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辣妈 下章
第14章 一只伸到哅前
 因为是纯天然的,所以泳衣边沿挤出两道浅浅的陷,有种的、天然的美,即便此刻我坐在电脑前,也忍不住的又咕噜咽了下口水。

 让人第二眼看去的部位是她的腹部,因为三角泳很小,下沿很低的缘故,显得她肚脐位置有些高,整个腹部,包括小腹都在了外面,让人很担心三角泳再低些,都该了。

 子的腹部其实也很漂亮,既不是那种臃的肚腩,也不是过度健身后得紧壮,而是有点恰到好处的微微隆起,呈现出一点小坡度,然后坡顶圆圆的肚脐陷入其中,总让人忍不住想去它。

 我点开了这张照片的右键,显示照片最后的访问时间是下午3点43分,我有些晕了,这个时间点我跟子都在上班,唯一在家的,只有三叔公。

 “最近打开文档”列表里还有3、4张照片文件,我深了一口气,打开了第二张,照片很快呈现在桌面上,那是子的一张背影,还是那件比基尼,她牵着同样穿着儿童比基尼的女儿背对镜头站在游泳池浅水区,可能因为之前在走动的缘故。

 本来就只是半包的三角泳后边全因走动时部的左右作用而陷入了里,几乎变成了丁字,两瓣肥美亮洁的圆大部分在了外面。

 甚至连那倒扣的水桃型都能看出来了,我只觉一股火嗖得就上来了,不仅因为我本就对肥有种格外的偏爱,还有一个原因竟然是因为…三叔公看过这张照片了!

 这竟然让我有种莫名的震撼和冲动。我翻开了存放照片的其他文件夹,显然,三叔公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些照片,估计也觉得这样不对,只看了几张我们旅游中的感照片,并没有去翻找别的照片。

 我沉了片刻,翻找出一个隐藏的文件夹,随意挑了几张照片,按时间顺序放回了原来应该在的文件夹里,出于安全考虑,之前,我将所有平时照的感照都从各个文件夹里剔出来,单独放进了一个文件夹里。

 然后,什么也没说,顺手将“最近打开的文档”清空,默默的关上了电脑。第二天回到家,三叔公表现正常了许多,跟曦曦的话也多了,只是我注意到他跟子说话还是不怎么自然,眼神有些躲闪。吃完饭,我迫不及待的就打开了电脑。

 “开始”菜单里“最近打开的文档”又列出了长长的一竖排。而且这一次,明显照片文件多了很多,我一个个打开。显然今天三叔公专门在我存放照片的文件夹里浏览了一下,都是子各个时期的照片,有生活照,也有一些相对感的照片,以感照片居多。

 当然都是生活中的随手拍下的。其中最感的,被打开最多的莫过于一组子在办公室里发给我的自拍了。

 我记得那是有次我出差2个多月,实在憋得慌,跟老婆聊微信时半开玩笑的说起这事,那会儿跟老婆还如胶似漆的,聊着聊着子就通过微信给我发来几张照片,照片里她没有穿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

 只是这件衬衣已经被她解开了上面4颗扣子,出了里面的杏罩和大片洁白的坡,按她的说法,让我晚上打手用。

 子给我连拍了好几张,都是半敞开衬衣的,前的满、深邃的沟通过这种公开场合的偷偷摸摸,显得格外惑,其中一张她将手伸进罩里托起房的照片右上角。

 甚至还可以看到子斜背后正聚会神看着电脑的同事,她那时的胆大让我兴奋了好一会儿,估计今天让三叔公也着实被刺了一把,肯定没想到平里端庄淑娴的侄孙媳妇还有这样的一面,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是个同事请教个技术问题,涉及监控系统跟电脑的,在电话里给他解答完,对方挂了电话,而我却没有,脑似的对着已黑屏的手机补了一段话:“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了,你把文件夹隐藏就行了,你家小子电脑水平不会这么高吧,我的有些文件就是这么做的。

 怎么隐藏?你这么多年电脑都白操作了。”我的声音不大,但足够三叔公听见,我看见背对卧室坐着的三叔公微微侧过了身,将耳朵侧了过来。

 “你用鼠标对准要隐藏的文件夹,点右键,里面就有隐藏。如果要看的话,你打开有隐藏文件的磁盘,点左上角的工具,对左上角的工具。”我说的很慢“然后点文件夹选项,再选查看,在里面选择显示所有文件和文件夹就行了。”

 我在电话里反复说了几遍,这才装作挂掉了电话,走出卧室。客厅里,三叔公有些发呆,似乎在回忆什么。“老婆,我们家存放照片的移动硬盘在什么地方?”

