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房取棈记 下章
第1章
 昏暗的灯光下,两具白花花的体纠结在一起,没有人说话,只听见男人重的息声和女人低声的呻,以及啪啪啪的体的撞击声。

 只见男人把女人的两只脚扛在双肩上,双手按在女人头部的两侧,使得女人的‮腿双‬折叠在前,部高高的抬起,那一抹漉漉的朝着天空,中间着一漉漉的反着光芒的褐色

 并且在男人股的起伏下进进出出。男人看起来很用力,股带动着重重的砸在女人的部,发出啪的一声,砸的女人的部向下顿了两顿,才又抬起来,只见男人的双目红红的,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脸,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些汗渍。

 而下边的女人身子和腿都被男人紧紧的束缚住不得动弹,只把两只双手紧紧的勾住男人的。头使劲向后扬着,顶着,甚至把双肩顶的微微抬起了一点,随着男人打桩似的一下一下重砸,嘴里也随着发出“啊嗯”的呻声。

 “啪”…“啊嗯”…两人的合处水滋滋的一片,随着的进进出出,女人的那一抹粉红色的,也被带出带入,一股股的水也随着的进出而被不断带出来。

 因为重力的作用而向下动。女人的那一朵粉红的雏菊也浸满了,而男人下的两个蛋蛋也随着那一下下,刚好打在了女人的雏菊上,被水也染的漉漉的。

 随着一下下的上下甩动,把沾染的那些甩的四处分散,也不知道男人向下打桩打了多少下,只见男人猛的睁大了双眼,股加快了速度,也加重了砸在女人部的力量,女人感觉到男人的力量“啊…”声音也高了一点,几下过后,男人随着最后一次重砸,紧紧的把身体贴紧女人的身体,同时俯下身子,抱住了女人。女人感觉到体内的又增大变硬一些。

 紧接着一下一下的跳动了起来,知道男人了,这一下一下坚硬的跳动,也使得女人游在边缘的感觉同时爆发了出来,不的全身动。男人感觉到自己怀中女人的搐,脸上出了满意的笑容。

 又过了一会儿,男人起身子,把一旁的枕头拿了过来,两个枕头摞在一起,垫在了女人的部底下,又拿了点纸擦了擦汉。

 然后又要擦那已经软下来的,只见上面白花花的一片,嘿嘿笑了起来:“你看我这上面这么多水,都是你的。”

 然后伸过头去想看看留下的成果。女人连忙闭紧了‮腿双‬,用手捂住,满脸的白了男人一眼:“有什么好看的,给我点纸。”“都老夫老了,还怕我看啊。你就别擦了,留在那说不定这回就怀上了呢?”

 女人啐了一口:“你都到里面去了,现在又垫了两个枕头,怎么可能出来,我要擦一下,难受死了,我受不了。”“我帮你擦!”“不行,我自己擦。”

 男人只得递过去纸巾,嘴里还嘟囔着:“这都老夫老的了,你身上哪一处我没见过,还这么害羞。”女人也不答话,只管收拾自己的狼藉。

 收拾完后拉过了被子,对男人说:“今晚我就这么睡了,这样容易怀上。”男人钻进被窝,躺在了女人身边,给女人盖好并怜惜的说到:“你就这么睡觉,难受不难受啊?”女人转过头。

 看着男人的眼睛,笑了笑:“不难受,老公,不就是这样躺一晚上吗?只要能给你生孩子,这样躺三天都行。”

 “唉,那就是辛苦你了。睡觉吧!”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男人轻微的鼾声,女人又睁开了双眼,看了看男人,又望了望头上方两人的婚纱照,神色黯然。这女人叫梅,和老公伟结婚已经两年多了,两人在大学里一见钟情,一毕业就结婚了,伟的家就在这个城市。

 而且家境不错,所以给两人都安排了工作,进了一家效益不错的私人公司。伟也很能干,很快就升了职,在一个比较重要的岗位,而梅则安排在了另一个私企一个比较清闲的部门。

 伟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所以,伟的父母都上了年纪,急着抱孙子,而伟和梅结婚后也没有避孕,谁知道两年过去了,梅的肚子一点都没有动静。

 虽然在伟的父母面前,只借口还年轻,要等两年再要孩子,但伟的父母却等不及了,不久之前,伟的父亲被查出了肝癌晚期,最多只有两年的时间了,于是小两口再也没有什么借口了。

