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雷霆崖 下章
第11章 叫藤崎诗织
 “要不要尝尝我的便当啊…京介。”凛扬了扬手里的便当,很自然的挨着我坐了下来,打开便当盒给我看她的便当。

 “梅子饭团和天妇罗吗凛你的便当真是简单呢还没有我这个男生的便当丰盛。”我瞥了凛的便当盒一眼,直截了当的对凛的便当表示鄙视。

 “你的便当很丰盛吗我看看京介的便当带的是什么。咦,还有炸猪排啊…给我一块。”凛一点也不见外的夹起一块炸猪排放到她的便当盒里。

 看到凛吃的香甜,我稍微有了点胃口,坐起来随手从凛的便当里夹了一天妇罗进嘴里,拿起自己的便当盒吃了起来,吃完便当,我收起便当盒,枕在凛的大腿上,准备继续数云彩。

 凛裙子里的一抹黝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扭头往凛的裙子里看去,不出意料,凛今天又没有穿内,裙子里面直接是赤的下身。我眼角余光看到的那抹黝黑正是凛的。发现我在看她裙子里面,凛不但没有掩住裙子,反而把裙子往高提了提,好让我看的更清楚。

 “啊喂,凛,在外面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啊!”我叹了口气,抬手伸进凛的裙子里,扯了扯凛的。“因为是京介,所以没关系啦。”凛细若蚊呐的小声说了一句。

 “什么凛,你说什么。”我的大半注意力集中在凛两腿间的那抹乌黑上,凛说话的声音又太小,以至于我没听清凛到底说了什么。“哼我是说我的身体你又不是没看过。”凛傲娇的皱了皱小琼鼻道。我:“。”

 “京介,放学后玩点不一样的吧,到你家。”说笑了几句,凛看着我鼓起勇气提起裙子,分开腿问道。

 随着我没枕到的那条腿的分开,凛乌黑中的两片粉木耳也跟着像婴儿小嘴般微微张开,中间粉红的。“什么事。”我呼吸急促了少许,假装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想去别墅玩女体盛,那个做女体盛的女生要剃我自己剃不干净,京介你能不能帮我把剃掉。”

 凛尽量装出一副平淡的语气,可是她通红的小脸和越来越低的声音却出卖了她的真实心情,如果不是我经过强化的身体听力敏锐,恐怕听不见凛最后说的“剃掉。”几个字。“哦好吧!”我翻身坐起来。

 也假装小事一桩似的回答道就是脸上火辣辣的烧的有点发烫。凛把她准备好的剃刀和剃须啫喱递给我,起裙子躺了下去,‮腿双‬呈字分开,将她的部赤的在我面前出来,我强作镇定的把剃须啫喱到凛的上。

 然后用手细细的在凛上涂抹一遍,确认凛的每一都涂上了剃须啫喱,这才拿着剃刀准备给凛剃。凛的细腻,充满弹,摸起来的触感就像是果冻。我小心的捻起凛的,用剃刀剃去凛周围的

 我尽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任凭我怎么努力,下的还是涨得发痛我可是正在给凛剃,面对一个光着股张开‮腿双‬,用部对着我的女生,没反应才是不正常好吗凛一边张着‮腿双‬一边跟我搭着话。

 不过凛你的声音为什么有颤音不知不觉间,黏滑的爱已经浸了凛的,我的手指一下没抓住凛滑溜溜的,被我拉长的橡皮筋似的啪的弹了回去,让凛控制不住的惊叫出声。

 锋利的剃刀很快把凛的剃得干干净净,连外皱褶里隐藏的都被我细心的扒开剃掉了。

 剃光的凛户白的,一点也不像我看过的av录像中,那些av女优那样。如果不是两片濡的粉红色被我捏了半天而向两边翻开的话,凛没有户简直和未成年小女孩无户一样白。细心的用巾把凛剃掉户擦干净之后,那张巾已经黏糊糊的一塌糊涂。

 回到教室,我趴在桌子上,手上仿佛仍旧残留着捏着凛时那果冻般细的触感,直到班长鲇泽美咲喊起立,我才回过神来。

 晚上我想起凛为我准备的女体盛,满怀期待走在回家的路上。妹妹桐乃还在妈妈的模特公司拍写真,还好妈妈佳乃在公司陪她,等她拍完写真接她回家。有妈妈在,我倒是不担心桐乃。

 我正要开门,突然门被打开一个上半身穿着女仆装,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的黑长直少女探出了头,从黑长直浴巾下出的雪白的大腿看来,她很可能是只围了一条浴巾,光着股出来的。

 “啊咧班长。”我也不住吃惊的叫了出来。黑长直少女我一点都不陌生,她不是我们班的班长鲇泽美咲又是谁“班长你这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只围了一条浴巾。”

 鲶泽美咲只是低着头犹豫片刻,还是解开了围在间的浴巾,果然,班长大人浴巾里面什么都没穿,掉浴巾,班长大人光溜溜的小股就直接暴在我的视线中。

 “。”看到班长大人的光股,她的中间,竟然夹着一个呃水龙头似乎注意到我的视线,鲶泽美咲苦笑着扒开自己的两瓣股。

 这时我才发现,水龙头竟然是直接在她眼里的。班长小巧的眼被三厘米细的水管撑开,在我的注视下不自在的动着,在她眼里的水龙头也跟着摇晃起来。

 “咕。”看着班长眼里的水龙头,我不住咕的一声咽了口口水,这时我才发现班长的小腹微微隆起,乍看上去就像是怀孕了三四个月似的。

 “像我这样眼里的水龙头是橡木制成的,统一都是葡萄酒容器,眼里着白色陶瓷水龙头的,是清酒容器,编号印在水龙头的管子上。打开眼里的水龙头,就可以倒酒。”

 鲶泽美咲强忍羞涩,给我讲述他这身装备。“凛不是要玩女体盛,我这也是帮凛的嘛,好了不要说了,感觉进去吧!”

 “其实女体盛除了人酒瓶之外,不能强迫女体盛口,其次是猫女,女体盛的眼都用尾巴住,不过可以正常和口的。”

 鲶泽美咲一边带着我一边给我科普女体盛,而我也走进房间,里面大大小小有近十几名不同年龄的女生,无一例外,她们每个人都很漂亮。

 并且每个人都没穿衣服。离我最近的一张椅子上,有着暗金色及长发的十八九岁少女正跪在椅子上,股对着我的方向高高撅起,被她亲手扒开的瓣中间。

 那个本应该用于排的小小菊蕾被仿佛艺术品般的淡粉玻璃住,栓的正中央,垂下一五六厘米长的橡胶管。

 在眼被玻璃住的女生旁边,另一个红头发的少女正用注满旁边水桶里的清水,然后接上金发少女眼里栓上的橡胶管,将一大管足足有两百毫升的清水灌进金发少女的眼里。

 班长带我进来之前,金发少女的眼里似乎就已经灌了很多水了,以至于她的小肚子都已经像怀孕似的鼓了起来。

 红发少女每次把注器里的水推进她眼里的时候,金发少女都会忍不住呻出声。红发少女走过来向我伸出手,磊落大方:“你好,我叫藤崎诗织,是这次趴体的组长,这些女孩都是因为一些事情来帮凛的。”  M.NiUDuNxs.cOm
上章 花开雷霆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