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辣妈 下章
第28章 却带无穷变数
 “慢一点?”李远鹏反问道,似是在确认赵妮最后的态度,直至她在烈的震动中无力地点头,李远鹏这才终于缓下频率,不再如先前那般烈狂野。

 而是换了种方式,每次就拔出三分之一的距离,再缓缓入,让赵妮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被进入的过程。

 这样虽没有之前那般烈到接近崩溃的困扰,但经历过之前大肆怎么能足与此种简单的,每一下又让赵妮得不行,得不到足的传来的阵阵瘙,让赵妮即便是拼尽全力去夹紧后中的,也无济于事,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重的空虚。明明就内。

 但还是得不到足,反而使强烈的望变本加厉,直至把赵妮疯。赵妮空虚不满地扭着,又忍不住开口道“你、快一点,这样好啊,嗯、好难受…”“到底要我快还是慢,你可得想清楚了。”

 李远鹏重重地顶入赵妮的深处,强大的力道让赵妮要不是部被男人的手环住,整个人恐怕都会往前冲,空虚已久的终于得到足。

 这一撞彻底撞碎的赵妮内部的瘙,她很快地就做了抉择“快、求你快一点,用力…”下一秒,刚刚沉寂的又恢复了之前疯狂的频率在赵妮内大力

 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狂野暴,让经历过之前挠人折磨的赵妮只有种说不出的足,被得眼泪直,此刻她还记得抓住我的,抖动着进了嘴里,身体边随着身后男人的冲撞,边含着我的上下起伏。

 “死你,烂你的货,看你还敢不敢这么…”李远鹏嫉妒的声音传来,身下的越发快速地在赵妮的里大肆着。

 握着赵妮要不的手臂上暴起的青筋证明此次的爱有多么烈…清晨我再次醒来时,只觉得浑身的酸软无力,我迷糊糊的抬起头,大上只有我一个人,上的一片狼藉显示昨晚的3P不是我梦遗时的幻想。

 我扫视下房间,这才看见依旧一丝不挂的赵妮正斜靠在酒店落地玻璃墙边,望着窗外发愣。我缓缓坐起身,下的小鸟有气无力的耷拉着,任谁一晚上4次也得变蔫了。

 也懒得穿衣服,光着身体走到落地窗边,我从后面环搂住了赵妮。“醒了?”赵妮柔声问。我将头搭在她肩上的秀发里,点点头。“是不是好奇我怎么变得如此了?”

 她侧过头来,被我吻了一下,然后问我,我没有回答。“以前我一直想做好自己子、母亲的本分,觉得做一个贤良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追求,可惜。

 这一追求被他乘我出差将两个女人带回家过夜击得粉碎。他可以大半年不碰我,但可以一晚上跟两个女人玩双飞。真是讽刺。”她自言自语的,像是在述说,也像是在解释。我还是没有出声,就这样楼着她,听她述说。

 “你呢,好些没?”她没有过多的说自己的事,反过来问我。“没事,酒早醒了。”“不是问你这个,而是你对绮彤的事。”

 “什么事?”我奇怪的。“你这傻瓜。”赵妮阻止着我在她前继续作怪的手“你昨晚喝酒的时候把她的事都说了,那个渣男副总,还有你那个亲戚。”

 “啊?”我张口结舌的,手停在了她丰房上。“啊什么啊,喝了酒就嘴没遮拦,下次不许这样了。”她的语气像个姐姐,但我们此刻的状态又像一对情人。

 “哦。”“那你现在好点没?心理有没有平衡些?”她微笑着回过头来,看着我。“心情好多了。”我笑着说,然后又一次吻住了她,她温柔的回应着我,感受着后一原本软绵绵的小鸟又渐渐硬起来。

 那个上午,就在玻璃幕墙边,赵妮再一次蹲了下来,为我口爆了一回,即便在我兴奋中狂也不曾张开口,而是完全的了进去…***赵妮走了。

 就如同她突如其来的出现一样,毕竟她只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我们可以是朋友,甚至是炮友,但究竟不会是一路人。很多人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浓彩重抹的回忆起与她的这段的3p爱,这是因为我很快就发现。

 这一次相遇对我的影响会有多大、多深。赵妮走以后,我陷入到短暂的一种惘和失落中。晚上我反复的做着同一个梦:我又跟另一个男人在同时干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一会儿是赵妮。

 一会儿是另一个陌生女人,而让我害怕的是,最让我兴奋的竟然是:方绮彤,我的子。好几次子在别男人身下婉转呻的娇啼让我从梦中猛的醒来,醒来时大汗淋漓,这种感觉让我害怕。

