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开雷霆崖 下章
第2章 撩起校服裙子
 “没有啊真的,我真的只是病了而已。”我努力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回答道。“真的。”凉宫春日狐疑的看着我。“真的没骗你。”

 “姑且相信你,不过我会继续观察的,不要被我抓到破绽哼。”凉宫春日将信将疑,傲娇的高高抬起头。“高坂同学,你也觉得这个世界上是存在超自然力量的吗?”趁着讲台上的老师不注意,凉宫春日扔了个纸团过来。

 “嗯…我相信真的有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力量存在。”我想了想写到,把纸团成一团扔回去。“嘿嘿。就知道你不是其他人那样思维僵化。”凉宫春日再把纸团扔过来。

 “这也不能怪他们,说不定哪个人就遇到过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害怕被当做异端孤立,才隐瞒不说的。”比如说我就是这样。“喂,高坂同学,要不要试着把隐藏在正常世界下的不可思议的东西找出来,”还是凉宫春日的纸团。

 “怎么找。”纸团扔回去。这次不是纸团了,凉宫春日递给我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打开笔记本,上面详细记载着主市最近十年比较有名的鬼宅传说和鬼宅地址,凉宫春日在写着地址那页的末尾写道:“等放学之后,我们去鬼宅探险吧,争取能找到幽灵什么的。

 相机、手电筒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然后“凉宫春日、高坂京介,不好好听课,你们在干什么去走廊罚站。”老师手里的粉笔被攥成两截,神准无比的砸在凉宫春日和我的脑袋上。

 “锵锵恭喜你,高坂同学,达成。”上课第一天被老师赶出教室罚站“成就不要太高兴哦。”和我一起被赶出出教室,凉宫春日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捂着小嘴调侃我。鬼才会高兴下午一放学,凉宫春日就兴奋的邀请我去鬼屋探险。

 当然,毫不意外,这丫头去探险的所谓鬼屋只是破旧无人居住的老房子罢了,别说什么鬼怪,连人影都没发现一个,倒是发现了若干只耗子。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凉宫春日和我的足迹踏遍了主市的各个角落,老旧的破屋、建到一半的烂尾楼盘、荒废的医院可是无一例外,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存在。

 唯一的收获就是我和凉宫春日越来越,关系从有点陌生但是有共同兴趣凉宫春日语的同班同学变成了比较要好的朋友。我和凉宫春日之间的称呼也从“凉宫同学。”、“高坂同学。”变成了亲近的“春日。”、“京介。”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阿虚存在,凉宫春日还是建立的sos团,长门有希、朝比奈实玖瑠还有古泉一树都已经加入了sos团。古泉一树是学校里人气极高的白马王子。

 在学校的声望和远坂凛那傲娇妞有的比,朝比奈实玖瑠则是高一一班出了名的吉祥物,学习好又天然呆的巨妹子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得到的。

 至于长门大萌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姑娘是哪个班级的,存在感薄弱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我一度以为我应该顶替了sos团里阿虚的位置,可不知道为什么。

 尽管我和春日越来越,甚至有些往朋友以上的方向发展,可春日却一直没有邀请我加入sos团,不但如此,每次sos团活动的时候,春日都会刻意避开我,弄得sos团活动好像什么恶的黑魔法集会似的。

 在学校,我纠结于春日什么时候肯邀请我加入sos团,而回家,我又要纠结我家那只别扭妹妹的问题。

 再说一次,高坂桐乃,我的亲妹妹,今年14岁,国中二年级,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最近入宅中,现在似乎把兴趣从小魔女梅转移到了兄妹类ag即anga漫画、ani动画、ga游戏的缩写上。

 大概是因为整天在玩那些哥哥和妹妹谈恋爱或者鬼畜哥哥把妹妹强到怀孕之类糟糕的游戏,桐乃现在见到我总是无缘无故的脸红,然后用看到一滩恶心的某种体的眼神瞪着我,以前总是黏在我身边的小丫头现在和我就像是路人。

 桐乃的行为让我想找个借口和她缓和一下关系都找不到借口,难道非得等我“无意间。”撞破她在玩18x的兄妹相游戏,才能破冰成功吗唉,人生真是纠结啊。

 时间一晃已经过了两个月,时间悄无声息的迈进了六月份。注:日本高中4月1开学,7月20放假天气越来越热,学生的校服也从长袖的秋装换成了短袖的夏装。

 凉宫春日和我现在仍旧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平时去寻找超自然存在的探险之旅,往往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约会,春日会很自然的拉着我的手和我耍脾气和我撒娇,可不论是我还是春日,都没挑明我们之间到底是朋友还是恋人。

 我早就把俺妹的剧情扔到脑后去了,现在我的心里只有春日一个人,况且就算不开后宫,能让春日做我女朋友,也绝对会让我穿越前认识的那群宅男羡慕嫉妒恨到死。

 sos团的诸位和我也没有什么集,我看到过古泉一树在网球社打网球引起女生的一阵阵尖叫,我看到过朝比奈实玖瑠穿着十足的体服在体社跳韵律,旁边围满了眼睛发绿光的男生,我还看到过长门有希戴着眼镜,默默的抱着厚厚的大部头书籍从图书馆走出来。

 但是我还一次都没有和sos团的成员们交流过,春日好像在刻意把我和sos团的成员分隔开,虽然没有加入sos团,但我还是清楚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我的视觉听觉都大大加强了。

 当我集中注意力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清楚三四米外在空中飞舞的蜻蜓翅膀上的花纹,我本来有些偏瘦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健壮,一对一的话,我可以轻松放倒一个成年男子嗯普通的,没有接受过什么非人战斗训练的成年男子。

 别拿我和葛木宗一郎那种能硬刚英灵的规格外杀人鬼比,十个我捆一块都不够人家热身的,如果非要做一个对比,我估计现在的我应该和一个空手道四段左右的格斗家打个平手吧。

 而这只是短短两个月的变化,相信假以时,我会变得更加强大,就算达到saber那样的实力也不是不可能。这些改变更让我坚信,我家的春日就是那只出口成宪的春日大神。

 远坂凛向我走了经过我的时候悄悄给了我一个纸条,然后又傲娇似的抬着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打开看是说下课时要到天台上。

 我笑了笑心想远坂凛这是坚持不住了啊。上周我们班新转来一个转校生,是个蓝头发红眼睛的漂亮妹子,话说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吃惊的下巴差点臼那妹子的名字叫绫波丽我对这个混乱的世界绝望了。

 这里不是第三新东京市啊喂绫波妹妹你跑错片场了吧有着洋娃娃般精致面容却缺乏生气的绫波丽迅速成为了班里新的焦点,每到下课,绫波丽的座位周围总是围了一大圈人叽叽喳喳。

 下课后我到天台的水塔上坐着,没过多久天台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俏丽的身影走上天台。是远坂凛。

 她在天台往四周望了望,但因为我在水塔上面,我能看到远坂凛,远坂凛却没看到我,远坂凛皱了一下好看的眉毛,然后起校服的裙子,就在天台上把她的小三角内褪到腿弯。  M.NiUDuN xS.Com
上章 花开雷霆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