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三章
 走到门口,打开大灯。明亮的灯光照下,白雪玲雪白的肌肤映着光芒,从黑暗中过来,刘浩真有些不适应。他咧嘴笑着,审视着自己的猎物,和白雪玲愤怒,惊惧的眼神对视,毫不退缩。

 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慢慢下,信手扔到一旁,和自己身材不成比例的大巴已经跃跃试,张牙舞爪的,仿佛在向白雪玲耀武扬威,做着赤的恐吓!但看见刘浩的巴,白雪玲除了第一眼时的惊慌。

 接着眼神明显一亮!本想看着这个女人害怕的样子,没想到多少有些出乎自己预料,刘浩难免有些失望,进而恼怒的想到“看一会儿不死你!”

 他蹲下身,拨弄开白雪玲的,仔细观赏。别说,这女人年纪不小了,可至少看上去,竟然还是那么鲜人!

 乌黑的很长,很浓密,这样的女人一般都很强,但白雪玲的并非糟糟一团,而是整齐的趴在上方,显然,这是经过专门的修剪打理的。大小已经充血,而层次分明的守卫着道!

 口那珍珠般的蒂,虽然算不上大,但看上去圆润整齐,简直就是在勾引男人!拨弄几下,刘浩微微皱了下眉,笑着朝白雪玲比划,食指拇指慢慢打开,竟然拉出一道晶莹的冰丝…

 “你这堂堂的女富豪,怎么这么?看!拨弄几下就弄了我一手!死了!”他嬉皮笑脸的戏谑着,白雪玲羞愤难当,自己已经是进入虎狼之年,而且身体素质极好,对男女之事需求很大,在丈夫有外遇的情况下,她也时常的找情人解决问题。

 可她的身份显赫,谁也不敢这么无礼放肆的当面说她…刘浩脑子里已经是混沌一片,已经完全被起来的热血冲得晕头转向!他要在这里,这个属于白雪玲的地盘,强白雪玲!并且,就是要在地上,强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

 他分开那粉而修长的大腿,抗在肩头,巴颤抖着,好容易将头对准口,部发力,头轻易的分开的阻碍,坚定不移的,入到白雪玲那成却紧凑异常的道里!“呃…”这个年纪的女人,纵然不是康庄大道,也不会有少女的紧实才对,可却不曾想,白雪玲常年锻炼,道壁的肌也保持的非常有力,将侵入之敌夹得紧紧的。

 若不是刘浩本身天赋异禀,怕是要当场货了!一股电直钻入刘浩的头顶,电击般的快,让他瞬间失去了控制,疯狂的送起来!白雪玲的样貌不错,身材过人。

 但更重要的是,她高高在上的身份,却被刘浩这样一个下的小偷给了!而且,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刘浩,任由其对自己下手,而毫无办法!乙醚的药量实在不够,加之白雪玲身体素质又极好,所以,根本无法将其晕。

 当然,药效还是有的,就是让白雪玲四肢酸软无力,无法反抗,只有眼看着这个猥琐瘦小的男人,用他那大得出奇的巴,放肆的入自己的道,又出,再入,再出…

 不得不说,每次刘浩的入时,都将白雪玲的得满满当当,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头直顶上花,马眼似乎要看看花里面似的,才又被突然的出去,如风箱的活,一下就把白雪玲道里的空气都出去,还拉着里面的往外拽一下!

 刘浩如同发情的公驴,好容易骑上一匹高大俊美的母马,便丧失理智似的,开始播种配,完全不顾自己死活了!房间里回重的息声,连绵不绝的的声音,不时还有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呻夹杂其中!刘浩上过的女人不少。

 当然,基本上都是失足女,偶尔有一个半个不是的,也是兼职失足女…可面对白雪玲,他竟然如没尝过女人滋味儿的头小子,在地上了一会儿,感觉不尽兴,又把白雪玲挪到上,堂而皇之的,在刘大老板的上,将刘大老板的女人得死去活来死!

 这还不算完,他越越精神,竟然索面对面抱起白雪玲,双手托住她那肥硕的大白股,将她抱在空中,自己则站在地上,大刀阔斧的

 此时的白雪玲彻底被刘浩震惊了,这么瘦小枯干,却有这么大力气托着自己?而且,还有这么强的精力,竟然半个多小时,没有闲着!

