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辣妈 下章
第16章 拧这倔老头
 “少来。”他看看我一脸沮丧的样子“今天是周末,哪有这个时间点来看我的,是不是跟你媳妇儿吵架了?”

 “没有,哪能啊。”我强笑一下。三叔公看看我,没再说什么:“坐吧。”我在他一旁坐下:“三叔公吃饭没?“”没话找话,这都几点了“三叔公看我一眼。“请你喝酒。”我指指手里的酒瓶。“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三叔公接过酒瓶,北京二锅头“好家伙,都开始喝这么烈的酒了。”他放下酒瓶,看着我说:“是不是跟老婆吵架了?”

 “没有。”我还是摇头。三叔公看看我,叹了口气:“飞仔,按说你也快三十的人了,怎么也轮不到我说你,不过有些事总看不惯你。你说你什么学历,你媳妇儿什么学历,别人就那么心甘情愿的一直跟着你受苦,你有什么事看不开的?”

 “没有啦。”我从他抽屉里翻出两个一次塑料杯,将酒倒上,又将另一只手里的塑料袋给摊开,里面是些食“我们没吵架,就是心里有些郁闷,想找你喝酒。”

 “成。”三叔公点点头“你愿说就说,不愿说,三叔公就陪你喝酒。”其实,我的酒量不大,远远赶不上当过兵打过仗的三叔公,所以没几杯下去,我整个人就晕了,涌上来的酒让一直压抑得我有些想宣,我大着舌头向三叔公倾诉起来,说起我跟子的这些年,说起她被,说起子如今的冷淡,说起那段子明显被出高的视频。说到后面,我甚至完全喝大了的从手机里翻出那个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的视频:“三叔公,你说,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老婆被人到高,我怎么会不介意,怎么可能不介意?可我不敢介意,也不能介意,我要介意,我们这个家就完了。”在手机里子“嗯”的隐忍而难以抑制的呻中,我大着舌头说。

 “或许不是你想得那样呢?”三叔公对我说,眼睛却盯着我的手机屏幕。“三叔公,咱们都是成年人,女人在上兴不兴奋还是看得出来的好吧。”说着说着,我就有些迷糊的趴下了,手机哐当掉在了地上。

 “飞仔,飞仔,你喝多了,行不行?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我的耳边传来三叔公的呼唤声,明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却怎么也抬不起头,动不了身子。

 过了一会儿,耳边没了三叔公的声音,我有些奇怪,勉强的抬起头来,却看见,三叔公刚把我的手机从笔记本电脑的连线上扯下来。我的心中圪垯一下,酒一下醒了:!我刚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三叔公是不是在做我想象中的事,只能像酒醒一样的猛地站了起来,手一挥,一杯酒被打倒,全倒在了三叔公的子上。

 “哎,你这孩子。”三叔公无奈的看看自己的头,摇摇头走进了卧室里。我飞速的闪到笔记本电脑前,翻找到历史记录,头嗡得一下有些懵了:他果然在我酒醉的时候将子被的视频给下到了笔记本里。

 那一刻,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果删掉,必然让三叔公知道我已经发现了,他该如何自处?会不会甚至羞愧到干出傻事?如果不删…这该叫什么事?正纠结着是不是要删。

 忽然觉得膀胱一阵剧烈的紧迫感,赶紧先急匆匆的走进去找厕所,推开门进去,看见三叔公刚把自己得光溜溜的,我

 这老家伙,想不到家伙事那么大,没有起的低垂着也足有10几厘米的吊在那里。“这孩子,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三叔公责备道。“我急。”

 我手忙脚的进了厕所里,脑海里满是三叔公足可以甩起来的大,再出来时,不知什么原因,我没有去删那段视频。

 而是跟三叔公道个别,默默的回家。那个晚上,我一整夜在做梦,梦中,在子身上耕耘的一下是口罩男,一下变成了三叔公。那壮的身躯,硕大的子‮腿双‬间狠狠的鞭挞着,让子无法抑制的婉转莺啼,那一夜,我梦遗了。

 我不知道三叔公将子被的视频拷去以后是怎么过的,不过因为他的离开,我的生活反而恢复了正常,那种想让别的男人去窥探自己老婆的病态心理似乎也弱了许多。这天下午,我还在上班,忽然接到了子的电话:“小飞,你快来医院,三叔公出事了。”

 子的电话让我吓了一大跳,赶紧请个假打车赶到医院,却见一大帮子人围在那里,而且竟然还有警和警察在。“怎么了,怎么了?”我急匆匆的挤进人群里,看见一脸焦急的子。

 “今天幼儿园放学,有人骑三轮摩托去冲撞人群,三叔公为了救曦曦,被车撞了。”着泪说。

 “啊?!那曦曦呢,曦曦怎么样?”我一下就急了“曦曦没事,被三叔公给推开了,只是受了点惊吓。”我长吁了一口气:“那三叔公呢?”

