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舏伦后担心怀孕的妈妈 下章
第一章
 其实,我以前历来也没有产生过伦的念头。固然我这个人的思想一向龌龊下,但还不至于荒唐到那种程度。

 诚然,妈妈是个年轻而漂亮的大美女,魅力相当的惊人,收得一大堆好之徒盘绕在她身边口水,但是直到我亲眼见到她体的那天之前,我都没有想过要占有她的身体。

 不过,在那天之后一切都改动了。我不再把她看成是我的妈妈,而且在心里开端以她的名字苏姗来称谓她。

 假设我从未在家里的阁楼上发现那些旧杂志,事情可能会有所不同,我也不至于被迫用侵占有我的亲生妈妈。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在我十四岁的时分,爸爸就曾经逝世两年了。

 不过祖母还健在,她每年圣诞节都会到家里来坐坐,固然她和我妈妈的关系不时不怎样融洽。

 两个人在一同经常常会发作争论,比如祖母不时唠叨说爸爸不应该娶妈妈为,在她看来,妈妈这样一个金发碧眼的大美女,可谓是红颜祸水。

 就是妈妈那漂亮的容貌,丰感的体态把爸爸给勾引上了不归路,特别是那浑圆耸翘的股,更是让爸爸井然有序得不能自已。

 致使于他不顾祖母的反对,坚持在十八岁那年就和妈妈结了婚,而当时妈妈也才十六岁。

 震怒的祖母没有参与我父母的婚礼,并且在整整一年之内没有理睬过他们,那时分爸爸的薪水十分微薄,家里的日子过得很紧凑。固然祖母很有钱。

 但却不肯给予任何方式的辅佐,她想给我父母一个繁重的经历,最好是能把他们俩就此分开。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祖母才渐渐接受了既成的事实,一家人算是彼此和解了,但妈妈的心里不断存有芥蒂,而祖母也不能完好原谅她,固然她们在我面前都努力扮出相处快乐的样子。

 今年的圣诞节,祖母将一如往年的大驾莅临,妈妈不得不提早对家里来了一次大清算。

 我们家有三间卧室,但是严厉的说只需两间,由于第三间是拿来堆放一些杂物和看录像用的。“这一次,那个老太婆不会再说我这里是个渣滓堆了吧!”

 我听见妈妈一边打扫着全家的卫生,一边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理所当然,我也被征召进了清洁小组,在几间卧室里协助打扫,没多久就整理出了一大堆的废品,把它们到纸盒里搬到顶层的阁楼上去。

 在阁楼里我刚放下纸盒,一不留意撞翻了地板上的一个柳条箱,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撒了出来“该死!这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省事,连这里也要重新整理过了…喔…这是什么?”

 我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这个柳条箱里似乎是爸爸的一些私人珍藏品,大约有二十多本彩鲜的成人杂志堆在地板上。

 怀着猎奇的心情,我随手捡起其中几本翻阅着。令人诧异的是一切的杂志都是同一期的,这真是有点儿古怪。

 每本杂志的中间页上都是一个全的金发美女,看上去和年轻时的妈妈有些相似…等一下,天哪,天…我没有看错吧?不是相似,这个一丝不挂的美丽女郎明明就是妈妈!

 在无比的震惊中,我下认识的瞥了一眼杂志出版的期,那是在我出生后的一年半,正是家里的经济状况最困难的一段时间。

 看来,妈妈是为了钱才给成人杂志拍照的…对,一定是这样…再看看图片上的全的妈妈,感惹火的体真是说不出的惑,雪白的脯上拔着一对满而硕大的房。

 娇尖是粉红色的,肢纤细得一点也看不出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两条细长的美腿几乎占了身高的一半,丰的光股又圆又翘。

 这样的图片有好几张,在其中最大胆的一张上,妈妈竟然是赤的张开‮腿双‬,将最隐秘的器都彻底暴了出来。

 她的相当茂盛,金黄的芳草丛下是一条悄悄裂开的鲜,肥厚的显得说不出的靡,由于两条腿张开的角渡过大,连那花蕾般的小小眼都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

 我发呆的站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方面我为妈妈感到骄傲,她勇于叉开‮腿双‬向全世界男人展现自己最人的隐私部位,不过另一方面喔…老实说。

 看到自己亲生母亲的器官这样子纤毫毕现的印在彩图上,脸上还装出一副略带挑逗的笑容,作为儿子的我真是感遭到了极大的冲击。

 接下来的整整三个小时里,我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张图片,盯着妈妈赤部和丰房,那两颗粉红人的蕾彷佛在召唤着我去品味。

 不过,最收我视野的还是妈妈那感十足的部,丰的光股极尽媚惑的高翘着,雪白的鼓出令人犯罪的曲线。过去我也曾看过不少情图片,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充溢惑、让人热血沸腾的光股。

 我开端在脑子里幻想,假设能把脸埋到那两片赤上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情形。妈妈的股闻起来是什么气息?亲吻起来是什么觉得?

 那极富弹抓在手掌里又会是多么销魂…这一切我全都盼望知道。是的,我必需知道这些,而妈妈也应该让我知道。自从爸爸逝世之后,她就常说我曾经是家里独一的男人了。

 我想,作为一家之主我当然有权益占有她的体,而她也应该像女人对待男人那样,全身心的向我表示臣服!

 作为母亲她有这个义务和义务,把成美丽的体献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妈妈还是这样年轻,在爸爸死后的两年里肯定再没有尝过爱的愉。既然如此。

 就让我来好好足她吧,当我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分,我还是可以肯定,假定没有看见这些杂志,我是不会对亲生妈妈产生这种不伦念头的。所以,我要再重复一次,这真的不是我的错。

 “他不时都是个乖孩子,今年我想为他准备一件特别的礼物。固然我没钱给他买辆车,但我这段时间多打了几份零工,曾经存下一千五百美圆的积存了,足够为他买一台最的计算机。噢…贝蒂,我可以想像到时分他会多么的惊喜!”

 妈妈正在客厅和最好的朋友通电话,声音里满含着快乐,这时分我正从阁楼下来经过客厅,偷听到了这一段说话。一台新计算机!而且是妈妈加班加点打零工换来的!

 听到这里我忽然冒出了一个主意,节日那天我也要为她准备一份礼物。于是我展开了行动。  m.nIUdUnXs.cOm
上章 舏伦后担心怀孕的妈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