 刘浩汗浃背,却依然不顾死活的将壮黝黑的巴,在白雪玲中肆,白雪玲简直就像是被捅漏的水袋似的,爱水汹涌而出,一波一波,已经将股下面的单都浸了一大片,随着汗水和爱出。

 本来就不多的乙醚药更加稀薄,可此时白雪玲已经是背着鼓进庙,一副挨打相!修长的大腿不自觉的在刘浩间,大股如磨盘般,不断上合刘浩巴的入!

 她高了已经不止一次,可每一次高过后都停不下来,因为刘浩的巴还在她道里死命耕耘,很快就把她又带上另一个巅峰!可刘浩也是在硬撑!面对这样好的一个女人,他也是食髓知味,可也知道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于是,强忍着的冲动,尽可能一次个痛快,但终究,他还是到了极限,白雪玲又一次爆发,冰凉的水给了他那火烫的面一击,他最后的防线彻底崩溃,怒吼着将大巴往白雪玲道里一扎,死死的将头顶在花上,双脚还在蹬,只想入得更深。

 马眼忿张,将早已沸腾的进那温暖成,适合孕育生命的子里!被热一烫,白雪玲尖叫一声,浑身搐颤抖,失控的,差点将刘浩从身上弹下来,幸好,刘浩及时发力死死的按住。

 好一会儿,刘浩才干净,随着他对白雪玲受完成,一股疲劳袭来,再也忍不住,趴在那圆滚滚的大子上,睡了过去,跟早已晕死过去的白雪玲梦中继续纠去了?

 ***不得不说,刘浩的精力还是相当强的,恢复特别快。半睡半醒的状态,也就是几分钟吧,就清醒过来。

 他平时和那些失足女勾搭,也差不多这个样子,纵然站街女身经百战,照样被他得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的,所以,也愿意少要点钱,跟他上

 当然,也是知道自己要是被抓住了,肯定没好果子吃,所以,更加警醒吧…总之,清醒过来的刘浩,立刻穿好衣服,背着那些包,又把旁边一个白雪玲的手包拿起来,揣到兜里。想再去拿她手上的金表和手链,摸了摸却没拿,转身从通风口钻进管道,离开了这香无比的危险场所。

 他刚走不久,白雪玲也挣扎着坐了起来,失神的靠在头,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自己在这么一座,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守卫的大厦里,竟然遇到了小偷,而且,还被小偷给强了!

 “不过,那小偷虽然猥琐了点,但巴真大,还那么硬,简直要把自己死…”胡思想着。

 以前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过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又开始了轮回。自从孩子丢了以后,白雪玲和丈夫开始还积极造人,打算再要一个,可几经努力无果,二人逐渐冷了下来。

 生意上的应酬,生活中的琐碎,逐渐消磨了二人之间的情,虽然在外面都有各自的伴侣。

 但真的没了当年的感觉。白雪玲努力回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自己上一次高迭起是什么时候,更记不起是和丈夫还是和自己哪个情人了…

 东西丢了不少,那些包,再加上最后被拿走的手包里的钱,估计值二三十万的,当然,销赃肯定卖不了这个价格,但白雪玲无所谓,就是再加个零,对她也意义有限!

 她睡到中午才起,梳洗打扮后,镜子中的自己竟然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在集团里,白雪玲说一不二,以她的地位,就是那些地方大员见到她,也不敢不给面子,毕竟是大首长的嫂子。

 可以说,她就是个女王一般的存在!不过,到了公司后,她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谁都来气,态度异常的和蔼可亲,那些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员工和中高层都觉得匪夷所思。

 批示签字,处理了手头的工作以后,安静下来的白雪玲情不自的又想起昨晚的经历“那壮的大巴真硬!要是能经常吃到就好了!”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看见这位冰雪女王,一定会大吃一惊!

 她竟然满脸绯红,羞涩如小姑娘…“耗子,你这东西可都是真的!你小子这是碰上肥羊了,这一刀够狠的啊?”面对对方的吹捧,刘浩牛气哄哄的说道:“那是!不过你哥我什么时候也没走眼过啊!”任凭对方眼珠提溜转,他也没透一点蛛丝马迹出来!说到底,他是个小偷,能跟他混到一路的,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白雪玲是什么身份他自然清楚,要弄死自己简直太容易,别信什么劳动人民当家做主!

 更何况,自己做的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卖了三个包,拿了一万块钱,别说三个包的原价,这可是销赃啊…不过,一万块,够他花一阵了,买了几瓶啤酒,又买了扒,凉菜,刘浩美滋滋的回了住处。  m.nIUdUn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