 “还在处置室里。”子说。我赶紧跟她一块急匆匆向处置室走去。走到门口一名警察拦住了我们。“警察同志,你好,我是里面那位保安的家属。”我赶紧解释。

 “他是你…?”“是我叔公。”警察点点头,边放我进去边赞叹的说:“你这叔公真是个英雄啊,车撞过来时不但没跑,还连救了3个小孩,后来还冲上去追那犯罪嫌疑人,把他给揪下了车,真了不起。”

 我没想到三叔公还会有这样的壮举,有些诧异:“那他现在没事吧?”“还算好。”警察说“主要是双手,左手软组织挫伤,右手手臂粉碎骨折。”子一听以下泪水又下来了,毕竟刚刚才救了宝贝女儿。走进处置室,一名女医生刚给三叔公包扎好,正在叮嘱他:“记住了。

 最近两周双手都不要动,别看你左手只是软组织挫伤,其实还伴随肌撕裂拉伤,右手更不用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好好在家养着啊。”

 “好勒,好勒。”三叔公点头,右手已打起了石膏,左手则起了绷带挂在脖子上,有些苦着脸说:“那岂不是这几个星期啥事也干不了?”“吃饭可以,洗澡啊,搬东西是肯定不行的。”女医生说。

 然后看向我们“你们是家属?”“对,对。”我赶紧点头。“这两个星期要好好照顾他,千万别让他动,洗澡只能擦身上,别打石膏,左手除了拉伤,手臂还有一道很深的口子,注意别碰着生水,万一感染了就不好了,最好请个护工吧。”

 “好的,好的。”我连忙点头,走过去扶起三叔公。三叔公这样的伤,肯定是不可能再去上班了,子帮他向公司请了假,本来还想给他请个护工,可三叔公打死都不同意,说是浪费钱。没几天,公司里竟然来人看望三叔公,让我们很是惊讶,一问才知道。

 原来他回家第二天,警方在找他调查,公司这才知道他的壮举,三叔公一下就成了公司的名人和英雄,正好,她们公司也正准备对地下停车场进行全面改造,公司领导不仅给三叔公发了一笔奖金,还很爽快的给了一个月假。

 公司的人一走,三叔公转头就给了我一个地址,要我把钱给捐出去了,唉,这好心肠的倔老头儿。“三叔公,你这样可不成,自己总得留点养老钱。”子见我接过信封对三叔公说。

 “还有啥养老的,当初养老保险也齐了,有点病国家会出钱,要真不行了,你们也别抢救,让我安安心心去了还能把角膜、肾什么的捐给那些有需要的人。

 “”三叔公,你想这是不是太早点。“我笑笑说。“早什么呀,50多快60的人了,基本上一条腿已进土里了。”

 三叔公倒是很看得开的说“自从你三叔婆走以后,我这日子就没啥盼头了,如今…”他忽然停了下来,笑了笑“你看看我,还没到那感慨的年纪呢,又想多了。”

 “那可不。”子赶紧接话说:“您现在跟我们在一起,就当我们是亲孙子、孙媳妇儿一样,不说儿孙满堂吧,也能算天伦之乐,曦曦那么喜爱您,段飞跟我也会孝顺您,您就别想那么多了。”

 “我知道,我知道。”三叔公感慨的“你和飞仔都是好孩子,曦曦我也特别喜爱,其实,你说的我也明白,也应该给自己留点钱,万一哪天真有什么事也不至于给你们添麻烦。”“三叔公,你说这就见外了。”我听了不乐意了“你别打断我。”

 三叔公一摆手“可是你们知道吗,你三叔婆走以后,去帮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就成了我的一个乐趣,甚至是一个寄托,每次看到曾经资助的孩子一个个都长大了,都有出息了。

 我就觉得我还有些作用,就像看见自己的孩子成长一样,有着难以替代的足感和幸福感,所以,你说让我不去资助他们了,我这心总是空的。”“我也不是说,这么多年你资助了多少人啊,也没见谁来感谢你。”我嘟囔着。

 “不怪他们,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来自哪里。我也知道好多人在找我,在打听我,可我不希望他们知道。他们能把这种恩情反馈给社会是最好的,如果感恩变为一种负担或者责任,就没意思了。”

 我跟子相互看了一眼,我看到子的眼中是满满的感动。最终,我们拧不过这倔老头,在三叔公的坚持下只好放弃了请护工的打算。  m.nIudUnXS.CoM
上章 上海辣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