 如果不赶快要个孩子,伟的父亲就要带着遗憾离开了,于是伟的母亲给伟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两年内生个孩子,两人只好答应了下来。没有刻意避孕却两年没有孩子,引起了两人的警惕,赶忙去医院检查,结果提心吊胆的梅身体一切正常。

 而伟的子却活力不足,只有寻常人的50%。检查结果让梅暗舒了一口气,而且伟的子只是活力不足,并不是完全的不孕,只不过想要怀孕非常困难。

 以伟的子活力,梅要想怀孕,必须尽量的把送入体内深处,而且子的质量要尽可能的好,这样才能提高几率。小两口也都是文化人,于是开始动脑筋查资料,看怎么才能快速怀孕。

 经过一番调查,两人心中有了一些计划:在安全期不许做,养蓄锐,然后在易孕期多做几次,这样能增加子的数量和质量,可以提高受孕机会,而在做方面,为了方便子进入子,要采取能够深入女方体内的姿势。

 特别是的那一刻,如果头能顶着子那更好。后要垫高部,让也要到子里。

 而且要尽量保持较长的时间,因为即使呆了一晚上,第二天起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出来的。第二天,两人醒了过来。

 而梅还保持这仰卧的姿势,扭过头看了看丈夫伟,而伟刚好也扭头看梅,只见梅红红的脸,伟立刻就明白了梅的意思,一翻身,去了梅下的两个枕头,又把梅的‮腿双‬扛在了肩上。伟跪坐着。

 看了眼子,这大白天,子的一切都一览无余,梅害羞的头一扭,闭上了眼睛,任由伟的目光研究她的身体。梅长的不是很漂亮,却很妩媚,每当梅的脸上泛起红霞,伟就格外的兴奋。

 梅的皮肤很白,也很细,身材也绝对的前的两个大白兔绝对超过平均水准,一手握不过来,身体的弧线从部向下收缩,一直到部达到极限,那盈盈一握的小,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并不是梅想主动扭,而是因为从部往下,又猛的增大起来,两片部格外的有,摸起来圆滚滚的,直立的时候依然显得格外的突出,所以在梅走起路来不自觉的就要扭一扭。

 现在,梅的‮腿双‬在伟的肩膀上扛着,那两腿间的神秘之处就暴在伟的眼前,虽然两人结婚两年半了,但是梅还是很害羞,总是要到晚上熄灯了才和伟上亲热,所以就连伟也没有见过几次。

 而如今,可能是为了怀孕,大白天的梅就允许老公亲热,只见梅平坦的小腹下是稀稀拉拉的一片发,然后一个高高的突起,就在这如同馒头般的突起上一道深深的裂痕,虽然梅的两腿是分开着的,但是那一片神秘之处却紧紧的闭着。

 那裂痕的边缘是伸出来的粉红色的大,就像是微微张着壳出斧足的海贝。看到这个景象,伟眼睛一亮,拉过一个枕头垫在了梅的下。

 然后身体后撤,头顺着两条修长白的‮腿双‬沉入到两腿之间的,舌头轻轻的划过那在裂痕外面的

 梅只觉得自己的私处,一片温暖滑的物体划过,不浑身一颤,却没有阻止丈夫的行为。在伟的舌头的搅拌下,那紧闭着的口不断的渗出一滴滴透明的黏,不一会儿,梅的道口已经的一塌糊涂了。

 看到已经差不多了子已经十分的动情,伟举起子的‮腿双‬,直起身子,下身那硬的随身而起,直的指着那桃源口。

 伟看着自己的慢慢的接近子的口,然后头像一个锥子一般,挤开口的。一股强大的阻力传来,那不是‮女处‬膜,而是紧窄的道壁,然而充分润滑的道就如同加了润滑剂,使得伟的还是能顺利的挤了进去。

 “啊…”随着下边的小嘴一口口,梅也长长的啊了一声。之见伟狠狠的把梅‮腿双‬在了前,抱住了梅的‮腿双‬和头,嘴重重的吻了过去,梅也积极的回应了伟的重吻,舌头像条蛇一样主动的卷上了伟的舌头。两人亲吻着,伟的身体又高高的举起,重重的落下开始了打桩机的工作。

 百来下之后,伟直起了身子,搬动着子的身体。梅顺从的翻个了身,‮腿双‬跪在上,而上身却趴在那里,高高的掘起了股。伟的在这个过程中始终没有离开子的身体,看着子爬在那里。

 而自己的子的体内,就好像一子连接在自己下和子硕大的股上。伟一时兴起,猛的拍了子那雪白硕大的股一巴掌。“啪!”  M.niUduNxs.cOm
上章 西房取棈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