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偷母之贼 下章
第四章
 打开软中华,出一支点上,一口啤酒下肚,真是快活似神仙啊…他正在自我陶醉的,想着自己要是能发达了,该怎么花钱时,手机突然响了,看了来电,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是自己的妈打来的。说真的,刘浩对自己这个妈真是…不想提!从小对自己就是又打又骂,所谓母爱的温暖,那是书上说的,跟自己从来没有关系。印象里,如果不是街道的大妈三番五次警告,自己连学都不会上,因为她懒得理自己。

 而自己也没爸爸,从小就没有印象,她也没说过。自己倒是问过,但得到的,就是一顿毒打,最后自己索就不再关心了,反正自己爸爸就算是皇上二大爷,自己也就是这个命。

 之所以自己成为小偷,跟自己这个母亲有分不开的关系,从小她对自己非常不好,连饭都不想管自己,偶尔大发慈悲了,给自己点残羹剩饭,已经是过年了!

 她跟周围邻居也不怎么联系,没办法,刘浩饿肚子实在受不了就去偷,偷吃的,被抓住人家也不会太怎么计较,最多骂几句,踹几脚。可后来,随着长大,刘浩偷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吃穿用,什么都偷,最后开始偷钱。他初中没上完就不念了。

 开始在社会上晃,认识了各种狐朋狗友,其中就有各种各样的小偷,最后,有个号称一代偷王的,看他头脑灵活,特意教了他一些偷东西的技巧,当然,还有偷东西的规矩,比如说,贼不走空,还有不能重复走一处!说起来刘浩也是有点天赋,不过,这些天赋都用在偷东西之类歪门道上了…虽然不想接,可还是接吧,反正也没什么新鲜的。

 “什么事?”“你手里有钱吗?我想买个电视,你有先给我拿点。”刘浩冷冷的说了一句:“没有!”

 然后就挂了,不理她!继续吃喝酒,快活一时是一时啊!对于他这样的小偷来说,有了钱就赶紧花光,反正也留不住。一万多块,一个月花了个光,不得已,又开始找目标了。

 可最近赶上要开什么国际会议,街面上巡逻的警力明显增加,他经常活动的几个地方现在都不好下手了,漫无目的的溜达,猛一抬头,发现自己竟然又来到卡萨诺大酒店附近了!

 虽然有金窝不走二次的规矩,可现在他已经急红了眼,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早忘到脑后。在周围转悠一阵,他观察出,这里的警力也加强了,但明显有规律可循!增加的都是固定岗,巡逻岗至少半小时才过一次,自己完全有时间进去!

 现在天还亮,刘浩赶忙回到住处,准备好工具,等着天黑行动,终于,夜幕降临,城市依旧繁华喧嚣。卡萨诺大酒店所在繁华区,更是灯火辉煌,叫嚣尘上,热闹非凡。那些醉生梦死的有钱人,刚刚开始一天中最奢靡的,挥金如土的时间!

 刘浩穿了一身制服,装作维修工人的样子,堂而皇之的进了酒店工作区。看周围没人,溜进杂物间,换了一身酒店里维修人员的工作服,然后背着包,上了员工电梯,直奔顶楼。

 按照他前面侦查的信息,顶层总统套间,是白雪玲常年包住的,而下一层的那几个套间,长租的也都是大老板,非富即贵!刘浩的计划就是,先去顶层,无论是否有收获,都可以到下面那一层走一圈。

 这次他是做足了准备,绝不会像上次那样,措手不及,想到上次走活儿,他不由自主的想起白雪玲那傲人的身体,论年纪都能当自己妈了,可那身体真是没得说!“她要是再跟上次似的,让自己上一次,可就更好了!”

 这就是所谓贪心不足吧?电梯到了最高层,出了电梯,轻车路的找到维修口,钻进管道,轻轻的放缓动作,爬向目标。到了上次下去的位置,轻轻晃动一下隔栅,隔栅就被取下。

 放好隔栅,他先机警的探头向下看看,房间里没亮灯,借着落地窗照进来的月光可以看见,上也没有人。

 刘浩放心的将包扔到上,自己也翻下管道,了鞋,拿出准备好的,浸过乙醚的巾,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他觉得自己很机警了。

 却没注意到,头顶上管道口,一个暗红的亮点,将一缕红光投在了他身后…前方一道光亮,让刘浩心跳加速,那里正是白雪玲洗浴的浴室,看来自己真是运道来了,这次又可以满载而归,顺道尝尝这美妇的滋味了,果然,白雪玲还是在洗澡。

 不过,她刚从浴缸里出来,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堪称完美的身体。可今天她好像对自己的身体格外感兴趣,一会儿扭动身体,看看自己那绝对E罩杯以上的高耸脯。

 一会儿撅着股,欣赏完全有资格参加美大赛,甚至会夺冠的丰!刘浩的巴早忍不住跃跃试,硬是从并不很紧的隙里跳出来。

 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大战一场!刘浩努力控制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想那天,眼前这副身体的滋味儿。

 可又怎么能忘?头马眼都渗出晶莹的了!白雪玲身材高大,而且,看着绝非那种所谓弱质女,刘浩偏是又瘦又小,真要是冲进去硬来,他还真没把握驯服这匹美的“母马”!

