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大女友 下章
第六章
 大惊失的希妮雅,想为柏菲进行急救,可是双方体型相差太远,根本无从入手。

 杀人就如家常便饭的希妮雅,初次感到死亡的恐怖。就算她曾在战争中失去众多的部下,但那是不同的。有人战死了,自然会有人顶替。而除能力的一点差异之外,希妮雅不会有任何损失。充其量是对生死与共的战友阵亡,感到一点惋惜。

 “柏菲…不要吓我﹗求你张开眼睛好吗﹖”急得美眸泪珠滚动的希妮雅,把柏菲抱在手中紧张的道。

 “我才没那么容易,被你‮腿双‬一夹就弄死呢﹗”倏然间柏菲苦着脸睁大眼苦笑。

 “你…你骗我﹗”刹那间忧心忡忡的芳容,换上了一副女修罗的样子。

 被十指一紧,捏得痛死了的柏菲尖叫道:“不是骗你。没死成也重伤呀﹗”痛得要命的柏菲,息不已。刚才一时大意,恐怕被希妮雅夹断了一、两肋骨。刚被希妮雅悲凄的叫声唤醒,却硬是忍住痛苦中作乐。谁知她一怒握紧,恐怕再多断了一助骨。要和身型等同暴龙的美女恋爱,实在是一步一惊心。

 乐极生悲的柏菲,因此而要长期住院。因受伤原因可得说不出口,也就只能当作意外处理。从军以来第一次负伤,不是因为敌人的炮火,柏菲真是有苦难言。

 住院期间希妮雅每天都会到访。透过照顾男友,尝试学习人类女的温柔。

 少了柏菲在身旁,自然是寂寞得多。可是希妮雅也重新了解到死亡的意义。

 死亡虽然是必然的,但对军队来说,人命的消耗就如同战斗机、弹药和舰艇,再补充就行了。而人的性命,对他的每一个亲人好友来说,都是无可取代的。希妮雅那种无视人命的价值观,有了重大的改变。

 出院前一天,希妮雅再一次来探病。而在医院的外面,一次比一次多人群聚集。有走动能力的病人、休息中的医生、家属。他们的目标无非是希妮雅的窄身裙下的春光。

 柏菲对此自然是不得很,奈何除非要希妮雅缩细,否则这种程度的扰是无法避免的了。

 “没有了柏菲的日子很闷呢﹗”窗外的希妮雅,像日本人那样正坐在地上,使偷窥者们失望的徘徊在外。

 “你有没有弄清楚恋爱的意义,我可不是玩具。”

 “我…我当然知道了﹗”有点心虚的希妮雅,羞红着脸蛋儿垂头呢喃住回答。

 “有没有每天自习我的爱训练。”

 “有…”蚊蚋般的回答,要不是希妮雅的螓首就在窗外,几乎无法听清。

 “那才乖…”伸手抚住女友滑胜水煮蛋的香滑肌肤,柏菲享受在下面芸芸众生的妒恨视线。

 除了每天探病之外,柏菲解闷的活动就是整天跟希妮雅谈视象电话,就连洗澡也不放过。更所费不斐的替希妮雅购买了一批成人玩具,让她每天练习。这些地球联合军心战用的物品,由自己掏包来买,还真是让他心痛得脸都绿了。

 不过欣赏在震蛋的折腾下,红满脸,在副官芙妮嘉追问有没有生病时,希妮雅吐吐,胆战心惊的羞之姿,绝对是物有所值。

 如果可能柏菲还真想要希妮雅带着震蛋来探病,可恨的是地下的那班臭虫。

 他可不能让希妮雅的可照片和影带出现在市面,纵使天真的她没有所谓,基于作为男友的自尊,柏菲是绝不容许的。

 “等我出院,就要希妮雅成为我的女人。”

 “好啊﹗不过,不如…我先把体型缩小吧﹖”略为犹豫之后,希妮雅问道。

 “绝不可以。”柏菲斩钉截铁的驳回。

 “可是我怕又夹伤你。”满脸悔恨之的希妮雅,用食指轻扫柏菲的肩膀。

 “身为男儿,死有轻于鸿和重于泰山的分别。你身为女人就别多嘴﹗”对坚强独立的希妮雅来说,当然是不满意柏菲的任。可是不长不短的交往使她认识到情侣就是无比的关注对方,总是互相伤害却又珍惜对方。要是自己坚持,只能引发另一次的口角,只好鼓着腮帮子以示不满。

 “唉…”唏嘘的叹息一口气。柏菲虽然明白希妮雅心系自己的安危,可是比起在战场上枉死,还不如被希妮雅死的好。死在战场上,有谁会记得有个那么一个叫柏菲的人。可是,能够达成心愿,替希妮雅破除‮女处‬之身,乃是他小小的梦想呀﹗若是缩小了来做,他又不是缺女人,有什么意思。