 “在书柜的最下面,怎么了?”“我得把以前的照片清理一下,在电脑上也备份一份,万一移动硬盘坏了,照片找不着刘可惜了。”我说着又返回了卧室里,移动硬盘是我放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这样做只是不希望一次将所有照片都暴完,那样反而没看头了,我找出了移动硬盘,挑出了一部分照片,存进了电脑上照片文件夹一个角落里,然后选择了隐藏,其实移动硬盘里还有一些视频,有的是子知道的。

 但大部分她不知道,因为我在家里其实装得有一套公司最新开发的“影雾”监控系统,本来是公司交给几个核心技术人员进行测试的,我也拿回来一套,没跟子说,原想可以作为家庭安全监控用。

 后来测试以后很成功,已经推向了高端市场,也没叫我们退回去。这套系统之所以取名叫“影雾”实际主要运用于国安领域,主要有几个别的监控不具备的特点,一个是薄,比手机还要薄。

 然后是隐蔽高,跟别的监控不一样,它不会有红光,此外,最主要的是广角,还可以变焦。因为接着Wi-Fi,所以可以用手机直接遥控和监视。

 家里有一部分视频实际就是用这个给拍下来的,当然,我也没敢存这类视频到电脑上,否则,三叔公非得被吓出心脏病来不可。一觉醒来,跟女儿和三叔公道别后,我和子各自去了公司。

 这一天上班,我都有些心不在焉,手机APP里我已设置好了有物体移动自动提示和保存视频,只是手机一直是安安静静的,直到中午1点,手机忽然“叮”响了一下。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app。

 视频画面里,三叔公走进了我们的卧室,在小小的电脑桌前坐下,熟练无比的打开了电脑,他并没有上QQ,而是开始在我的电脑上翻找起来,显然,昨天我的话他并不是记得太清楚。

 何况毕竟50多岁的人了,电脑操作不是很上手。透过手机,我看他在四处瞎忙活着,四处点开着程序,他记得了前半段,可怎么就找不到“查看”在哪里,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看着都替他着急。

 不过好在他一个倔老头,还是很有韧劲,几乎找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让他找到了查看。很快,隐藏在众多文件夹角落里,一个暗灰色的文件夹就被他找到了,文件夹名已被我取好了名:“历史整理”他终于找到了。

 我的心也随之扑通扑通跳起来,打开这个隐藏的文件,我看见三叔公呆住了,盯着电脑屏幕很久,静静的没有动,电脑屏幕上是十几张照片的缩略图,已看得出,这些照片,跟他以往看得生活照完全不一样,三叔公足足在电脑前呆了几分钟,几次伸出手要去点鼠标,又迟疑着收了回来,似乎很难下决心要打开这些照片。

 只是呆呆的盯着他从未如此被震撼到的电脑画面,他期间甚至还把手捂了捂心口。我去,不会刺到他犯心脏病吧,终于,他深了一口气,点击开了第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子半坐在一个酒店上的照片,照片上子对着画面盈盈笑着,甜美而娇媚,她的身上是件系的灰色中领肩长衣,一手托着衣,一手撑在上,看上去除了出肩膀,没有什么异样,看似很正常的款。

 估计这让三叔公有些疑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隐藏的。于是他点开了第二张。第二张照片里,子的脸仍是正对着镜头在微笑,只是身子微斜了些,这件衣的玄机便出来了:衣的上半身从脖子到腹部,除前小半幅是有线连着的,从两侧肋骨开始就是镂空的大背了。

 镜头下,子酥的顶峰将衣前幅向前撑起了两个相互辉映的傲人圆弧,而半坡以下直至全暴在空气里,由衣里延伸出的弧线似乎一直画到了腋下,挤着她的手臂,一股浓浓的到满的感觉扑面而来,仿佛透过电脑屏幕都能闻到那沁人的香。

 三叔公静静的看着,久久没有翻页,一只手伸到了下面,因为背对着隐藏的监控头,看不到是放在哪里,但肯定是在‮腿双‬间。第三张照片还是这件灰色衣,子仍是跪坐着。

 双手看似很随意的用拇指勾住了衣腹部连接的位置,因为手重量自然向下用力的缘故,使衣前襟被从两侧往中间拉,部两侧显出两道洁白而耀眼夸张的弧线。

 紧接着的第四张也是这个系列,只不过这一次,子嘴角含俏的望着镜头,眼神有些离,她一只手撑着,一只伸到前,用拇指和中指勾住了衣前襟的两个侧边往中间拉,让本来就不是很宽的前襟几乎束成了一个窄条幅,两枚硕大丰球尽在镜头之中。  m.NiuDUnxS.CoM
上章 上海辣妈 下章