,请你配合我的工作!”面对这种势利眼,刘浩怎么可能吃亏?他平时经常跟这样的小人打交道啊!

 没想到自己竟然没震住这其貌不扬的小子,主任冷笑道:“哼,我不管你是怎么得到现在的职位的,只要我一个电话,就可以不通过白总,就把你辞退!所以,你还是放聪明点吧!”

 “我不信!”刘浩笑得非常“灿烂而猥琐”说道:“反正一会儿白总出来,我肯定不会告诉她,是你故意刁难我,不给我做识别,不过,她再让我来办事,我肯定告诉她你说的这些话,你再跟她聊吧。”

 “你…”谁想刘浩竟然是个滚刀,主任只有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我叫刘淦涛,是刘董的侄子,就是…”

 “行了,你诈唬别人,别跟我这儿忽悠!”刘浩不屑的笑道:“你肯定不是老板的亲侄子,最多也就是本家远房。

 你不说本家侄子只说侄子,是因为老板没儿子,你这个远房侄子在身边,有过继给老板,成为少东家的可能,以此来吓唬人,对吧?”刘淦涛被刘浩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其实那些早就是人的高层,也都明白这层道理,只是谁也不想冒险,划不来。可刘浩却是比他还小人的市井小人,更是有长期和广大公安干警,革命群众,街道积极分子做斗争的经验,又岂是他能对付的?

 “你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成了白总的助理,还是贴身助理吗?”虽然白雪玲没说。但看刘浩能跟她到这里来,刘淦涛已经心里猜到几分。

 刘浩故作神秘的贴近他一点,说道:“告诉你啊,我叫刘浩,其实是老板的私生子,老板娘怕我妈过来,才把我带在身边,今天就是进去说我妈的事儿了…”刘淦涛瞪大了眼睛,额头已经见汗,私生子这种话题,无论如何也不是二人现在这种关系该讲的!

 可刘浩既然说了,莫非是真的?这时,忽然传来声音,只见白雪玲在前,后面一个一身正装的男人跟着出来。

 看见刘浩和刘淦涛二人才停住脚步。白雪玲却根本没理,径直跟刘浩说道:“走吧,以后再有事情,就你自己过来了!”

 刘浩鞠躬称是,却阴险的看了一眼刘淦涛,出一丝笑。刘淦涛忙说道:“不好意思白总,刚才系统出了点问题,还要给他再录一次,不会耽误太久。”

 白雪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却停住脚步,后面的男人走来,道:“怎么出了故障也不说啊?”  m.nIudUn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