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辣妈 下章
第34章 这次是单独对
 只是一个出了器,一个没,期间两人交流的话不超过10句,更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然而就是这样的神,也显然让两人有些受不了了,首先没控制住自己的是三叔公,在最后的时刻,他几乎是得叫了起来。

 然后全力的起腹部,大股的浊白浓而出,竟然大部分到了子几乎全光的雪上,火热体的洒似乎也刺到了子,她再也无法隐忍的一声娇呼,浑身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她竟然僵硬的昂起头、起翘,也高了。

 然后无力的滚倒在茶几上,连挂在上的三叔公的也没有力气清理了…***在子这一次前所未有的疯狂以后,似乎她又有些后悔,第二天,三叔公又试图来找她,但被她严词拒绝了。

 只说他不是拍了很多照片,要他对着照片自己去解决,这让三叔公有些沮丧,因为实在搞不懂她是在想什么。

 不过子最后一句话对他说了一句话:“你不许天天去做,身体不比年轻人了,最多一个星期2次,否则,以后你别来找我。”看似在关心三叔公的身体。

 不过倒让他隐约懂得,事情似乎不会就此结束。果然,几天以后,在三叔公的强烈要求下,子还是答应他了,只是跟上次在家里不同,这一次是通过QQ视频,子依然没有转过身。

 而是将翘对准镜头,两人再一次高了一次,但是明显了,子没有上次有感觉。我再次用“凝眉”的身份跟子进行了联系,显然,子现在已经对我很信任了,略微的聊了一会儿,她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说实在的,通过视频看,和子对我口述,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很多时候看视频,我仿佛是在看一部有情节的岛国动作长片(这不得不说岛国荼毒我很深),唯一代入的是主角变为了子,显得更刺、更让人兴奋。

 而子把我当做陌生人,毫无顾忌的口述时,讲真,心里的酸和痛要大于刺,其实每次跟子交流完,我都会独自跑到外面喝醉了在回来,否则心中的矛盾和酸涩会让我整夜睡不着,但我又像着魔一样,想去听、想去了解通过视频无法看到的细节,就如同现在。…那你现在有没有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是子在跟我讲述了几次发生的事后,我问她的话)子显然犹豫了很久才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很害怕,其实每一次跟他,从第一次和他在浴室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到我给他发感照片。

 甚至‮趣情‬照片,直至跟他面对面的自,每一次事情发生后,我都会非常的后悔,那种罪恶感和对我爱人的愧疚感让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肮脏和卑劣,好几次我都拿起刀想在自己手腕上划几下来惩罚自己。…可别,这种自残对人的心态可不好。(我吓一跳,赶紧阻止她)心理学上这种自残往往到最后会造成人的心理扭曲,会从心理上的自残向追求体上的自残转变,会造成越来越严重的心理疾病的。…那倒不会。(子自嘲的)我怕疼,呵呵。姐,你说我是不是个的女人?…这跟没有关系。

 (我害怕子真的在这种矛盾到让人可能癫狂的游戏中失自己,赶紧边度娘边开解她)这是人的天,每个人的身体因人而异,像你比较感并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才开始感。

 而是发生的事触发了你的感,这是生理上的,千万别去抑制它,否则可能变为冷淡,而且强行抑制和中断它,也容易让女人产生很多生理疾病吗,最后受害的还是你自己。

 记得好像有篇文章说过,有几种类型的女人是生理上造成比较强的,一是身圆大,二是眼神离,三是面部光泽且肤底透着红晕(说明女荷尔蒙旺盛),四是皮肤里白瓷中透着亚黄,好像是说这种女人最旺盛。

 这段话发过去,子没回,过了好一会儿才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姐,这些条件我貌似都足了。

 我一想,尼玛啊,还真是,怎么我之前就没发现子这一点…也许是因为这样我才每次后悔以后,又会再一次答应他。

 和他面对面自的时候,我每次都不敢面对他,怕他看出我中的望,我只敢背对着他,我以为我把他想象成自己的老公就好了,结果发现,一旦这样想,心中的望就会下降,后来我才明白,也许我太爱他了。

 总想在他面前保持一个完美的形象,也害怕让他看到我的一面,所以从不会跟他在上放纵自己。

 也不会主动去惑他,也许因为这样,我们之间的爱质量才越来越差。…是的。如果你老公爱你,他肯定也会想一些办法来改变你们平淡如水的爱。…嗯,他是想了一些办法,想刺我。…那你现在呢?想法清晰些不?…好多了。

