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雷霆崖 下章
第8章 一打开便当盒
 新打开的这张照片里,桐乃扎着可爱的团子髻,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中式对襟劲装上衣,脚上穿着绣花鞋。

 合体的中式古代劲装、手中的宝剑、团子髻照片上的桐乃活就是一个日本人印象中英姿飒的中国古代侠女。只不过“侠女。”的双手被绳子吊起在头顶。

 而她‮腿双‬中的一条腿踩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另一条腿则和踩在地上的腿劈成一个大大的“一。”字,高高抬起和双手捆绑在一起。当然“侠女。”

 桐乃没穿子,部以下赤的,上身的对襟劲装也凌乱不堪,仿佛剧烈挣扎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英姿飒的侠女误中陷阱,惨遭歹徒凌辱,整张照片虽然没有“青春。”

 主题坐在教室手那张照片那么骨,但是那种情的感觉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桐乃一条腿被吊到脑后,这样的姿势把两腿间的方寸之地凸得淋漓尽致,十三岁半大萝莉稚看得清清楚楚,从照片上桐乃间的两片中,一截白色的绳子赫然垂落下来。

 桐乃的道里着东西。道里的东西,要么是收女孩子月经的月经栓,要么是杀死子的避孕栓。

 接下来的这张照片,桐乃手里拿着一柄怎么看怎么眼的顶端镶了颗星星的手杖,没错,那是桐乃最喜爱的动画片星尘小魔女梅的主人公梅的魔杖。桐乃身上粉红的小洋装更让我确定,这张照片桐乃spy的就是魔法少女梅

 小魔女梅是一部低幼向的动画片,主人公梅是一只萝莉小学生,桐乃虽然才十三岁,可房已经看得出隆起了看过桐乃这么多张照。

 我对桐乃的身体已经再熟悉不过初中生的身材去spy小学生,真的合适吗看着照片,我不得不承认,桐乃真的很适合spy小魔女梅里番的梅

 桐乃身上的魔法少女服破破烂烂,左边的房勉强被一块破布遮住,右边的房干脆完全在外面,而桐乃的下半身虽然还穿着粉红的可爱靴子,穿着长筒袜,间的裙子却彻底被撕碎,光溜溜的小股彻底

 spy成梅的桐乃一手握着梅的魔杖,另一只手抓着紫红色的触手,摆出一副正在挣扎的样子,从镜头外伸出来的更多触手一在桐乃间,把桐乃卷在半空,另外两条触手在桐乃‮腿双‬上,把桐乃的‮腿双‬呈字分开。

 最后一触手自下而上,赫然进了桐乃稚中。魔法少女和她最爱大雾的触手怪,里番动画里经久不衰的黄金搭档,这就是照片上桐乃spy的对象。

 桐乃手上抓住的触手尖端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男茎造型,硕大的头对着桐乃的小嘴,给人的感觉仿佛触手正在动着往桐乃的小嘴里进去,那自下而上,笔直穿了桐乃两腿间羞人小的触手。

 可是比桐乃手里抓着的触手还要上一圈我直接打开了最后一个主题:“现实。”第一张现实主题的照片上,桐乃上身穿着亮晶晶的舞台演出服,手里拿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在聚光灯的照下,仿佛正在放声高歌。做一个偶像歌手,是桐乃一直以来的愿望。

 在我们兄妹还没有陷入冷战前,桐乃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她梦想着有朝一能站在舞台上面对台下此起彼伏的荧光海洋。

 正因如此,桐乃拿着麦克风的造型,才让我感到格外真实。和前面几个主题的照片一样,偶像明星造型的桐乃仍旧着她少女最隐秘的地方。上半身穿着演出服的桐乃赤着下体,一条粉红色的电线从桐乃两腿间的中垂落出来。

 照片上,桐乃‮腿双‬微张,似乎有什么东西撑着合不拢腿,顺着粉红色电线向桐乃两腿间的位置看去,本来紧闭成一条线的微微张开了一道小口,椭圆的粉红跳蛋隐隐从桐乃的道里出了一个头。

 而照片的一角,从画面外伸出一只我的大手,手上抓着一个遥控器,遥控器的开关被推到了“高。”的档位上。桐乃虽然保持着引颈高歌的姿势。

 可是小脸绯红,脸上依稀出屈辱却又妩媚的神色,而下一张照片,桐乃仍旧穿着舞台上那身亮晶晶的演出服。

 但是身处的地点却变成了仿佛ktv包间似的房间。桐乃无奈的靠我怀里。我一手搂着光着下身的桐乃,另一只手从桐乃身后向她的两腿中间抠了进去,指尖大半陷入了桐乃粉红娇中。

 拿着麦克风好像在唱歌的桐乃不但没有阻止我的举动,反而配合的抬起一条腿,让我更轻松的玩她的。第三张照片中,桐乃化着庸俗的浓妆,靠在街角的电线杆旁,向远方的我招手。

 赤的下体正对着镜头,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桐乃稀疏的从中,一对夹子分别夹在桐乃的两片上,夹子的末端,一截锁链链接着小巧的铃铛,垂落在桐乃的户下方,好像正在发出清脆的响声。

 梦想着成为偶像明星的少女为了偶像梦,不得不接受艺人公司高层我的凌辱,哪怕登台演出,也要忍耐着下体着异物的不适,然而高层更加变本加厉,将已经成为偶像的少女带到ktv,参加

 最终,少女参加被媒体发现,身败名裂,黯然告别舞台,沦落成倚门卖笑的娼,靠着出卖自己的体换取微薄的钱财维持生计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妈妈佳乃才带着桐乃回家。

 听到她们母女洗漱的声音,我待在佳乃房间里,佳乃洗漱回房间后看了看我在看了看电脑,哼了一声然后趁着母亲回房间后就将我推出去。

 不过最后说是让我晚上不要锁门。我笑了笑,在桐乃恼羞成怒前就跑回房间。这天晚上,我的妹妹桐乃光着身子,来到房间里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没等我说什么就笑着跑了出去,让我不上不下的郁闷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到便当时间,一点也没注意到春日言又止的样子,坐在天台水塔顶的平台上。“锵锵看我的超级春日便当。”春日从背后出手,手里抓着一个双层便当盒,和平时一样元气满满。

 “啊咧春日你也会做饭。”我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瞪着春日。“喂喂,不要小瞧人好不好。”春日气呼呼的嘟着小嘴,假装收回便当。“嘿嘿我错了我错了。”我嘿嘿傻笑着从春日手里拿过便当。我还以为春日的便当会是黑暗料理那个级数,没想到出乎我的意料,春日的便当竟然做的很不错。

 雪白的米饭上浇了浓浓的通红的红烩牛汁,一打开便当盒,饭菜的香气就扑面而来。是我最喜爱吃的红烩牛饭我拿过春日给我准备的便当,好奇的想打开春日的便当看看她自己做了什么吃的,结果这丫头慌慌张张一把抢过了她自己的便当盒。

 “怎么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好吃的不想给我吃啊!”我好笑的看着像护食的小猫般抱着自己便当盒的春日。“哼…随便看女孩子的饭盒是很失礼的,你不知道吗快吃你的饭。”春日的小脸有点红,瞪了我一眼说道。  M.niUduN xs.cOm
上章 花开雷霆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