 家中的视频我已很少看了,三叔公走了,也没有再监控的必要,只是偶尔的晚上,我会看见子一个人坐在卧室的飘窗上久久的发呆。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三叔公虽然搬走了,但并不是不回来,估计是跟别人轮了班吧,每天下午他依然会去把曦曦接回来。

 然后把家里的衣服洗了,饭做好,并赶在子回来之前匆匆离开,或许,他也觉得不敢见到子吧。第一次子回到家看到曦曦独自坐在客厅时倒不怎么意外,大概三叔公也告知了她吧,让她诧异的是她回来时餐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和洗好晾在阳台的衣服。

 她没说什么,叫来曦曦一块吃饭,渐渐的她也习惯了回到家时的这个场景,似乎也默认了三叔公的做法,尽管中间两人并没有任何集,这样不见面的交接持续了10来天。

 之后某天我发现三叔公还买了一束花回来,倒不是玫瑰,就是普通的满天星之类,在家里原本空的玻璃花瓶里,给家里增添了一丝生气。子回到家时,看到了桌上的花束,有些意外,眼中的冰霜似乎开始渐渐融化了。

 就这样,每天子回来都能看到桌上的一束花,当然也不是天天换,隔几天花有些枯了,三叔公又会主动换上。结果有一天,子提前回来了,子走进门时,三叔公刚刚将子的内衣手洗好,拧在手上准备去晒,没想到让子碰到个正着。

 把三叔公吓了一大跳,提着子的三角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喃喃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子看看他手中自己的内,脸微一红,也没有说什么,换了鞋转身进了房间。三叔公赶紧走到阳台,把她内晒好,然后准备离开。

 “留下来吃饭吧。”子淡淡的说,没有看他,这也是事情发生快一个月后,子第一次跟他说话,这让三叔公喜出望外,连连点头的回转身来,不过吃饭的时候,子又恢复了正常,哪怕中间三叔公眼直直的看她,她也是似乎没感觉到一样。

 埋着头吃饭,一句话不说,这又让三叔公有些失望的离开。不久,我接到公司的电话,需要我回来一趟,我告诉了子,子很开心,专门请假跑到机场去接我。

 然后我提议一块去接曦曦,她说一般都是三叔公接。“要不叫三叔公今天一块儿回来吃饭吧。”我说。

 “算了吧。”子有些不自然的“公司装修基本差不多,这几天他又要搬家了。”“哦,正好后天我要去你们公司,验收新监控设备,到时候去看看他。“接了曦曦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了桌上醒目的花瓶。

 “怎么想到要给家里买花了?”我装作很意外的问。“啊?”子一愣“这不显得有生气吗?走在路上看见就随手买了。”“不错,好看。”我点点头,我的一句简单询问,未尝不是一种试探。

 而她终究还是对我隐瞒了,我的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没有点出来,晚上,饥渴了很久的我早早的将子拉进了房里。

 当我在她让男人如痴如醉的身体上耕耘时,脑海中闪过的是浴室里她被三叔公抬起大腿进出的场景,还有3P中如述如泣般呻叫的赵妮。

 这一晚,我异常的勇猛,难得的让单。第二天我去了公司,汇报了西北的项目进展情况之后,去了子的公司所在的大楼,这一次大楼的改造包括了监控设备的升级,这一直是我在负责,这次回来也是有要进行验收的原因。

 期间我还专门去看了三叔公将来值班和居住的地方,就在地下停车场北区出口,不错的一个地儿,就像是停车场出口的值班室一样。

 在自动栏杆边有个小套间,外面的房间里有上下三排监控,主要控制地下三层车库的各个角落,靠外一侧开个窗户,可以观察进出的车辆。

 值班室里面是个二十来平的房间,作为休息室,里面竟然还是张1米5的大,房间门内侧有个开放式的小厨房,厨房后面是个厕所兼浴室,整个就一个小家了。

 在上海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算是很高大上了,对于三叔公未来的房间,我除了例行检查外厅的三排监控。

 当然对内屋也捣持了一番,给他房间里挂上了挂钟。有些东西,我本来只是防患于未然,并没有打算真的像以往一样进行所谓的全天候监控,我也以为随着三叔公的离开,我跟子又将恢复到以前的平静生活。

 但事实往往不可预料,一件所有人都未想到的事情打破了我们的平静,或许对三叔公、对我们家都是好事,但综合到一起,却带来了无穷的变数,以至彻底改变了我的家。

 事情还是要从三叔公奋勇救人并抓住肇事歹徒说起,本来我们都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谁知,在我再次返回西北后不久,网上忽然开始传一个视频,名字叫“疯狂歹徒驾车行凶,六旬老汉奋勇擒贼。”视频是从路边的监控里截取出来的,从三叔公快速抱开曦曦,到手臂被撞断仍冲过去一脚将歹徒踹翻。  m.NiuDUnxS.CoM
上章 上海辣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