 谢谢你,姐,没有你的开解我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不客气,都是女人。第二天,早早的结束了工作,回到酒店,叫来外卖,一个人又开始无聊的在网上浏览,上了下夫网站,看看别人老婆在网站上的舞弄姿。

 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就关上了,然后远程连上了家里的监控。家里只有子和曦曦在,子正在跟曦曦做着游戏,脸上闪现着母爱的光芒。

 这一刻真的让我感到温馨和幸福。晚上8点多,曦曦准时跟子道了晚安,换上小睡衣,抱着最爱的史努比玩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爬上了

 子则回到了卧室,打开了电脑,浏览了一下自己公司的网页,查看了几个公司的产品,然后我看到她登陆了QQ,似乎受几千公里以外我的影响,她也显得有些索然无味。

 然后,我的手机里忽然传来有人要视频的提示音,我拿起手机一看,惊讶的看到是子发来的。“喂…”我点击了接通,故意托长了音。“喂。”子那张美的俏脸出现在手机画面里。

 “怎么想到跟我视频了?想我了?”“想你才怪,我是查岗,看你有没有背着我干坏事。”子调皮的。“天地良心,每天晚上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呆在酒店里发呆。”“不是有很多小卡片会进来吗?找她们代解决一下。”

 “我怕变太监。”我开玩笑说。“你意思是说我要不威胁会剪了你,你就会去找咯。”子的俏脸一绷。“唉,女人,你的名字就叫不讲理。”我故意叹口气“我那是内心强烈的自制和高度的自觉好吧。没事就看看书,学学十九大精神,实在熬不住了就自己来两发。”“老公,你在那边很难受吧。”子想了想,有些心痛的对我说。

 “还好。”我笑着说“就是有时候想你想得难受。”“那都想我什么呀?“”都想。“我眨眨眼,”你的大球、大股,都想。“”氓。“子白我一眼。

 “我要真不氓了,你不难受啊。”我呵呵笑着“你要实在憋不住,就…就…”子有些结巴“有机会逢场作戏我也不怪你,反正别让我知道。”

 子的话让我一愣,这是在给政策吗?是真心的,还是因为自己曾经发生的事有些内疚,想补偿我?子看到了我脸上奇怪的表情,有些惊慌的:“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看看你老婆够大度的吧,上哪儿找去。”

 “老婆,爱你。”不管什么原因子会对我说这句话,我都还是觉得有的意思要表达。我的话让子有些甜蜜,但又有几分愧疚。“那你现在在干嘛?”子问。“玩电脑罢。”

 “又在上那些网站。”子嗔道。“还真没有。”我先关掉了监控画面,然后把镜头对准电脑“看见没?网上那些大多数只透着一股味,既不感又不惑,主要是跟我老婆差远了。”说完,转回镜头,又将监控画面打开了。

 怎么说呢,在跟子视频的时候,又看着电脑画面里笑语盈盈的子,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兴奋。“嘴还真甜啊。”子似笑非笑“都老夫老了,没看厌烦?”“哪能啊。“我摇摇头,”怎么都看不够呢。“”

 那今天想不想看?“我一愣。然后狂喜:”那你给我看不?“”你不一直喜爱制服惑吗?“子有些害羞的。我去,难怪我说怎么今天曦曦睡了她都还穿着公司的工装,没换睡衣,感情是早有预谋啊,看来昨晚跟她的交流起了作用。

 “好啊,好啊!”我感觉自己的声调都变了“我要对着你打手!”“氓。”子白我一眼,不过画面还是一阵抖,那是她将手机横放在了电脑桌上,然后稍微退远点,站了起来,一只手扒在椅子靠背上,单腿跪着。

 然后微侧着头,妩媚的对我一笑,用另一只手慢慢的拉起自己的工装短裙,虽然看过她跟三叔公这样的表演,不过这次是单独对我,也足以让我兴奋了。

 我急忙忙的将手机一放,镜头顿时朝了天,三两下光了自己的子,拿起手机对准了自己下面,那里硬邦邦的朝天竖着“氓。”子又骂了一句。

 “那你喜不喜爱我氓。”“喜爱。”子咬着红对我说,眼神又开始离了,身体微微扭动着,裙摆下的丁字慢慢显出来,我看着画面里仿佛让我不认识的子,这是我认识她以后她第一次真正的对我这样,是真的放开了吗?我边着自己的边看着子像网红一样的单独对我表演着“我好想你的大。”我咽了口口水,沉重的说。  M.NiUDuN xS.CoM
上章 上海辣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