 出院当天,柏菲在希妮雅的旗舰上过夜。本来光洁如新,整齐简单的舰内空间,随着人类文明的传入,变得到处都是粉红色,装饰着各种‮丝蕾‬花边的饰物摆设。

 柏菲在惨遭舰内好奇女兵的蹂躏后,总算能与希妮雅独处。

 “为什么要扮成人类护士的样子﹖”

 “咄﹗这是男人的浪漫呀﹗小女孩。”既然是初夜,自然是要多么豪华就多么豪华,钱方面则是向军部拿。柏菲的老爸虽是气得头发胡子都竖起来,但在希妮雅的言词威胁下,还是屈服收场。

 替希妮雅尽情拍完护士服、电单车骑士、校服、兔女郎、丧服后,柏菲为之大呼畅快。有什么比梦想成真更为值得喜悦的。

 浴后希妮雅赤身的走出来,于柏菲指导下用手扣把自己绑在上,同时服下一桶肌松弛剂。为安全起见,同时足自己的,还是手扣锁住来得要好。

 祖拿达军专用来绑俘虏的手扣,自然是牢固异常。就是可把战斗机装甲拆散的希妮雅,也无法将之扯断。

 “好像还是有一点点紧张呢﹗”希妮雅檀口轻张,发出稍带尴尬的银铃浅笑。

 因为没有贞观念,所以希妮雅不会宝贝初吻和‮女处‬。虽然懂得穿破‮女处‬膜会痛,但作为军人她全然不在乎。紧张的原因,更主要是出于好奇。

 “放心﹗好快希妮雅会知道什么是天国的了。”上帝﹗感谢你赐给我的美食。

 柏菲将石油气罐大的震蛋用着,后面还附着外置的电线,今天就要用这道具来足希妮雅。

 “呼…”眼前是一片炫目到醉人的白色,站于肚脐上的柏菲,向前望是莹白如玉的两个丰,顶上的红樱桃鲜夺目。回身后望,是惹人无限遐思的秘裂,神秘的仿似在向她招手。

 不经过严格的调教,绝难让地球人的‮女处‬,愿意甘心情愿的像希妮雅,体把自己绑在上,任柏菲肆无忌惮的任意妄为。

 “要开始了。”

 “是…”事前浅尝了一桶红酒的希妮雅,脸上一片嫣红,微带二分醉意的她,可真是顶级的美食。

 开动震蛋之后,柏菲举着它走到希妮雅前。双手豪勇的一挥,击落在希妮雅的峰上。

 “啊…”一声人的嘤呢,更是鼓舞柏菲的斗志。手中突刺、横扫,有时轻点有时重击,很快就点燃起希妮雅体内的火。

 “啊啊啊啊…很…很舒服…”

 “如何,爽快吗﹖”一轮舞动后,身上泛汗的柏菲问。一手挑,让震蛋感的头上,另一手扫弄着眼前白的美,真的白如雪滑如蛋呀﹗“唔﹗”

 “那么希妮雅愿意永远臣服我吗﹖”

 “好诈﹗这时候说这种话。”此时不说还待何时﹖难道等你双手自由,随时可把我捏扁的时候。

 一脸不甘的希妮雅,发出靡的深呼吸,闭口不答。

 柏菲一个狡笑后,继续向二个房进。前后左右上下的接连发动攻势,让希妮雅在身下挣扎不断,快意的呓语更响更媚。

 “呼…呀…唔…啊啊啊…”又一波快,几乎把希妮雅的理智掩盖,让她全身酸软快意。

 踩住软如棉絮,滑腻而弹十足的笋,柏菲攀登到峰尖端,伸手推捏希妮雅的蓓蕾。变红转硬的头,无疑是上佳的视觉享受,还配衬着希妮雅的香汗。

 “作为女人就是要百依百顺,温温柔柔的做一头俏丽牝兽,才会得男人宠爱的。”接下来他大力的重重拍了希妮雅这娇的地方一下。

 “呀…不…不要欺负人好吗﹖”娇躯剧震之后,高傲自信的希妮雅不得不低头。

 “嘿嘿嘿﹗”笑之后,柏菲将震蛋对准下去。强烈的震波弄得他自己都站不稳。

 “啊呀﹗”畅快淋漓的悦叫声,回在房内。

 当希妮雅阵脚大时,柏菲转而向对他最富惑力的地方前进。眼前的玉丘上布满着晶莹剔透的,亮晶晶的好不耀眼。举起震蛋向下一扫,立时使希妮雅抖震急

 “美…真是太美了﹗”柏菲感动的喃喃自语,欣赏着系于震蛋与玉丘之间,透明闪亮的牵丝。

 跳下来后,柏菲面对那赏心悦目的桃花源,看得整个人痴了。不断濡出的爱,花一张一合的人节拍,内里神秘鲜壁。特别是悬吊在内的几缕丝。

 “啊呀﹗别再折磨人家好吗﹖”一向不肯服输的希妮雅幽幽的回应。粉的白在柏菲眼前扭动,双手双脚不住的摇摆挣扎。暴出她在官能刺下是如何的罢不能。

 “那么,希妮雅愿意做我的女奴吗﹖那可是比什么男女平等的关系,幸福千百倍。”

