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雷霆崖 下章
第19章 两腿无力蹬
 娇小的女孩仿佛怀孕般,肚子高高鼓起,在鼓起的肚皮上,可以清楚看到我手的痕迹天知道到我这么把手进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肚子里,把小女孩的肚子撑大的仿佛怀孕一般高高隆起。

 我又一次拉动了进度条,渡桥泰水已经被我调教了五个多月。渡桥泰水赤身体,小小的头上穿着环,间小一片狼藉,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画面一转变成了春日在我面前去衣服,赤身体的跪在我下给我巴的景象。

 接着没一会春日光着股骑坐在我身上,用小‮弄套‬那个我的。我放学后在班主任的办公室把春日的内扯到腿弯,抱着春日放在课桌上,扶着进春日的道。

 在体育器材室里把春日按在跳马箱上,我把大巴在春日眼里出,把春日的道撑开满我又打开了标着“长门有希。”的文件夹里的录像。

 我把一长条形的假自下而上进有希的眼,旋即长门有希的小嘴张开,从眼刺入的假带着鲜血从有希的小嘴穿出,把长门有希的小嘴撑得浑圆。

 两脚离地,被我支起到半空的有希像是坏掉的洋娃娃般,手脚无力的下垂着一动不动,被长条假满的小嘴再也没办法说话而在标着“奈实玖瑠。”的文件夹中。

 奈实玖瑠被我的巴一会进实玖瑠的小,一会眼,我又打开了春日的文件夹。从靠后的位置打开照片,照片上春日穿着校服,背对着游泳池,趴在隔离网上,裙子被起到间。

 正撅着光溜溜的小股让我眼。往后翻了几张照片,春日眼的我在春日眼里了,然后休息了一会,继续春日眼。几十张照片里,春日不仅仅是眼,小和嘴巴也没能逃脱被我大巴的,被了一个遍。

 最后嘴里含着的春日撅着光溜溜的股,被我拿出一婴儿手臂细的巨大栓,把春日容纳了我多次进眼堵住。

 最后两张照片中,其中一张春日没穿内,校服裙子里面就是赤的下体,大的子踩着上课铃声跑进教室。

 而另一张则是春日子坐在椅子上,被眼里的子顶的捂着嘴叫出声的场景。打开文件夹里的视频,拉到最后。春日坐下去的时候被眼里的子顶的啊呀一声,嘴里含着的随着春日张嘴了出来。

 坐在春日前面的我转过身,写了张纸条提醒春日。被我看到嘴角挂着的样子,春日羞得红着脸赶忙擦掉出来的,咕咚一口把嘴里的咽了下去。

 坐在座位上,春日强忍住眼的酸,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那时春日她被我在游泳社过,被住的眼里还留有我进她眼里的

 打开一张春日被我在游泳社眼的照片,被大巴撑大的眼,看着一张又一张春日小眼被大巴撑开的照片。

 春日衣服被我撕扯的只剩下几布条挂在身上,春日的手脚被我用绳子住,两脚被强迫分开成型,我大的巴在巨大春日的小眼里来回

 ***我对着春日的录像手了五次,不过一想到我还约了智代,于是我就拖着酸软的身子从家里出来,坐上电车。在到达公园的车站后就下了车。

 “同学你好,我们面包店刚出炉的彩虹面包哦买一个吧,又香又甜,还涂了特制果酱哦。”软绵绵的女声把我从自我厌恶的深渊中唤了回来。卖面包的是一个年纪看上去二十八九岁,棕色长发的温柔女

 她端着一大盘五颜六的面包,面包上涂了厚厚一层果酱,香气扑鼻。面包店老板娘温柔的微笑让我痛的心平静了少许。

 在老板娘的推荐下,我把她满满一盘面包都买了下来,满满的一袋子。沉浸在老板娘温柔微笑之中。走到这个偏僻的公园,我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于是坐在长椅上,拿出面包准备吃两个填填肚子。

 我突然感到脖子处好像凉飕飕的,于是一转身,愕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银发及,拿着一个白色挎包的少女。没楞多久,我就反应过来了,把手里的面包给了她一个,然后开始跟她聊了会天。

 坂上智代也算是我以前的青梅竹马吧,她的爸爸和我爸爸还是二十年的同事关系,这次我们来这还是因为她打电话说想体验一下。我当时还很震惊,不过在确认了一遍后就邀她来这个公园里来了。坂上智代和我一样,都是十六岁,高一学生。坂上智代是个性格朗,无城府的女孩。

 在这个没有光坂高中的世界里,坂上智代因为学习成绩不佳,家里又不是有钱人,不但上不起学费昂贵的私立贵族高中,也没能进入公立学校里属于重点高中的一中到五中,只考上了非重点高中的主市公立十三中学。

 比起一中到五中这样的重点高中,十三中是典型的放羊高中,师资力量烂的一塌糊涂不说,学生也多半没什么上进心,绝大部分学生高三毕业只能就读一些三都算不上的野大学,能考进重点大学的学生一届能有那么一两个就不错了。

 坂上智代算是十三中少有的想好好学习的学生,她最大的愿望是考一所不错的大学,毕业之后找个薪水高的工作,给家里减轻一点经济负担。奈何树静而风不止,十三中虽然有坂上智代这样想好好学习的学生。

 但更多的是那些对学习毫无兴趣,整天打架勒索还自以为很酷的不良学生。坂上智代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入学。

 那些不良少年当然不会放过坂上智代这样的漂亮女孩不去扰,于是十三中的不良们被坂上智代的百裂脚教做人了。打遍十三中无敌手之后,坂上智代也就变成了另十三中众多不良少年们闻风丧胆的主十三娘。

 “什么主十三娘嘛,简直难听死了。”坂上智代嘟着嘴气呼呼的发牢“哎,等会玩的话可以往公园深处走走嘛,我怕这突然来人。”那可爱的样子逗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没问题啊!”我们一边说着一边往公园的深处走去,直到确认不会有人来到这里后,智代才放松下来,她把了下来,正要时,被我叫停了。

 在智代疑惑的表情下,我把手伸进坂上智代的上衣里面,一边捏在坂上智代的房,一边吧她的内着,然后没过一会。

 银发的女武帝光着股,双手被自己的罩胡乱绑在背后,小三角内挂在一条腿的脚踝处,两腿像小孩撒似的被我用绳子绑在树上把腿弯强迫左右分开,将两腿间少女的私密之处出来。

 我的进坂上智代的道里,一下一下的着。坂上智代张着小嘴,嘴里着她自己的一条白丝,像是人形,每次被我的进来的时候,两腿就会无力的蹬一下,可惜她仅有的反抗只是在蹬腿的时候情不自的夹紧进自己道里的巴,不但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带给我更强烈的快

 这大概是第二轮了吧,我的巴每在坂上智代道里一次,坂上智代的道和我巴的结合处就会溢出一蓬白浊的泡沫,和腿处一抹红的‮女处‬鲜血混合成一滩红白相间的体。  m.nIUdUnXs.cOm
上章 花开雷霆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