 现在,只要白雪玲敢靠近门口一些,刘浩就敢拿乙醚巾扑上去!可白雪玲仿佛故意逗他,就是不往外走不说,还更加搔首弄姿,刘浩的巴都快涨爆了!终于,欣赏够了自己的身体,白雪玲擦拭一下。

 也不裹浴巾,不穿浴袍,直接向门口走来,算准时间,就在她刚迈出浴室门,将要进入黑影时,刘浩拿着巾,正准备扑上去,突然,她好像按了哪里一下,整个房间的灯亮了,不是一般的亮。

 而是如探照灯似的,爆亮!“呃…”躲在黑暗里半天,刘浩被强光一照,反的闭上了眼睛,随即又微微睁开,但也就是这一瞬间,他惊讶的发现,白雪玲正面对自己,笑容诡异!看出不对路。

 但想跑已经来不及,一个白色的布袋罩下,刘浩想揭开,手却已经被抓住。几番抗争,终于,还是被别在身后,接着手腕一凉,应该是被铐住了…布套被取下,他的眼睛也适应过来一些。

 看着高大的白雪玲,如女王般站在自己面前依旧是一丝不挂的,却赤着脚,用脚丫拨动他那因为惊吓已经软下去的巴,说道:“小子,你也知道害怕啊?哈哈哈…”现在刘浩也冷静下来了。

 说道:“你知道我会来?故意等着我落网抓我?”“哼!我知道你会贪得无厌,所以,从你进入管道我就知道了!这里的灯都是特意改造的,就等你来!”

 其实还有半句话白雪玲没有说,那就是,她自信,尝过自己的身体后,刘浩肯定忘不了,她有这个自信!但没好意思说。刘浩蔫头耷脑的说道:“我自己太贪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这个…要是我告诉警察,我强了你,你脸上也不好看吧?你跟我不一样,你是有身份的人啊!”突然一声惨叫,白雪玲不耐烦的踢了他巴一下,虽然是光着脚,但踢的也是生疼。

 “你说要是让人把你扔锅炉里烧了,会有人找你吗?”她说的轻描淡写,可刘浩却吓得冷汗直冒,别说,自己真要是消失了,首先就是没人会想起自己来,包括自己的那个妈…“你…你想怎么处置我?”

 他再也不敢嘴硬,说道:“我就偷了你几个包,您这家大业大的,那还算个钱?犯不上要我命啊。我是没忍住上了您了,可您长的实在是美若天仙,若桃李,倾国倾城,我实在是情不自啊…”白雪玲根本不理!

 “您大人有大量,我改归正,再也不干偷摸狗的勾当了,您饶我这一条狗命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个弟妹,我实在也是没办法了啊,呜…”

 “你多大?你有八十老母,你妈六十岁才生的你?她可真是厉害啊?你下面还有三个弟妹,你妈生他们时候怕有七十了吧?”

 刘浩一下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即,又继续苦苦哀求。也是没想到他这么“没骨气”白雪玲索说道:“行了。也不想跟你逗了!”

 她说道:“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以后给我当随行助理,照顾我的起居生活!不过,我跟你的事情,要是敢出去一点,你肯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说完丢下目瞪口呆的刘浩,转身去了卧室。

 刘浩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因祸得福啊,可自己照顾她起居生活,莫非是?想到美事儿,刚吓坏的巴又不老实的了起来,跃跃试,准备开始工作了。

 “你洗个澡,赶快过来!”白雪玲的声音传来,丝毫不带感情色彩,可刘浩哪里管那些,飞快的进了浴室,冲洗的格外认真。然后擦干净,间系上浴巾,来到白雪玲房间。

 “你的手铐怎么打开的?”她才想起自己铐上刘浩,没有打开,可刘浩现在手上什么都没有。刘浩挠头道:“我是小偷,这个其实不难…”

 “哼,在我身边,不许偷摸狗的!不然,剁了你的手!”说完分开大腿,说道:“来吧,给我先解解乏!”这样坦然的看着白雪玲的身体,刘浩真的有些呼吸不畅!战战兢兢的,来到她‮腿双‬间。

 看着那乌黑茂密的下,隐藏着的一点嫣红,情不自的亲了上去,还带着沐浴的香气,刘浩却大快朵颐起来。

 “呃…好,好,你这舌头真好…”没想到他这么会玩,白雪玲也索放开,不再言语,任由他施为。不几下,白雪玲下面已经是水潺潺,一波波电波从下面涌上,炙烤着她每一神经。

 她双手扶着刘浩的头,按向自己的,刘浩将她大股推起,顶在自己肩头,突然,刘浩放开她的,跪在她‮腿双‬间,不等太发话,抄起巴,对准那如同太空黑一样吸引自己的所在,奋力刺入进去!  m.nIudUnXs.cOM
上章 偷母之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