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雷霆崖 下章
第25章 越来越软
 我清楚感到自己还远未到达极限,积攒了十年的还可以继续宣在自己这个极品小‮子婊‬混血萝莉白丝小学生亚丝娜的身上,不但没有尽人亡之感,反而越战越勇,厚积薄发了属于是。

 “感觉好浪费啊…哥哥,我可以把你宝贵的吃干净吗?”亚丝娜抬着滴落着的白丝小脚,双足互触了一下,便黏合滴落下一大条来,看得她饥渴难耐,怀念起口中残留的味道,哥哥的腥臭浓稠齁咸对爱着哥哥的她来说就是无上的美味。

 而且她也很清楚如何借此挑逗起哥哥的火,果不其然,我的当即跳了一跳,我略微压抑着兴奋地声线颤抖道“可以,当然可以。”

 倒是想看看自己这个亚丝娜又能搞出什么新花样。亚丝娜媚笑着眼波转递给哥哥一个风情万种的目光。

 那股子天生的媚意似乎在得到爱和滋润后越来越强了,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心肝都化了,真是叫我不知是喜是忧,喜在上天赐予自己如此至宝,忧在这可是自己亚丝娜啊然后就见亚丝娜抓来枕头垫在脑后地躺倒,包裹白丝的柔润美腿抬起,让柔的大腿大大分开,浸透满的双足在还在上方合拢,十趾相抵,美得如同一对玉璧,却被玷污。

 然后亚丝娜小手扶着膝盖发力,让合拢的丝足慢慢移动向已经张开樱吐着粉舌等待的小嘴,沿途滴落下一连串的痕迹,也让一双美腿的弯曲折叠程度越来越夸张,呈现出惊人的柔韧

 但想到跳得一手好芭蕾舞的亚丝娜那变态的下基本功便也不足为奇了。当双足移动到小嘴上方垂落下为吐出的粉舌接到时,合拢的丝足分开,两只来回替地送入亚丝娜的口中,亚丝娜用舌仔细包裹舐自己浸满的足趾,粉舌长长吐出重重过丝袜将迫出来卷入口中。

 然后又把足趾轮的含在口中,让她可爱的小脸都下地凹陷下去,吃得津津有味啧啧有声,一边吃还一边道“哥哥的噗噜好浓溜好喜爱人家的便器小嘴呲溜每天都要吃哥哥的噗噜噜。”听得我巴当即就是一阵大,热血狂涌。

 的水声中,亚丝娜粉腻的舌和白浊的丝足形成鲜明对比,满了她边的肌肤和脸颊,却丝毫不让她羞和难堪,谪仙般完美的容颜上有的只是无穷的媚意和幸福快乐,本该有些肮脏的举动实际看起来却异常美充满艺术感,像是天使在仔细清理为所玷污的精致玉璧,两条连接白丝美脚的弯曲白丝美腿像是一轮月晕,边缘光润晶莹,紧绷的大腿小腿曲线优美动人,腘窝的肌束线条和微微的丝袜褶皱都纤毫毕现在我眼前,两瓣白丝美满的还在的白也高地一览无遗,美都因‮腿双‬的弯曲折叠而愈加紧绷满。

 尤其是前者,在丝袜高级的光泽质感和其本身的翘丰腴还有白肌肤的细光滑共同重叠相辉映下连都光润得仿佛一抹温存的月痕,得仿佛要滴出水来又被丝袜绷住如同满溢在水杯上的一层水膜。

 面对亚丝娜这么一具举世难寻的极品萝莉丝,闻着亚丝娜身上混着味的暖暖的甜甜的若有若无的媚香,我终是忍受不住,仿佛把水中月抓碎一般五指深陷丝袜中地抓住亚丝娜的白丝

 然后头抵着丝袜破碎开档处的白软会,却不向上的小中,而是向下将干进了之中,借着汗水的润滑轻松干到最深处顶到亚丝娜的尾椎骨。

 “嘶。”的紧夹包裹附滑腻和浸透汗水的丝袜紧绷丝滑的触感顿时就令我倒一口凉气,才过的又想再了,令他咬牙骂了句“真是个小‮子婊‬,全身上下都是天生的便器要我全都用灌满是吧!”

 说着就大手扬起啪的一下拍在了亚丝娜虽然小巧玲珑却绝对比同龄人发育得好的多,生得翘浑圆的极品白丝上,起来柔光致致的白丝,想来如果没有丝袜的紧绷包裹想必更加汹涌炫目。

 说实话,从来都舍不得打亚丝娜的我对于自己虫上脑之下突然打了亚丝娜股一下还是很忐忑的,要是这娇生惯养的小家伙直接哭出来了怎么办,虽说他打得轻的没想到被打了股的亚丝娜不哭反笑,还双眸几乎冒出爱心,满脸兴奋激动绯地道“哥哥教训的是,人家生来就是要给哥哥的小‮子婊‬,浑身上下都是渴望被哥哥灌满的便器,哥哥打得太对了,再用力点,用力打人家的白丝股,人家就是被哥哥你打股也会有快的变态抖,再多打打我,多教训教训你的变态痴女小学生亚丝娜吧!”既然如此,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眼见亚丝娜的小陡然出更多混着水的体润包裹的白丝和中的,更加知道亚丝娜所言不虚了,亚丝娜还真就是个被他打股也会发情水的变态抖,啊…总觉得好像没什么好惊讶的了,倒是另一个亚丝娜茶茶,如果姐妹俩在这方面也相似的话,那么和茶茶文静的外表反差巨大的受狂属还真是叫人兴奋啊。

 吃着锅里想着碗里的人渣父亲如此想着,表面却不破绽,一边挥手啪啪的拍击亚丝娜的白丝,越打越快,越打越重,打得亚丝娜滚滚。

 就算在丝袜中的不动也能感受着的收紧包裹和震颤弹抖,按摩摩擦得至极,一边在亚丝娜娇媚的叫声中骂着“就这么喜爱我打你的股吗小货一打股就哗哗地水,还叫这么开心平时白疼你了,以后你再淘气我就狠狠打你的股。”

 “啊好啊哥哥唔嗯啊以后如果我惹你生气了你就这样噢打我的股噢太了被哥哥打股就要高了啊噢齁噢去惹去惹人家的小要去惹。”亚丝娜每被打一下股。

 就娇躯战栗,双眸几乎翻白地吐舌发出媚娇语,螓首后仰,背弓起悬空又落下,双手死死扶住膝盖才没让‮腿双‬踢踏出去,一双还没来得及被她干净的丝足摇晃着,时不时落在她脸上,留下大片痕迹,好像自己把自己践踏糟蹋玷污,令她如火更加剧烈地燃烧,才被打了几十下就高,像个坏掉的水龙头一样吹,水混合出打了我的小腹,娇躯更是紧绷弓如虾米,丝足一只踏在边,一只踏在脸颊上,因为过于用力将美眸翻白粉舌吐出的软乎乎小脸挤得略微扭曲,美又堕落不堪。

 我见状也兴奋起来,两只手捏拍打着亚丝娜的两瓣白丝在亚丝娜紧致柔的丝袜里狂干起来,丸也啪啪地拍击在亚丝娜的白丝上,令这对皎月般莹白的眼可见地在丝袜下发红起来。

 兼且略微肿起,越来越软,被打得也越来越汹涌,丝袜都仿佛要兜不住了一般,我每次还并非直线。  m.nIuDUnXS.CoM
上章 花开雷霆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