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雷霆崖 下章
第23章 发出轻轻可怜
 而后在亚丝娜的娇伴奏声中,一边暴抓着亚丝娜的酥,一边按着住亚丝娜丝滑柔的白丝足底一阵冲刺摩擦,擦得亚丝娜并拢摆放在一起的双足足底肌肤发红,起泡,丝袜被棱角分明的头勾扯得起皱,丸撞击得亚丝娜的足趾酸麻颤抖,几次头撞在亚丝娜抠挖小的手指上,险些都捅到的馒头小里。

 快到达巅峰,我的关再也无法遏制,丸紧缩,马眼大张地就开始,灼热腥臭粘稠的白浊瞬间就满了亚丝娜的白丝足,厚厚地糊盖住了亚丝娜足底的肌肤颜色,像淋了一层油在盘子上,剧烈后,依旧沉浸在忘却一切的的我一边重重抓着在亚丝娜足底上摩擦,一边从马眼里缓缓出一股股浓稠的残头上传来的酥麻快的热电击感仿佛没有尽头,得我腿都软了。

 “啊唔嗯。”大量的炙热刚一出就烫得亚丝娜娇出声,足趾蜷缩,仰头弓,抠挖小的手指顿住,娇躯战栗起来。

 在便器小脚被哥哥的灌满的幻想达成的同时产生更变态的幻想这么浓稠黏腻的,没准我的白丝脚真的会怀孕欢喜地如愿达到高,一股股水从小洒出来落在脚上,和混在一起变成暧昧难明的颜色。

 然后在我后重重地摩擦足底下,也以相同的节奏持续着高,粉腻的小翕合不停,纤细白的手指和水一起被排出又被亚丝娜重新入进去,亚丝娜息着回头看向沉重呼吸着的哥哥,发出酥媚入骨的声音道“明明过好几次了,哥哥的还是这么又多又浓又热啊…人家都感觉人家的白丝脚要被哥哥的怀孕了。”我慢慢停下了对亚丝娜足底的摩擦,松开手,任由翘起的在空中耀武扬威着,悬挂垂落无数条和亚丝娜白丝足连接在一起的丝线。

 “嘻嘻嘻,那我可要更加努力地帮哥哥你发,把你榨干呢。”亚丝娜动着小脚令在圆润可爱的足趾间黏连垂落的同时媚笑道“接下来哥哥想使用小‮子婊‬的哪里呢。”

 “感觉还有点意犹未尽,亚丝娜,你的白丝脚实在是太好用了,我还想再用呢。”我长出一口气道。“哥哥想用几次就用几次,这次就让我来服侍哥哥,哥哥你只管享受吧!”亚丝娜把盛满的并拢足底分开。

 顿时让上落了一大摊,然后她扭着股转过身趴下,像匍匐朝圣地让悬在头上的滴落在她头发上,亚丝娜把小脸埋在那一大摊舐了好一会儿,两只满是的白丝小脚和小腿一起翘起摇晃,不时摩擦碰撞,落下星星点点的洒得白丝美腿上乃至美上到处都是,把上的的差不多干净,亚丝娜才抬起头来,小手抓住小嘴凑过去吐舌头,夹杂腥臭味和温度的更加正宗的味道令她脸上霎时间显出恋陶醉的表情,亚丝娜金色的秀发,满是的小手理所当然地给发上顺了一大片闪亮的护发素地俏皮道“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让人家先清理一下哥哥的

 毕竟这些浪费了可有点可惜呢。”“倒也好。”我从善如,亚丝娜的变态好和层出不穷的点子玩法倒是让他省心。

 于是亚丝娜又开始,这次眼可见的熟练,小手一只抓着部,一只丸,红润的瓣张开就含住头细细咂,脸颊凹陷地将头紧裹,软腻的小舌灵动地刮过棱角把藏污纳垢的通通搜集掉,再顶撞舐马眼,舌尖几乎探进马眼里的快速拨弄,把残余的通通出来。

 麻利地将的干干净净再啵地吐出,然后去身上的,小脸上下左右地贴着身吐舌舐,精致美的五官摩挲着,被我居高临下地看去,只觉是无比的至尊体验,当即伸手摸摸头对亚丝娜这条乖顺的便器‮子婊‬小‮狗母‬以示嘉许。

 摸头真是百试不的奖励,亚丝娜还都藏不住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得更加卖力,张开柔润的瓣包住身侧面地或深吻或滑动,发出刺溜刺溜的声音,很快就把干净,仰头任由巨大长到头能轻易超过额头拨开刘海落在头发上的漉漉在情动嫣红的小脸上,来回着两个丸又吐出地像小‮狗母‬一样哈着气道“多谢哥哥款待,哥哥的都被我吃得一干二净了哦…哥哥,人家是条称职的小‮狗母‬吧!”

 “当然是了,你做得很好。”我慈爱地抚摸亚丝娜的小脑袋。“嘻嘻嘻。”亚丝娜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两只白丝小脚在空中叉在一起,足趾高兴得相互摩擦,大脚趾和另外四个脚趾碰撞飞溅出

 亚丝娜双手捧起张口一就将巨硕的头大半个含入口中,柔腻滑的口腔包裹头的同时,小舌探出外,被紧裹头的迫得同样死死贴在头上。

 然后开始绕圈,像条软腻的巾擦拭着头棱角,让我不住地倒凉气,好在了多次,终究没那么容易再,才免去失态。

 这样不知疲倦和厌倦地头许久,亚丝娜收回了舌,瓣紧裹地动起螓首将得更深,然后又吐出。

 如此‮弄套‬着,发出咕噗咕噗的靡水声,没几下就顶到了喉咙,亚丝娜又一次吐出再入,在抵住食道口的时候螓首用力向前一动,便将进了紧窄的喉道中。

 深喉,又是深喉,好家伙,这小妮子是拿我练级吗我按着亚丝娜的小脑袋仰天长叹,莫名其妙嘴里蹦出来句“真是后生可畏啊!”亚丝娜不免抬头递过去得意的目光,然后就这样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哥哥的脸庞温柔地缓缓

 等到喉道差不多适应了便开始加快速度,螓首前后动着,金砂也似的秀发也跳动摇曳,叽叽咕咕的水声中,紧裹瓣间也溢出口水泡沫。

 在又一次把入到最深处,琼鼻埋进哥哥的丛中,异色的美眸也垂下,翘起的白丝小脚抵在大腿上并拢,亚丝娜维持着深喉,努力做着,用口腔动的食道,发出轻轻的可怜的,叫人暴望大涨的呜咽声。

 但我依旧没,眼看亚丝娜没有吐出的意思,干脆自己动手拽着头发将她螓首往后拉去,刮擦过喉道口腔,舒跳动不已间,漉漉的在空气中出现得愈来愈多。

 最后伴随啵噗的一声,角蜿蜒浆似的唾,粉舌和拉出粘稠银丝的亚丝娜息一阵,白丝小脚再一次翘起在空中晃着。

 她任由舌耷拉在上略有些口齿不清地道“哥哥对我的白丝便器小脚就那么执着吗我都使出浑身解数了也不肯给人家吃点新鲜的。”  m.nIUdUnXs.cOm
上章 花开雷霆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