 “啊呀…”高举手中,柏菲将震蛋直抵在那如花绽放的粉红珍珠上。

 “天呀…”希妮雅尖呼出声,全身弓起,两片起在柏菲眼前,动不已的菊,显得那么的饥渴。

 “我…我什么都听柏菲的就是…”

 “应是柏菲主人。”

 “我什么都听柏菲主人的。”不太甘心,却不得不屈服的旎应允,听得柏菲全身都酥了。

 “我的希妮雅果然是一头好女畜。”轻拍花蕊嘉奖的柏菲,又引发希妮雅体更狂热的回应,眼前无数英雄的出生地,正泌出可口的琼浆。

 “一路走来,真是辛苦呀﹗”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破处之前,柏菲准备好氧气筒、放通话器在希妮雅嘴边、将震蛋用胶带固定在粉玉珍珠之上。

 抚着那粉雕玉琢的花,柏菲大口的肆意弄沾满在上面的女体花。希妮雅的器,是极品的水晶,没有半条杂。嗅住女散发出来,绕鼻端非兰非麝的香气,心神都为之洗涤。

 “喝﹗”戴好养气筒,额头挂着探照灯。柏菲运劲吐气,撑开希妮雅的花口。

 又热又爽快,整个人半醒半昏的希妮雅,因空气贯入花径而发出悦耳的娇呼。半身探进花内的柏菲,凝视着前方幽闭处的粉红色透明薄膜,希妮雅的‮女处‬证明。

 “啊呀呀呀…”兴奋得大叫的柏菲,奋力前爬,一举穿透‮女处‬膜。

 和希妮雅同样是体的他,被黏稠温热的香津泡浸着,随着痛楚而动的花径,像一道被子,上下左右的成环形包里住他。这种按摩的快意程度,超越一切,爽快到可说是神的境界。

 “哈呀…呜…”好痛﹗

 希妮雅感到下身幽径被柏菲炽热的身体闯入,比意料之外还要强的痛楚,使她哀叫连连。花内部更是收缩不住,四面八方的包裹住意中人。

 希妮雅的体,激动得上下舞动,使她体内的柏菲向墙磨擦起来。

 好一会儿之后,被血水和爱淹没的柏菲,感到火热的女体总算适应下来,不再像山摇地动似的。

 开着探照灯,映现眼前的尽是一片深红色的,还不住作出让他大为感动的动。深一口气后,柏菲往内前进,双手不断在得难以触实的壁上向内爬。

 “呀﹗等等…柏…柏菲,不要这样。”感到深入花径的男友,更往内里贯入,希妮雅又羞又惊的哀声求饶。

 “不行呢﹗这是男人的梦想,就是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是非进不可的。”几经艰辛后,柏菲进入到花尽头,撑开子颈,爬入男人们绝不能涉触的所在。

 “好温暖,滑不腻手,水势也不像外面那么汹涌。”除了婴儿之外,能在出生后重回到女体的子内的人,柏菲肯定是第一个。

 怪不得伦的变态们乐此不疲,恐怕是胎儿时期的足安心的记忆,被烙印在脑海深处的关系。

 希妮雅在花一阵空虚后,感到柏菲进入了一个难以相信的地方。他竟爬到了自己的子内。腹中男友传来的暖意,带给她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耳边响起柏菲的声音:“今天我让希妮雅高后,就一起睡觉,发个甜梦好了。”

 “不要﹗柏菲你不出来吗﹖”

 “明早见。”语毕,柏菲用摇控把震蛋开到最大。雷动的震蛋,强行将希妮雅送到高的境界。像置身于快的深海内,舒服得如用最上等鹅,扫身上最感的所在。

 高的她花连串收缩后出了

 之后不管希妮雅如何好言相劝,柏菲也坚持不出来。无计可施的希妮雅只好忍耐着下身的秽迹,进入梦乡。腹内暖暖的,不时感到柏菲的手抚在子壁上。

 心底不知何故,或许是出于母体的本能。在幸福感之中,希妮雅沉沉睡去。

 虽然不是沐浴在羊水中,直接被子保护着,也是非常温暖,同时子内还有少数的分泌。感动已极的柏菲,大声的呐喊狂呼。小时候,他曾看着后母的内,胡思想。如今总算达成了梦想,重归到女体之内。不是进入女人的花,是整个人进入她的子。确认氧气充足后,柏菲蜷着身子睡去。

 回想住刚才希妮雅高时,子内也震动得相当烈呢﹗  m.nIUdUnXs.cOm
上章 巨大女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