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辣妈 下章
第45章 庇骰挤圧処
 本来直着头扫视子的三叔公因她身体的靠近,不得不将头倒靠在了沙发上,而子的‮腿双‬也就停在了沙发边,然后小心分腿跪在三叔公头两边,这样一来,她的白色内就停在了三叔公的头上方,不到1尺,这个距离,要纤毫毕现了吧。

 “手不许碰我啊。”子说。然后部缓缓往下沉了下去,竟然主动将私处送到了三叔公的嘴边,尽管还隔着一条棉质内。我能看见,仰着头的三叔公果然信守诺言的没有碰她,而是张开了嘴,隔着内将她私处含住。“嗯”

 子身体一颤,轻轻哼了一声。我的大考完全失败了,这几个月与其说是回归正常的坚守,不如说是子体内火山的集聚,到今天。

 终于再也无法抑制的要爆发了吗?还是会真如她之前反复强调的:会守住最后的底线,就当这跟平时在公司被人吃豆腐是一样的?

 只是,在公司里,她也会这样把私处凑到别人嘴边吗?我脑子一片混乱的点燃了一颗烟,我忽然发现,在一起十多年的子竟还有如此多我不了解的地方。这让我异常郁闷。三叔公显然已经把舌头伸出来了,隔着内顺着依稀能够感觉到的沟槽刮扫,子低声哼哼着。

 部不由自主的前后动,以合三叔公的舌头,不一会儿,即便是隔着内,她也被三叔公灵动的舌头给得不能自己了,动都无法进行的停在那里,上身不安的扭动抖动着,下半身还尽力保持不动,显是让三叔公得舒服了。

 不过这样保持仰头隔弄,显然很耗力气,了一会儿后,三叔公舌头就有些累了,收了回去,而对着上方她的私处吹了几口热气,吹得子身体又一扭。

 似乎也觉察到三叔公有些累了,子滑下了沙发,俯首看着依旧保持仰头看她的三叔公。“你跟她做了几次?”她忽然问,还带着几分

 “就那一次。”三叔公回答,因为是仰头,声音有些怪“那次都是她不很清醒的,也是那次以后我们才开始有交往的,其实我那也是没办法,你不肯给我,要和我划清界限,我实在憋不住了…”

 子伸出一手指挡在了他的嘴上:“不许说了。”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将头凑了下去,三叔公喜出望外的张开了嘴,眼看子要主动吻上他了,子却一个躲闪,轻轻咬在了他的下巴上。

 “惩罚你的。”子的声音略显嘶哑低沉。而显得糯糯的,我想此刻的她,一定已经是眼神水汪汪的,眉目含俏,满面桃花了,咬了一下三叔公的下巴后,子身体继续下滑。

 跪在了三叔公前面,第一次主动的轻轻吻着三叔公的下巴、脖子、肩膀,但却没有继续下去,也因此,背对着我的镜头清晰无比的展示出了她高高翘起的股。

 紧裹的白色棉质内勾勒出她部紧致的曲线,‮腿双‬含处,一条被浸的水痕呈长条状的贴在她的上,似乎连几条纵横的沟壑都勾出来了,三叔公有些忍不住了,想去摸她,手刚到她部上方,还没摸到,就被子觉察到了,一手拍开:“说了不许碰我。”

 “可我难受。”三叔公委屈的。“哼。”子有些得意的,似乎想让他更难受,她站了起来。

 双手伸到脑后捋了捋头发,胡乱的扎个发髻盘在头上,然后弯去了自己的内:她的下身一下光溜溜的了,看着三叔公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子略显羞涩的一笑,手指一曲,指尖上的内已掉在了地上。

 “咕噜。”三叔公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子再一次如之前穿着内一样的,手卷着工装裙摆,赤着下身跪坐在了三叔公的头上。

 “哈啊…”她无比舒的轻了一声,那是三叔公的舌头又一次扫过她的私处,只是这一次,没有了内的阻隔。

 从我的视角看去,子宛若一只巨大的青蛙盘坐在三叔公的头上,身体由最初的动,变为了慢慢的耸动。肥美的部像极了一只倒扣的多汁媚的水桃,下方扩展出惊人的圆润弧线,扣在三叔公头上。

 而上方,急剧收拢的曲线隐没在她黑色的裙摆里,温润如玉、洁白耀眼的光洁丰与黑色的裙摆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视觉差,而更冲击人视觉的是。

 此刻,三叔公头上这个光着下身将私处送到他嘴边耸动的女神,上半身还是衣装整齐的,反倒营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靡氛围,让我的厉害,仿佛实地看到了一部精品岛国动作片,只是主角是自己的子。三叔公显然也是的厉害了。

 没敢伸手去摸子,就拉开了自己的链,将早已急不可耐的金箍给放了出来,好家伙,虽然已见过几次,可还是嫉妒了,在深蓝色子的映衬下,三叔公硬到可以树在空中的显得更加巨大了。

 有些吓人,在中国人里,怕是难得的巨物了吧?他握着摸了摸,不敢太过刺自己,以免控制不住,手又松开了,没有支撑往后倒下的吗,头直指他肚脐眼。

 不知道大的男人是不是舌头也都长,反正三叔公时这样,舌头伸出老长的一直在子赤的下身,节奏不快。

 但每一次都会从最底处一直到最前方,而且每一次,他的喉咙都要咽一次,因为是仰着头,咽会比较困难,也会异常的明显。子手卷着自己的裙子,脸上表情曲扭着低头看向下方。

 或许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有一天这样的主动骑坐在别的男人的头上,把私处送到别的男人的嘴边,啊、的。她哼哼着,每一次被过,感的身体都会被刺的往上缩一缩,但很快又舍不得的送回去。从上方的监控头里可以看到,三叔公的嘴部一片亮晶晶的,接着鼻尖也了。

 到后来是鼻梁,都是漉漉的一大片,足见子的兴奋程度。记得有人说过:压抑的太久,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子显然是后者,尽管让我心酸,却也有几分庆幸,这也算是及早发现她其实已经压抑了很久吧?与其死亡,不如爆发。

 “哼…吼…哈啊…”子的身体都有些歪了,因为要主动的将私处送上去,而且自己的部也越来越用力的厮磨,显得异常肥硕的部仿佛将三叔公整个头都盖了进去,让人担心会不会让他窒息,不过三叔公不时的咽动作让我知道,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或许他也正得不要不要的,不是身体的,更多的是子现在呈现的状态所带来的心理之,嗯,大概跟我此刻也是一样。

 “啊…”子忽然一声娇呼,身体强烈的一震,股猛地抬了起来,上身几乎快趴在了沙发上,这个姿势她保持了足足有十几秒,才正息中渐渐恢复过来。

 “你舒服吗?”她低头问三叔公。三叔公点点头。“你个老骗子。”她笑了,竟然笑了,笑得那么妩媚娇俏。

 “我是真的…”“不许骗人。”子的俏语竟带有几分撒娇,让三叔公一时痴了,竟不知该怎么回答。满面含子,贝齿轻咬着红看着身下如痴如醉的三叔公。

 犹豫了一下,还是俯首下去,这一次她是主动的吻住了三叔公,而且一接触到三叔公的嘴就是法式亲吻,檀口一张,灵动柔腻的小舌就伸进了三叔公的嘴里,被三叔公无比惊喜的给含住,一阵

 监控画面里,子捧着三叔公的脸,两人在忘情的亲吻,彼此的舌尖如跳舞一般反转纠着,即便三叔公有些猥琐的将舌头伸过来,子也第一次会主动的含在小嘴里。

 这一次啊,三叔公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子,却让子拉住了他的手,嘴也离开了,子的脸从绯红变为了红,媚眼如丝,眼神离的看着三叔公:“我们说好的,你不能碰我。”

 “可…”“不许碰我。”她撒娇似的阻止了三叔公的话,身体则慢慢的贴着三叔公往下滑,洁白的股滑过处,不时让三叔公的衣现出打的一团团水渍。

 在三叔公喜出望外的不由耸起股准备用接那甜美的时,子的手却反手握住了他向上翘起的,一拨,避开了被捅入的危险。

 “嗯哼…”子一声轻呼,她的股到底了,卡在了三叔公高高指向前方的上。她有些担心三叔公不守诺言,再次反手伸到背后,握住了三叔公的前端。

 然后股卡主三叔公的茎,顺着硬邦邦的杆子开始慢慢前后摩擦…原来,她是想用这种办法让三叔公达到高

 “吼!”显然三叔公也是第一次用这种姿势,兴奋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吼。子洁白的股开始一松一紧的厮磨盘旋,股的挤处,一横了的茎探头探脑的从眼下方伸出来。  m.nIUdUnXs.cOm
上章 上海辣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